無效合同的確認 時效及管轄法院

2022-06-24 00:55:00 字數 2431 閱讀 3967

人民法院經審查當事人提供的證據,能夠確認合同無效的,當事人不得行使違約請求權或者合同解除請求權。如果合同屬於應該無效的情形,人民法院要主動確認該合同無效。但是,需要注意的是,人民法院主動審查合同無效,是以合同違反了強制性法律規定,或者合同違反了公序良俗為前提的,不能過於擴大合同無效的範圍,否則人民法院的負擔將無限加重,尤其是最高法院在關於民事訟證據問題的若干規定中對人民法院主動調查取證的範圍有了很大限制的情況下,就更是如此。因此,人民法院審查合同是否無效,一般情況下是以當事人提供的已有證據為基礎的,即根據當事人自己提供的證據,能夠確認合同無效的,人民法院應當主動宣告合同無效,而不是自己去查證合同是否無效。

但是,也要注意到由於我們對合同無效制度還缺乏更科學的理解和認識,導致法院認定合同無效的範圍過於廣泛,已經比較嚴重地干涉了當事人的合同自由,並進一步妨礙了市場經濟的發展,這是應當注意避免的。目前,我們應當嚴格遵守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的相關規定,不要輕易擴大作為確認合同無效依據的強制性法規的範圍,即使在法律和***制定的行政法規中,也要注意分析特定強制性規範的立法目的,不能只要違反這些強制性法規就確認合同無效。

“請求法院確認合同無效的權利“屬於間接形成權,因訟時效只適用於請求權,不適用於形成權,故不適用訟時效相關規定。總而言確認合同無效不受訟時效限制。同時,應拓寬無效合同的權利救濟途徑,延伸善意取得制度的適用範圍,更好地保護善意第三人的權益。

合同無效的案件中如何確定域法院管轄

無效合同糾紛如何確定地域管轄?對此,我國民事訟法及有關司法解釋未作明確規定。司法實踐中,有一種觀點認為,無效合同糾紛只能適用一般地域管轄,即依民法第二十二條規定,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轄,而不能適用民法第二

合同無效的案件中如何確定域法院管轄

無效合同糾紛如何確定地域管轄?對此,我國民事訟法及有關司法解釋未作明確規定。司法實踐中,有一種觀點認為,無效合同糾紛只能適用一般地域管轄,即依民法第二十二條規定,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轄,而不能適用民法第二十四條,即不能依合同履行地確定管轄法院。其理由是,如果將無效合同糾紛的地域管轄有效合同來確定,就會產生程式性裁定與實體判決間的矛盾。即在確定管轄進行程式性處理時,推定合同有效,而在實體處理時卻又判定同一合同無效,從而形成裁定書與判決書間的矛盾。筆者認為這種觀點是不正確的。

筆者認為,對無效合同糾紛一般亦應按民法第二十四條確定地域管轄,即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轄。理由如下:

一、合同成立與合同生效是兩個不同的概念。我國民法通則第八十五條規定,合同是當事人間設立、變更、終止民事關係的協議。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護。我國合同法第三十二條規定,當事人採用合同書形式訂立合同的,自雙方當事人簽字或者蓋章時合同成立。合同法第四十四條規定,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時生效。分析以上法條內容,我們不難發現:合同成立與合同生效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根據合同法第三十二條,合同雙方只要在合同書上簽名或蓋章,合同即告成立;而根據合同法第四十四條,合同生效則還須具備“依法成立”這一條件。可見,合同成立是對合同事實的評價,而合同生效則是對合同價值的評價,二者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二、無效合同屬於有效成立的合同。合同法第五十六條規定,無效的合同或者被撤銷的合同自始沒有法律約束力。這一法律規定,是對無效合同訂立、履行全過程的價值否定,但正如前文所述,這種對合同的價值否定只能及於合同的效力,而不能及於合同的有效成立。換句話說,只要符合成立條件,合同即使被確認無效也不能改變其有效成立這一客觀事實。

三、民訴法第二十四條中的“合同”是指有效成立的合同。民訴法第二十四條規定,因合同糾紛提起的訴訟,由被告住所地或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轄。這裡的“合同”顯然是指有效成立的合同,而不是指有效合同。因為要確認合同是否有效,需對合同內容進行實體審查,這已超出了立案庭的職責許可權,即便是業務庭的審判人員,一般也不可能在庭審之前確認合同的效力,何況依照法律規定,對管轄權的審查只能進行程式性審查,而不應涉及案件的實體處理。因此,只有將該法條中的“合同”解釋為有效成立的合同,才符合立法本意,也便於實踐操作。可見,無效合同糾紛確定地域管轄時亦應適用這一法律規定。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依照合同法第五十七條的規定,合同被撤銷或者中止的,不影響合同中獨立存在的有關解決爭議方法的條款的效力。如果無效合同中已確定了協議管轄條款,那麼該協議管轄條款則不因合同的無效而失去效力,也就是說,無效合同中的協議管轄條款是有效的,人民法院在確定此類無效合同管轄時應依合同雙方的約定。

綜上所述,對無效合同糾紛地域管轄,若合同中有約定的,則按約定確定;如合同沒有約定,則應按民訴法第二十四條確定由被告住所地或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