擔保人虛假簽名是否承擔擔保責任?

2022-06-23 23:59:37 字數 1335 閱讀 7008

擔保人虛假簽名是否承擔擔保責任

【案情】

2016年9月,李某因做飼料生意分三次向朱某借款共計50000元,並出具借條,載明於2017年3月份還清,擔保人劉某在該借條下方擔保人處簽名“劉甲”。借款到期後,李某未償付借款,朱某將李某及劉某訴至法院。劉某辯稱,其簽名“劉甲”並非真實姓名,說明該擔保並非其真實意思,其不應承擔擔保責任。

【分歧】

該案存在兩種觀點:第一種觀點認為,劉某使用假名擔保,其行為在法律性質上應屬於“真意保留”,不影響民事法律行為的效力,劉某仍應承擔擔保責任;第二種觀點認為,保證合同屬於民事合同一種,應遵循自願協商的原則,劉某籤假名本身就說明其不願承擔擔保責任,因而該合同違背劉某的真實意願應為無效,劉某不承擔擔保責任。

【評析】

首先,假姓名並非對本人人格主體的當然否定,對合同的成立不產生絕對否定意義。《民法通則》第九十九條規定:“公民享有姓名權,有權決定、使用和依照規定改變自己的姓名,禁止他人干涉、盜用、假冒。”從中可以看出,姓名權是指公民依法決定、使用和改變自己姓名的權利,其中當然包括命名權。假姓名是當事人對姓名命名權的行使結果,也就是說當事人為自己命假名並不違法,仍與其本人形成對應關係,當其用假名進行民事活動時,假名對應的主體依然存在,行為的後果也應當由其承擔。

其次,劉某的行為屬“真意保留”,但意思表示真實。真意保留是指行為人在自己的意志指導下,作出的與自己內在意思表示不一致的表意行為。這種表裡不一的行為本身是在當事人意志指導下進行的,不是受欺詐、脅迫,或對自己行為的後果及其權利義務重大錯誤認識的情形,依法不能屬於對當事人真實意思的違背。從法理上講,“內心意思”不產生法律意義,只有意思表示才具有法律意義。劉某怕承擔責任而使用假名,僅僅是一種出於內在的想法,但當時並未公示,朱某也不明知,並不能在兩人之間產生權利義務。故劉某的假名擔保應按“真意保留”原則處理,擔保應為有效。

再次,劉某的行為構成欺詐。因受欺詐而進行的民事行為是指一方當事人用捏造的虛假情況,或者歪曲、掩蓋真實情況的手段,致使另一方當事人陷於錯誤的認識而進行的民事行為。《合同法》第五十四條第二款規定:“一方以欺詐、脅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對方在違背真實意思的情況下訂立的合同,受損害方有權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變更或者撤銷。”由此可見,本案中只有朱某能行使撤銷權,在其行使撤銷權之前,該擔保合同仍然有效。

綜上,假名不是對行為主體的當然否定,不是違背真實意思的體現,因而劉某仍應承擔相應法律責任。               

作者單位:五蓮縣人民法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