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違約金不得超過造成損失的30 ”的理解

2022-06-23 23:49:19 字數 3335 閱讀 5131

摘要:確認約定的違約金數額是否過高,根據合同法、合同法司法解釋二的規定,應以實際損失數額為確認的基礎。對於前述規定中的“實際損失”,應當全面、正確地理解。在計算實際損失數額時,應當以因違約方未能履行雙方爭議的、含有違約金條款的合同,給守約方造成的實際損失為基礎進行計算,將合同以外的其他損失排除在外。一方面,違約金約定是否過高應當根據案件具體情況,以實際損失為基礎,兼顧合同的履**況、當事人的過錯程度以及預期利益等綜合因素,根據公平原則和誠實信用原則綜合予以判斷,“百分之三十”並不是一成不變的固定標準;另一方面,前述規定解決的是認定違約金是否過高的標準,不是人民法院適當減少違約金的標準。因此,在審理案件中,既不能機械地將“當事人約定的違約金超過造成損失的百分之三十”的情形一概認定為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二款規定的“過分高於造成的損失”,也不能在依法“適當減少違約金”數額時,機械地將違約金數額減少至實際損失的百分之一百三十。

案情簡介:匯豐公司與環境裝備公司、環保設計院簽訂《協議書》和《

epc總承包合作合同書》。《

epc總承包合作合同書》約定的違約金是總工程款的百分之三,《協議書》約定了雙倍違約金條款。後環境裝備公司、環保設計院違約,致訴,合同雙方就違約金數額發生爭議。

裁判摘要【案號:最高院(2011)民再申字第84號】:本院認為:關於涉案《協議書》中約定的違約金數額,人民法院能否予以調整的問題。《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

(以下簡稱合同法

)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二款規定:“約定的違約金低於造成的損失的,當事人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予以增加;約定的違約金過分高於造成的損失的,當事人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予以適當減少。”在合同法對於合同約定的違約金數額是否過高沒有明確的標準,一審法院審理時也沒有相應司法解釋的情況下,一審法院根據案情在法律的範疇內作出判決系法官行使自由裁量權。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

<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

>

若干問題的解釋(二

)》(以下簡稱合同法司法解釋二)自

2009年5

月13日起施行,該解釋第二十九條規定:“當事人主張約定的違約金過高請求予以適當減少的,人民法院應當以實際損失為基礎,兼顧合同的履**況、當事人的過錯程度以及預期利益等綜合因素,根據公平原則和誠實信用原則予以衡量,並作出裁決。當事人約定的違約金超過造成損失的百分之三十的,一般可以認定為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二款規定的‘過分高於造成的損失’。”根據前述規定,違約金具有補償性和懲罰性雙重性質,合同當事人可以約定高於實際損失的違約金。但從約定的違約金超過造成損失的百分之三十一般可以認定為過高來看,違約金的性質仍以補償性為主,以填補守約方的損失為主要功能,而不以嚴厲懲罰違約方為目的。過高的違約金約定可能與公平原則存在衝突,在某些情況下還存在誘發道德風險的可能。因此,當事人主張約定的違約金過高請求予以適當減少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予以調整。

關於涉案《協議書》約定的違約金數額是否過高的問題。確認約定的違約金數額是否過高,根據合同法、合同法司法解釋二的規定,應以實際損失數額為確認的基礎。對於前述規定中的“實際損失”,應當全面、正確地理解。在計算實際損失數額時,應當以因違約方未能履行雙方爭議的、含有違約金條款的合同,給守約方造成的實際損失為基礎進行計算,將合同以外的其他損失排除在外。對於一方當事人因其他合同受到的損失,即使該合同與爭議合同有一定的牽連關係,也不能簡單作為認定本合同實際損失的依據。匯豐公司主張,涉案《協議書》雖約定了雙倍違約金條款,但相對於《

epc總承包合作合同書》來看,違約金僅僅是總工程款的百分之三,並不高。根據本案查明的事實,《

epc總承包合作合同書》與涉案《協議書》雖有牽連關係,但畢竟是兩份不同的合同,在確認因環境裝備公司、環保設計院違反涉案《協議書》給匯豐公司造成的實際損失時,不宜以《

epc總承包合作合同書》涉及的總工程金額為基礎進行計算。此外,根據本案查明的事實,涉案《協議書》約定環境裝備公司、環保設計院支付給匯豐公司

156萬餘元,是因為《

epc總承包合作合同書》未能實際履行。從涉案《協議書》的內容看,前述

156萬餘元款項既包含環境裝備公司、環保設計院對匯豐公司前期支出的賠償,也包含終止合同後對匯豐公司的補償。因此,匯豐公司以《

epc總承包合作合同書》涉及的總工程金額為標準,確認違約金不高的主張,沒有法律依據。

關於本案是否存在機械辦案的問題。對於前述司法解釋中“當事人約定的違約金超過造成損失的百分之三十”的規定應當全面、正確地理解。一方面,違約金約定是否過高應當根據案件具體情況,以實際損失為基礎,兼顧合同的履**況、當事人的過錯程度以及預期利益等綜合因素,根據公平原則和誠實信用原則綜合予以判斷,“百分之三十”並不是一成不變的固定標準;另一方面,前述規定解決的是認定違約金是否過高的標準,不是人民法院適當減少違約金的標準。因此,在審理案件中,既不能機械地將“當事人約定的違約金超過造成損失的百分之三十”的情形一概認定為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二款規定的“過分高於造成的損失”,也不能在依法“適當減少違約金”數額時,機械地將違約金數額減少至實際損失的百分之一百三十。本案再審判決維持了一審判決,縱觀全案情況,一審判決調整違約金數額為環境裝備公司、環保設計院遲延支付款項的百分之三十並非機械辦案。一方面,一審判決生效時,合同法司法解釋二尚未公佈,一審法院根據案件的具體情況調整違約金在自由裁量的範疇之內;另一方面,環境裝備公司、環保設計院雖確實存在遲延付款的情形,但遲延付款

1個多月後又履行了付款義務。遲延付款的數額不能直接認定為匯豐公司的實際損失數額。考慮到環境裝備公司、環保設計院僅遲延付款

1個多月的實際情況,一審判決認定約定支付雙倍違約金過高,按照遲延付款數額的百分之三十計算違約金,實際上已經對案件的具體情況、匯豐公司的實際損失及環境裝備公司、環保設計院的過錯程度進行了綜合分析,在適用法律方面並無錯誤之處。故再審判決結果並無不當。【本案例為

2011

年最高院公報案例】

附:

《合同法》

第一百一十四條當事人可以約定一方違約時應當根據違約情況向對方支付一定數額的違約金,也可以約定因違約產生的損失賠償額的計算方法。

約定的違約金低於造成的損失的,當事人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予以增加;約定的違約金過分高於造成的損失的,當事人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予以適當減少。

當事人就遲延履行約定違約金的,違約方支付違約金後,還應當履行債務。

《合同法解釋二》

第二十九條當事人主張約定的違約金過高請求予以適當減少的,人民法院應當以實際損失為基礎,兼顧合同的履**況、當事人的過錯程度以及預期利益等綜合因素,根據公平原則和誠實信用原則予以衡量,並作出裁決。

當事人約定的違約金超過造成損失的百分之三十的,一般可以認定為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二款規定的“過分高於造成的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