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水賦(60)《湘江賦》(五十四)唐飛勇

2022-06-23 23:37:42 字數 747 閱讀 8174

我本湖湘一兒女,生於瀟水,長於三湘大地。自天地開蒙之時,發靈川、過零陵、經雁城、北上直入長沙,濃於浩渺洞庭;曾經滄海桑田,未改鄉音仍生生不息。

為什麼我的眼裡總是噙著淚花?因為我對這片三湘大地有著最深沉的愛。五千年上下,千古不變的愛戀;這就是水、湘江的水。或許我只是你涓涓細流時輕輕撅起的一捧水,或許只是你洶湧澎湃時濺起的一朵小浪花。但不管在哪,我始終會投入你博大的胸懷,如水一樣的性情,滋養著生命。

不管是你恬靜或是憤怒,你奔騰著血液,滋養著生命,溫暖著大地,任自己遠去遠去;無法遠去的是你,總在每個不同的時代和時刻,創造奇蹟和輝煌。在剛剛過去的那個冬天,中華大地上沸騰了綿綿五千年的家國兒女情。辭亥迎子,當春天明媚的時候,突破冰凍的腳步,我分明感受到你流淌的節奏。此時,你正如中華母親大地已隆起的肚皮上那墨藍色的妊娠中線,孕育新的偉大生命血液從中間流過、滋潤。長株潭城市群“兩型社會”正是你瓜熟蒂落的嬰兒;喚來了春天,呼來了生機。

一個創造了奇蹟的母親,怎麼能不登上歷史感動的舞臺?我站在北望湘江,吟歎瀟湘煙渚之上,為您冥千古之想,賦千古之絕唱。

唐飛勇  2008年2月28日夜作於零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