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中的格物致知之道

2022-06-23 23:37:36 字數 1206 閱讀 2637

《傳習錄》記載了一屬官與王陽明的對話,大意為感嘆陽明先生之學甚好,然因“簿書訟獄繁難,不得為學”。遂先生教之不應“離了簿書訟獄懸空去講學”“爾既有官司之事,便從官司的事上為學,才是真格物”。繼之,王陽明談及在簿書訟獄之間如何格物致知,乃至知行合一的具體要求。筆者讀之,不覺醍醐灌頂。

王陽明說,不能因當事人應對無禮而發怒,也不能因其言辭圓滑周密就高興。想來,即便今日,仍不乏法律意識欠缺、訴訟能力較弱之當事人,書面證據短缺,所述詞不達意。此時,法官若心生煩躁,簡單以證據不足為由判其敗訴,在現有的訴訟規則之下,雖可謂“法律事實”無誤,但也僅是“勉強無誤”。如能耐心傾聽,可能從隻言片語中發現重要線索,找到案件突破口,伴之以細緻調查、詢問,認定的法律事實也許會更接近於客觀事實。同樣,也不能因一方提供了借條、匯款憑證、收條等證據,對借款經過陳述滴水不漏而生喜心,乃至掉以輕心,果斷“當庭宣判”結案。如若案件涉及職業放貸人虛假訴訟,不知不覺,審判權反成不法者牟利之工具。

王陽明說,不能因厭惡當事人說情就故意懲罰,不能因其苦苦哀求就屈意答應。審理中常遇熟稔運用訴訟技巧者,若其在法律允許範圍之內,不得因此而非難之,更不得在裁判時對之不利。同時,對於以信訪鬧訪為要挾者,如其主張並無事實或法律依據,斷不得就此違背法律而屈從其意。否則,長此以往,慣用此伎者往後愈加有恃無恐,法律的穩定性、可預見性、權威性受到侵蝕。

王陽明說,不能因事務繁忙隨意結案,不可因旁人的詆譭誹謗就順從他人意願處理。面對案多人少的困難,需從機制、工具等方面設法解決,而不能將此作為交付殘次裁判的擋箭牌。在移動網際網路時代,人人自帶麥克風,法官裁判前應聽取民意。但聽取民意需講究方法,一者,要聽取多種民意,重視“大眾”民意的同時,更不得忽視“小眾”民意;二者,要**民意背後的價值取向,民意是否符合社會普遍價值及社會發展方向;再者,要將民意與內心的“法律感覺”抑或“法律良知”相對接,並與法理相匹配。

王陽明說,這些都是私慾,需要自省克治,方不失偏頗,審理案件無一不是學問,離開具體事務空談學問,便成了空中樓閣。作為一名民商事法官,沒有刑事法官生殺予奪的威嚴,多的是調停雞毛蒜皮的無奈,然我等能從裁判中體味是非人情,了悟社會百態。學會兼聽、平衡,完成被他人說服到說服他人的過程,箇中細節“只爾自知”,省察克治之不二法門卻仍迴歸“不爭不惑”,唯不爭而衡平,唯衡平而不惑。而法官學習之道,並非為學而學,亦非脫離審判扎頭書齋之學,而系以定分止爭為導向的實踐之學,要求“知行合一”。

如若說“工作即修行”,那麼審判工作堪稱“上乘修行”,格物致知之道盡在其中矣!

本期封面及目錄

《中國審判》雜誌2019年第13期

朱熹和王守仁 不同的格物致知

攝於國家博物館 《大學》的開篇即是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 古之慾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 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 欲先齊其家...

格物致知,究竟應該如何格?格物有操作性嗎?

格物致知典出《禮記 大學》 古之慾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

王陽明提出的“格物致知”是什麼意思?

王陽明處於宋明理學發展的最後階段,在整個宋明理學發展的過程中,有兩條主線,一條是理學的發展線索,即從程頤 程顥到朱熹的理學思想的發展 另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