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樂 最守規矩的懷吉,為情亂方寸,終是意難平

2022-06-23 23:37:30 字數 2964 閱讀 3827

人物事蹟類

戳藍字“俊俊讀歷史”關注我哦!

文 / 小俊籽 

首發 / 俊俊讀歷史 

◆ 2020/5/18原創首發◆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與死,死而不可復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清平樂進入尾聲,天之驕女遭遇愛情夢魘,徽柔情失曹評,出嫁遇媽寶男,懷吉成了她最後的依靠。

內侍與公主,最不可能的愛情,為何最終懷吉走進了徽柔的心裡,這就得看看徽柔身邊送助攻的4 個人都幹了些什麼?

因緣際會埋下情的種子

小懷吉第一次出場,就因不懂避諱“元亨利禎”而差點丟了性命,幸虧公主出生,大赦天下,被皇后改名懷吉,撿回條小命,冥冥之中早已註定,這二人必有糾葛。

懷吉自入宮後,謹小慎微,被宋仁宗誇為:“最守規矩。因為小時候讀過書,又在翰林院當差,背書寫文都不在話下,被宋仁宗欽定為二皇子最興來的陪侍。

然而,最興來因病去世,計劃成空。

徽柔日漸成長,不在適合與同宗男孩子一起上學堂,但她又想學畫畫,宋仁宗便安排天資聰明的懷吉成為徽柔與畫家崔白之間的傳遞者。

自此,二人便有了朝夕相對的機會,懷吉督促公主背書、畫畫,為他指出錯漏,糾正筆韻。

徽柔也視懷吉為最好的朋友,在她面前,他可以不必是奴才,徽柔也可以將她軟弱的一面,全都展示給他,他會陪著她走夜路,會在她生氣的時候默默地跟著,開導她。

自此時,懷吉便在心中默預設定要守護公主一輩子,只要徽柔開心,他願做一切。

公主初戀遭遇棒打鴛鴦

情竇初開的徽柔喜歡上了宛若神仙哥哥的曹評,她喜歡曹評的風流倜儻,喜歡曹評的溫柔,他們一起玩耍,聽曹評唱晏殊的《漁家傲》。

這一切,懷吉都看在眼裡,心理雖有失落,但只要徽柔開心,他就開心了,他從沒有奢望過什麼,就像張茂則那樣,默默地守候曹丹姝。

懷吉早已經做好成為第二個張茂則的打算,至少,和曹評在一起公主是開心的,徽柔開心,懷吉就開心。

然而,這段神仙眷侶的愛情,不被宋仁宗祝福,他看不上曹評那個浪蕩公子的模樣,他忌憚曹家的勢力。

年少的愛情,總經不起拷打,曹評很快便捨棄了徽柔。

失敗的婚姻,讓兩顆不可能的心彼此依靠

徽柔所有的快樂和依靠都在她出嫁那一天消失了,自從嫁進國舅府,徽柔就掉進了無底的深淵。

李瑋算是一箇中肯的人,老實本分,沒有花花腸子,但怎奈他有一個市井小民見識的親孃,整天挑事,造謠,弄得整個府中烏煙瘴氣。

正是因為李瑋的“窩囊”、楊氏的挑事,整個府中粗魯的行為,懷吉成了徽柔唯一的依靠,兩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在這個孤獨的世間彼此給予溫暖。

徽柔和懷吉才日漸親近,畢竟這府裡的一切對於公主來說,都是粗魯又陌生的,唯有懷吉是親人。

世間最親的是親人,世間最易亂的愛人,懷吉一直很守規矩,這也是宋仁宗讓他陪公主出嫁的原因。宋仁宗知道自己這個女兒,一直任性胡為,而且不甘不願嫁入李家。

宋仁宗選中李瑋,一方面是為了彌補對生母的愧疚,想給李家最好的賞賜。另一方面,是因為李瑋小從就愛慕徽柔,每次進宮都用手絹為徽柔帶宮中沒有的糕點。

李瑋願意不要任何賞賜,去換取可以稱呼公主名字的權力。李瑋雖不善言辭,也不善交際,更不懂心機,但他卻能畫出一手好畫,連畫壇大師崔白都誇獎他。

這樣的人,做女婿是最合適的,不會出大錯,也不會出大事,群臣們又放心,畢竟這樣的外戚娶了公主後,再不能在仕途上有任何作為,一家成親,幾家歡喜。

宋仁宗只從女婿的角度、政治的角度出發,但唯獨沒有考慮女兒的情感需求。

理想與現實的落差,將女兒推入了火坑,而最守規矩的懷吉,卻在公主嫁入李家後3次亂了規矩。

最守規矩的懷吉,亂了規矩

徽柔在李家的日子過的很苦,懷吉成了她唯一的依賴,成了她黑夜中的一束光,沉溺水中的一根稻草,徽柔拼命的要抓住這顆稻草。

徽柔想去外面走走,懷吉便為她褪去內臣服飾,穿上便服,二人走在街上就像新婚的小夫妻,看起來那麼登對、合適,而這一幕,卻被有心人看了去,惹禍的事端。

好搞事的婆婆楊氏,看不慣自己兒子軟弱的樣子,為了讓兒子與徽柔圓房,楊氏不惜在徽柔的酒水中下藥。

當懷吉從外面回來發現真相時,全然不顧自己內侍的身份,闖入駙馬和公主的寢室,將徽柔抱了出來。

徽柔與懷吉親密的關係,讓楊氏與李瑋十分不滿,整日找理由無端生事,徽柔一氣之下便教訓了楊氏,李瑋反手就給了徽柔一耳光。

受盡委屈的徽柔,半夜跑回家,夜叩宮門,懷吉知道這樣是犯大錯,等於謀反,但他依舊駕車送公主回家。

在愛情眼裡,所有的規矩都是阻礙,都是枷鎖,懷吉3次亂規矩,也是在向世俗反抗,他想抗爭,即使結果是飛蛾撲火,但他也願意為徽柔而亡。

這對從不明言,但卻又不顧忌諱,拼死力爭,想打破世俗,掙得一已所求的青年,終沒能掙脫俗世的桎梏,終是意難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