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故事 只做了五年皇帝的宋英宗趙曙

2022-06-23 23:22:14 字數 2687 閱讀 6586

宋英宗趙曙(1032年2月16日-1067年1月25日),原名趙宗實,後改名趙曙,他是宋太宗趙光義曾孫,商王趙元份之孫,濮王趙允讓第十三子,宋仁宗趙禎養子。宋朝第五位皇帝。

由於宋仁宗趙禎的三個兒子全部早夭,於是在景祐二年(1035年),把幼年的趙曙接入皇宮,賜名為趙宗實,交給曹皇后(後來的曹太后)撫養。趙宗實天性極為孝順,喜好讀書,不做嬉遊玩樂的事情,穿的用的節儉樸素得像一個儒者。常穿著朝服見他的老師,說:“你是我的老師,不敢不以禮相見。”當時吳王宮教授吳充進呈《宗室六箴》,仁宗把它交給趙宗實,他把內容寫在屏風上來約束自己。

嘉祐三年(1058年),趙宗實的生父濮安懿王去世了,把所佩帶過的玩物分給各位兒子,趙宗實所得到一部分,他把這些全部分給了那些等安葬父親後就要離開這裡的王府舊人。曾經有位宗室子弟中借了一條金帶卻拿銅帶還回來,主管的人把這事告訴他,趙宗實說:“這真是我的帶啊!”便接受下來。他還曾讓殿前侍者給他賣掉犀帶,那犀帶值錢三十萬,可卻被侍者弄丟了,趙宗實也不追問。這三件事說明趙曙非常的仁厚。

嘉祐七年(1062年),被立為皇子,改名趙曙。嘉祐八年(1063年)農曆三月,宋仁宗駕崩。四月初一,曹皇后釋出遺詔,讓趙曙繼承皇帝位,在東殿接見了文武百官,是為宋英宗。四月初二,大赦天下,賜給百官爵加一等,獎賞各軍。趙曙想為仁宗守喪三年,命令韓琦**軍政事務,宰相大臣等不答應,趙曙才收回成命。四月初四,趙曙生病。派韓贄等人向契丹報告英宗即皇帝位的訊息。四月初五,尊奉曹皇后為皇太后。趙曙即位之初,由於生病便由曹太后來垂簾聽政。

曹太后開始掌權後,由於宋英宗終究是過繼過來的孩子,終究還是不像信任自己的孩子那般信任宋英宗,所以當時兩宮在當時一些大臣宦官的挑唆之下失和,關係也一度緊張。後來,歐陽修和其他大臣進行了多次和解。他們告訴太后:您是一位慷慨善良的長者,仁宗在世時,您的名聲已經在人民中傳播開來。現在為什麼和自己的兒子過不去呢?他是一名病人,也是一名少年,你沒有必要對他這樣,多教他就是看。他們對宋英宗說:孝一直是統治天下的主要方式,如果父母做得不好,作為孩子仍然應該表現出孝心,這是值得稱讚的,太后是什麼樣的人,你心裡知道,如果你孝順,不僅世界會稱讚你為名君,太后也會對你好點。

宋英宗病好後,曹太后將朝政權力交還給他,宋英宗開始了自己的親政之路。在宋英宗統治期間,宋仁宗時期的基本政策得以延續,老部長韓琦仍在使用。與此同時,儘管他有一定的野心,但由於他個人的身體原因,他沒有實現這些野心。他執政了五年,沒有明顯的成就或明顯的缺點。在他統治期間,沒有與遼和西夏的戰爭,這給了人們一個休養生息的機會。

宋英宗是北宋皇帝中存在感較低的一位,不是因為他的能力有多差,而是身體原因讓他無法展示真正的實力。宋英宗即位後忽然患上了一種怪病,無緣無故的號呼狂走,好像中邪了一般。無奈之下,只能由曹太后垂簾聽政。經過大半年的調理,宋英宗總算恢復了正常,處理起國事井井有條,帝國逐步走向正軌。

但好景不長,公元1066年底,宋英宗再次一病不起,失去了說話能力。有一天,宰相韓琦問候宋英宗起居後,偶遇皇長子潁王趙頊。趙頊憂形於色,焦慮的問韓琦道:“現在該怎麼辦?”韓琦答道:“願大王朝夕不離陛下左右。”趙頊點頭道:“這是身為人子的本分。”韓琦意味深長的看著他,緩緩說道:“不是為了這個。”趙頊豁然開朗,轉而離去。韓琦的潛臺詞是,注意皇位啊。

是年十二月,宋英宗病情再次加重,韓琦在病榻上奏道:“陛下久不視朝,中外憂心,請早立太子以安人心。”不能說話的宋英宗只能點頭同意。韓琦拿過紙筆,讓宋英宗親自書寫,宋英宗顫抖著雙手,寫下:“立大王為皇太子。”韓琦道:“必定是潁王,煩請陛下親自寫上他的名字。”宋英宗再次掙扎著在紙後寫下“潁王頊”三個字,韓琦又請示道:“請今晚就讓學士擬寫詔書頒佈天下。”宋英宗最後一次沉重的點頭。於是,翰林學士承旨張方平來到宋英宗病榻前,確認是皇帝的親自命令後,轉身擬寫詔書。看著兒子趙頊被冊立為太子,三十五歲的宋英宗已是淚流滿面,左右無不動容。

不管怎麼樣,他作為皇帝他還是比較幸運的,畢竟在他執政期間,宋朝並沒有和別的國家發生過大規模的軍事衝突,總體來看,也是邊境太平的。雖然說宋英宗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在養病,但也是做了一些很好的事情的,畢竟他在政治上也是有一番自己的作為的。趙曙繼續任用仁宗時的改革派重臣韓琦、歐陽修、富弼等人。鑑於仁宗以來的弊政,趙曙向執政宰輔們提出了裁救積弊的問題,徵求大臣們的意見;還下詔將各品級**的轉遷年限加以延長,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冗官”現象給朝廷財政造成的壓力。國庫空虛、入不敷出已經明顯的在宋英宗在位期間表現了出來,之前“冗費”的歷史積弊一直以來找不到良好的解決辦法,而對於遼國每年還有大量的金銀輸出,整個財政已經接近於崩潰。

有一天,趙曙對趙頊說:“按照國家的舊制度,士大夫的兒子有娶皇帝女兒的,公主們都因身價高升而避開公婆的尊長地位,這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我總是在想這件事,醒時睡時都為此感到不安,怎麼能因為富貴的緣故,而違背一般的人倫長幼之序呢?可以下詔有關部門改掉這個規矩。”治平四年正月八日丁巳(1067年1月25日),趙曙因病駕崩於福寧殿,享年36歲,葬永厚陵(今河南鞏義孝義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