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院裁判觀點 公司被吊銷執照後也可進行股權轉讓

2022-06-23 23:04:40 字數 1092 閱讀 6641

(2015)民申字第3135號

裁判要旨

目標公司的營業執照雖被吊銷,但現行法律並未規定被吊銷營業執照的公司不能進行股權變更。目標公司的營業執照被吊銷,不能成為公司股權變動的法律障礙。

本院認為:就本案信託資金的退出,信託公司、北京時光公司、興安盟時光公司三方簽訂的《合作協議》第1.5條約定:三方同意,信託公司可根據實際情況採取以下方式實現信託資金的退出:1.5.1轉讓信託受益權以實現信託資金的退出,即在支付相當於信託資金本金和按預期年化收益率計算所得信託收益之和的價款時,由北京時光公司或北京時光公司指定的第三方受讓集合信託項下的全部信託受益權;1.5.2轉讓所持興安盟時光公司股權實現信託資金的退出,即在退出日,信託公司有權將其所持興安盟的全部股權轉讓給北京時光公司或其他第三方以實現信託資金的退出……屆時,信託公司與北京時光公司或其他第三方簽訂相關的股權轉讓協議……;1.5.5在退出日,若無法通過信託受益權轉讓或股權溢價轉讓方式實現信託資金退出,新華信託有權全盤接手興安盟時光公司,處置興安盟時光公司資產或將興安盟時光公司清盤……。

上述約定表明,《合作協議》約定的三種信託資金退出的方式,信託公司享有其中任何一種方式退出的選擇權。因此,信託公司主張以將興安盟時光公司的全部股權轉讓給北京時光公司的方式實現本案信託資金的退出,並據此要求北京時光公司支付轉讓對價,符合《合作協議》的約定,有合同依據。而興安盟時光公司的營業執照雖被吊銷,但現行法律並未規定被吊銷營業執照的公司不能進行股權變更,原審判決認定該事實不構成興安盟時光公司股權變動的法律障礙,並無不當。

本案中,信託公司在依約履行《合作協議》後,成為興安盟時光公司的唯一股東。依照我國公司法的相關規定,公司股東有權選擇公司的管理者,故信託公司作為興安盟時光公司的唯一股東,任命楊曉飛為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符合法律規定。原審判決關於本案訴訟時,興安盟時光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尚未變更登記為楊曉飛不影響對其作為該公司法定代表人身份的認定正確。《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五十條第二款規定:“法定代表人已經變更,但未完成登記,變更後的法定代表人要求代表法人蔘加訴訟的,人民法院可以准許。”據此,原審判決准許楊曉飛作為興安盟時光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參加本案訴訟,符合法律規定,原審審理程式亦無不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