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文人秋天有多浪,不愛洗澡的王安石最愛秋泳?

2022-06-23 23:04:38 字數 3255 閱讀 9691

時值國慶放假的最後一天,想必再貪玩的遊客也得收拾行囊準備返程。而接下來幾個月等待我們的,便是漫長的,沒有假期的,逐漸降溫的秋日。

俗話說,“一場秋雨一場寒。”

秋天的天氣不僅僅降溫而已,陰晴不定才是最惱人的!

出門不便,在家無聊,上班沒精神,現代人的秋天乍一看其實也沒啥好玩的,那麼把時間倒退千年,這個時節的古人又在忙什麼呢?

自古以來,關於秋天的詩詞文句不勝列舉,那是因為秋天景色宜人,秋風,秋月,秋江,秋夜,秋樹,處處皆可入詩。

而在現代人的印象中,古代文人寫的許多詩都是傷感哀婉,好似怨婦一般。

但你不會真就以為他們在秋天只知道一天到晚哭哭啼啼的吧?

看看這些個詩句,“桂魄初生秋露微”、“數樹深紅出淺黃”、“半江瑟瑟半江紅”、“暮雲收盡溢清寒”,還有“霜葉紅於二月花”、“雨晴籬菊初香”、“桂花成實向秋榮”……

由此可見文人感秋,不盡是“悲秋”,由於處境、心情、視角的不同,色調也不同。

陶淵明詩云:“和澤週三春,清涼素秋節。露凝無遊氛,天高肅景澈。”

他讚賞秋色清澈秀雅、燦爛奇絕,大有勝過春光之意。而那首膾炙人口的“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更把在秋光鄉野裡悠然自在的心境描繪的千百年來讓人一直傾羨不已。

而對於古代文人來說,逢秋必登高,登高必飲酒,飲酒必賦詩。

作為普及率較高的秋遊活動,登高已經有一千多年的歷史了。

《燕京歲時記》有載昔日勝景:“提壺攜磕,出郭登高……賦詩飲酒,烤肉分糕,洵一時之快事也。”

王維的《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可謂是登高作裡最有名的了:“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當然,杜甫寫過題為《登高》的名作不僅名氣上不遑多讓,其水平更被歷代文人認為是千古第一七律。

至於喝酒,怎能少的了唐代大詩人李白。

這位狂放的才子不僅喜歡飲酒,還喜歡在飲酒時候食蟹。

他的《目下獨酌》之四結尾寫道:“蟹鰲即金液,糟丘是蓬萊。且須飲美酒,乘月醉高臺”。

無獨有偶,北宋大文豪蘇軾平生也極度嗜蟹,不僅寫有文章讚美,更有詩歌稱頌,甚至還提出過“但願有蟹無監州”的憨逗想法。

不論朝廷還是民間,在立秋收成之後,都會挑選一個黃道吉日,一來祭拜感謝上蒼與祖先的庇佑,二來品嚐新秋收成的米穀,以示慶祝。

所以民間有“貼秋膘”的習俗,在立秋這天以懸秤稱人,將體重與立夏時對比,然後多吃些營養,補充一下夏天的虧虛,提高免疫力。

當然,文人們除了遵從這些習俗之外,還對居住的環境也大有講究。

他們會在房間內點香。

香可以淨化空氣,愉悅人們的心情;可辟邪驅疫,可驅寒;可驅蚊蟲,可除溼氣;可醒腦,可助眠……

臥室裡、書房中、花園裡、客廳中,但凡有條件的文人,院落裡都少不了香的影子。

此外,從五行角度來說,秋季氣候乾燥,肺氣旺盛,肝氣虛弱,脾胃易受影響。

陽氣漸收,陰氣生長,故保養體內陰氣成為首要任務,而養陰的關鍵在於防燥。

“龍腦”陽中有陰,在清除殘留暑氣方面也有很好的功效。《醫林纂要》中記載“龍腦“主散鬱火,能透骨除熱”。

南唐文學家韓熙載認為龍腦搭配秋天盛開的木犀,會有妙不可言的效果。

韓熙載有五宜說:“對花焚香,有風味相和,其妙不可言者。木犀宜龍腦、酴醾宜瀋水、蘭宜四絕、含笑宜麝,薝蔔宜檀。”

對花焚香,花不同,香亦有別。

秋日美景,豈能辜負,在這等時節,文人們是一定要好好將大地秋景盡收眼底的。

首先印入眼簾的就是菊。

古人賞菊、簪菊、種菊,甚至食菊。

早在戰國時代,屈原的《離騷》就寫到過這般場景。

“朝飲木蘭之墜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

唐代元稹在《菊花》一詩中如此描述:“秋叢繞舍似陶家,遍繞籬邊日漸斜。”菊叢盈院,籬邊清幽,把斜日輕撫的秋光品賞之下是多麼甜蜜!

當然了,除了賞花,古人也賞鳥。

劉禹錫就有這麼寫道:“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勝春朝。晴空一鶴排雲上,便引詩情到碧宵。”,簡單的內容,卻寫出了無盡的樂趣。

而北宋文學家、政治家王安石品秋的方式獨樹一幟,他喜歡“秋泳”。

“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

在盈盈秋水中徜徉,真的很享受,但其實,秋天的江水已經很涼了,老王秋泳,在當時一定算很“前衛”了。

蘇軾有詩“一年好景君須記,最是橙黃橘綠時。”道出了古人愛秋的理由。

只有在這個季節,山川能得到自然最豐富的色彩禮物,人們能得到大地最慷慨的物質饋贈。

天高氣爽,山水澄明,蔬肥果熟,身心俱愜。無論是登高遠眺,採摘黃花,還是結伴入林,煮酒賞紅葉,無一不是風雅事。

所以漫步古詩百花園,只見詠秋詩奼紫嫣紅、爭奇鬥豔,令人目不暇接,隨意採擷幾朵,慢慢品讀,不知不覺已陶醉其中。

不知在座的各位,又是否要詩興大發,也寫下一首詠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