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法院的判決看讓與擔保協議的效力

2022-06-23 23:04:30 字數 2189 閱讀 8173

有些法院迴避直接回答讓與擔保合同的效力【(

2010

)來民一初字第6號、(2011)桂民一終字第18號、

(2014

)蘇商終字第

0205

號、(2010)蘇商初字第0002號判決、最高院(2013)民二終字第33號判決

】;有些法院直接以讓與擔保違反《物權法》禁止流質的規定為由認定讓與擔保無效【最高院

(2013)民提字第135號

】;有些法院認為讓與擔保沒有違反法律的效力性禁止性規定,因而有效【

江蘇省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2013)寧商初字第174號民事判決】

。那麼,通過以上的法院的觀點的分析,讓與擔保是有效呢還是無效呢?認為讓與擔保協議無效的最高院是全國法院系統裡地位最高的,而認為讓與擔保有效的南京中院地位相對低得多,且兩個判決都是2013年作出,時間上差不多,因而一般可以認為最高院的判例對案件的指導意義更大,讓與擔保協議應當無效。

1、迴避直接回答讓與擔保合同的效力

案情簡介:聯達集團向安徽高速借款4.5億元,安徽高速受讓聯大集團持有的安徽安聯高速的49%股權作為擔保,雙方約定聯達集團按時還錢則上述股權歸還聯達集團,否則上述股權則取得上述股權。聯達集團起訴要求確認與安徽高速之間的讓與擔保協議無效。

裁判摘要:一審法院

江蘇高院(2010)蘇商初字第0002號判決認和二審法院最高院(2013)民二終字第33號判決都以聯達集團沒能舉證證明與安徽高速之間的4.5億元的款項屬於借款而駁回了原告聯達集團的訴訟請求,迴避了正面回答讓與擔保有效與否的問題。

【此外,下文的(2010)來民一初字第6號、(2011)桂民一終字第18號、

(2014

)蘇商終字第

0205

號判決中法官也沒有正面回答讓與擔保的效力。

2、認為讓與擔保無效

案情簡介:嘉美公司向楊偉鵬借款340萬元,嘉美公司以其53間商鋪做擔保。雙方簽訂的《商品房買賣合同》,嘉美公司向楊偉鵬**上述53間商鋪並辦理了預登記備案,後因嘉美公司未實際交房而致訴。嘉美公司認為其與楊偉鵬之間名為買賣合同關係,實為借款合同關係,上述53間商鋪不是買賣標的物,而是擔保物。

裁判摘要:一審法院來賓中院判決【案號:(2010)來民一初字第6號】認為,雙方之間是商品房買賣關係,不是借款關係,《商品房買賣合同》合法有效。二審法院廣西高院判決【案號:(2011)桂民一終字第18號】認為,嘉美公司未能舉證證明其與楊偉鵬之間是借款合同關係,故根據雙方之間的《商品房買賣合同》及相關證據認定雙方之間是商品房買賣合同關係,上述合同合法有效。再審法院最高院判決【案號:(2013)民提字第135號】認為嘉美公司與楊偉鵬之間是借款合同關係,在嘉美公司拒不還債或者無力還債的情況下,楊偉鵬才能以適當的方式就《商品房買賣合同》項下的商鋪主張權利,以擔保其債權的實現。楊偉鵬請求直接取得案涉商鋪所有權的主張違反

《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

關於禁止流質的規定,本院不予支援。

3、認為讓與擔保合同有效

案情簡介:億豪公司與中醫藥大學簽署《補充協議》,約定億豪公司向中醫藥大學轉讓45%股份,對價是中醫藥大學出借給億豪公司的5500萬元借款,同時約定了中醫藥大學將上述股份按原價轉讓給億豪公司的兩個條件,即中醫藥大學的全部借款得以清償和中醫藥大學教職工拿到協議規定的商品房。後因中醫藥大學未轉讓上述股權,億豪公司向法院起訴要求轉讓。

裁判摘要:一審法院南京中院判決【案號:(2013)寧商初字第174號】認為

該補充協議在形式上是一個附回購條件的股權轉讓協議,但在實質上是中醫藥大學為保障其收回全部借款和實現購房目的而設定的一種非典型擔保方式,符合讓與擔保的法律特徵。雖然目前我國法律尚未明確規定讓與擔保制度,但當事人約定的讓與擔保條款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不損害社會公共利益和公序良俗,亦不違反

物權法定主義立法意旨,且在市場經濟條件下具有促進交易、對抗風險、融通資金等價值與功能,應當認定有效。

二審法院江蘇高院的判決【案號:

(2014

)蘇商終字第

0205

號】未正面回答讓與擔保的效力,但是維持了一審判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