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總則》施行前的適用考察

2022-06-23 22:49:40 字數 3364 閱讀 2378

《民法總則》於2017年3月15日經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通過,並自2017年10月1日起施行。在“通過”與“施行”之期間內,《民法總則》效力如何?猶如一項法律行為成立之後、生效之前,其是否有拘束力;如果有,應是何種拘束力?就此問題,理論上尚需澄清之作,實踐中則已現相涉案例。

從2017年3月15日至2017年10月1日的相涉案例來看,《民法總則》的適用情形可以歸為四類:當事人主張援用型(表一)、法院裁判說理援用型(表二)、法院裁判依據援用型(表三)、特殊援用型(表四)。當然,不排除某一案例中,在當事人主張、法院裁判說理或者法院裁判依據時均援用《民法總則》。

表一:當事人主張援用型

序號案件名稱

案件字號

裁判日期

當事人主張

1濟南鐵路經營集團****遠行運貿分公司等與浙江融鋼鋼鐵股份****確認合同無效糾紛案

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申428號民事裁定

2017.04.18

濟南鐵路運貿分公司針對江蘇澳洋公司的再審申請發表意見稱,我方不認為以**形式達到借貸目的就是違法的。但因為意思表示不真實,兩份買賣合同無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一百四十六條有此規定,該法雖然還沒有正式實施,但可以借鑑。借貸關係雖然有效但與我方無關,我方不是借貸關係的主體。

2廣東萬銀投資擔保****與港聯物業(廣州)****物權保護糾紛案

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粵01民終13044號民事判決

2017.08.16

萬銀公司上訴請求判令:···《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三十七條規定的“從知道或應當知道權利被侵害時計算”,該處的“知道或應當知道”應包括兩層含義,既包括知道權利受到了侵害,也包括知道權利被誰侵害即具體的侵權義務人是誰,最新頒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一百九十一條第二款對此也予以明確規定。

3伍中成與百榮投資控股集團****等租賃合同糾紛案

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17)京02民終9648號民事判決

2017.09.29

伍中成上訴請求:···我從2008年進入**,至2017年2月7日,我於2017年4月12日起訴,應以2017年最新訴訟時效規定,即民法總則第一百八十八條的規定,我的訴訟請求沒有超過訴訟時效。

表二:法院裁判說理援用型

序號案件名稱

案件字號

裁判日期

法院裁判說理

1天津生態城世茂新紀元投資開發****與馬莉商品房銷售合同糾紛案

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17)津02民終3051號民事判決

2017.06.28

本院認為,···關於被上訴人馬莉原審訴訟請求是否已經超過法定訴訟時效的問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一百九十五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訴訟時效中斷,從中斷、有關程式終結時起,訴訟時效期間重新計算…

2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商丘市分公司與範小寧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案

河南省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豫14民終2892號民事判決

2017.08.22

本院認為,本案的爭點問題在於原審對劉明陽、劉華民、曹芬梅的被扶養人生活費計算是否正確。首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十七條規定:“十八週歲以上的自然人為成年人。不滿十八週歲的自然人為未成年人。”該法第二百條規定:“民法所稱的期間按照公曆年、月、日、小時計算。”···

3程瑞英與延吉市徵收局行政補償協議糾紛案

吉林省延邊朝鮮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2017)吉24行終64號行政判決

2017.09.13

本院認為:···第四,《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二十一條規定,“不能辨認自己行為的成年人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由其法定**人**實施民事法律行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是指因智力發育不成熟或者精神存在障礙,不能認清自己的行為後果的人。程瑞英雖主張自己為無行為能力人,但並未提供證據證明該事實,故程瑞英提出延吉市徵收局不讓自己的法定**人或者委託**人蔘加協商,該協議應予以撤銷的主張不成立。

表三:法院裁判依據援用型

序號案件名稱

案件字號

裁判日期

法院裁判依據

1楊保森與《中國縣域經濟報》社廣告合同糾紛案

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2016)京0102民初21420號民事判決

2017.04.05

綜上所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一百六十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之規定

2汪明與南京同曦假日百貨有限責任公司房屋租賃合同糾紛案

江蘇省南京市江寧區人民法院(2017)蘇0115民初4129號民事判決

2017.05.19

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十條、第一百零七條、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一百八十八條、第一百八十九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之規定

3簡昌池、胡某1故意傷害案

湖北省宜昌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鄂05刑終212號刑 事 附 帶 民 事 裁 定

2017.08.27

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第一款、第三十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一十九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一百二十條···的規定

表四:特殊援用型

序號案件名稱

案件字號

裁判日期

特殊援用型

1王志與荊州三環辰通汽車****定金合同糾紛案

湖北省荊州市荊州區人民法院(2017)鄂1003民初546號民事判決

2017.04.18

(附裁判文書後)法官寄語:誠實信用是人際交往的美德,也是法制精神的基本要求,2017年3月15日新頒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七條規定:民事主體從事民事活動,應當遵循誠實原則,秉承誠實,恪守承諾。

2姚寧與江蘇省蘇建集團股份****南通崇川分公司等房屋買賣合同糾紛案

江蘇省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蘇06民終2065號民事判決

2017.07.11

(法院裁判說理中)此外,《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即將實施,延長普通訴訟時效期間至三年,在這一立法趨勢下,對當事人主張權利的期間應當從寬認定。

3王某某與付某離婚糾紛案

黑龍江省七臺河市中級人民法(2017)黑09民終301號民事判決

2017.08.23

(法院裁判說理中)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處理子女撫養問題的若干具體意見》第五條“父母雙方對十週歲以上的未成年子女隨父或隨母生活發生爭執的,應考慮該子女的意見。”(2017年10月1日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十九條),雙方亦可在子女達到法定年齡後,徵詢其意見,變更撫養權。

從《民法總則》施行前的適用情況來看,其大概可以分為四個層次:第一層次,作為裁判依據;第二層次,用於裁判說理;第三層次,類似學理通說;第四層次,作為證據使用。因《民法總則》尚未施行,直接將其作為“裁判依據”顯然不妥,應屬適用法律錯誤。但其是否可以在裁判說理中直接援用,或者視其為學理通說而予以援用,亦或者當事人將其作為證據使用?對此疑問,或有進一步研討之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