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權贈與情形下,其他股東能否行使優先購買權?

2022-06-23 22:35:31 字數 2104 閱讀 7319

優先購買權是公司法賦予股東的一項權利,公司法解釋四明確法院在判斷是否符合“同等條件”時,應考慮轉讓股權的數量、**、支付方式及期限等因素。但若股東將股權贈與股東以外的人,其他股東能否行使優先購買權?現行法律並未就此作出明確規定,也直接導致審判實踐中同案異判的局面,筆者以實務案例為切入點進行深入分析。

一、股權贈與情形下,其他股東有權行使優先購買權:

1. 寧國市大華市場發展有限責任公司、張志詒、黃明江與徐璠、舒學輝、楊麗霞股東名冊記載糾紛

審理法院:宣城市中級人民法院

案  號:(2017)皖18民終492號

裁判日期:2017-06-28

裁判要旨:徐璠將持有的寧國大華公司4%的股權轉讓給舒學輝、楊麗霞,張志詒、黃明江享有優先購買權。然案涉轉讓系無償轉讓,缺乏判斷“同等條件”的基礎。徐璠要求以審計結果作為與張志詒、黃明江交易對價,較為適宜。張志詒、黃明江雖對徐璠312萬元的估價基本認可,但僅願以40萬元購買,可視為張志詒、黃明江無意購買案涉股權。因此,徐璠與舒學輝、楊麗霞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系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內容不違反法律法規強制性規定,合法有效。

展開剩餘66%

2. 郭靖洪與姜波、瀋陽倍盈科技****、鞍山鑫普新材料****公司盈餘分配糾紛

審理法院:遼寧省高階人民法院

案  號:(2015)遼審一民申字第652號

裁判日期:2015-10-21

裁判要旨:郭靖洪未能提供證據證明《股權贈與協議》經全體股東過半數同意及其他股東放棄優先購買權等事實,郭靖洪應承擔舉證不利的後果。

3. 聶曉慶與濮陽縣恆泰藥品有限責任公司、第三人李建平股權轉讓糾紛

審理法院:濮陽市中級人民法院

案  號:(2011)濮中法民再終字第33號

裁判日期:2011-08-09

裁判要旨:股權贈與合同為效力待定合同,如果其他股東同意、放棄優先購買權,則該贈與合同有效;如果其他股東不同意且行使了優先購買權,則該贈與合同因其贈與標的已不存在而變的沒有意義。因是贈與合同,接受贈與一方也不得要求擬贈與股權的股東損害賠償;公司的全體股東對公司的財產擁有最終所有權,公司的股東只要在不侵犯公司資本或者公司的其他法定利益的情況下有權對股權進行處分。

二、股權贈與情形下,其他股東無權行使優先購買權:

1. 李明哲與陳強確認合同無效糾紛

審理法院: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案  號:(2017)蘇04民初108號

裁判日期:2018-02-05

裁判要旨:公司法對股東將股權贈與股東以外的人是否應徵求其他股東意見,以及其他股東是否有優先購買權和如何行使“同等條件下”的優先購買權的問題沒有規定。事實上,股權贈與因具有無償的特性,故不同於股權轉讓,正因為其不存在對價關係,因而也不存在其他股東可以行使優先購買權的“同等條件”。

筆者認為:

在股權贈與情形下,其他股東有權行使優先購買權,理由如下:股東優先購買權以維護公司內部股東間信賴關係為首要目標,股權無償贈與和股權有償轉讓同樣會引起新股東的加入,從“同等條件”中的轉讓**來評斷是否適用優先購買權,未能正確認識優先購買權的立法目的,且若股權贈與情形下,其他股東不能行使優先購買權,則股東可以利用贈與行為來規避其他股東的優先購買權,優先購買權制度也將會被架空。另出於滿足受贈人財產性需求的考慮,贈與股東完全可以在獲得優先權股東支付的對價後,再將對價贈與受贈人。

筆者建議:

公司法授予股東通過公司章程對股權轉讓進行特別約定的權利,為避免爭端,建議在章程中約定是否允許股東進行股權贈與。若允許,須同時明確擬贈與股權對價的確定方式,如以評估**、拍賣**為準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