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判決的預決事實對本案民事訴訟之影響

2022-06-23 21:43:55 字數 2319 閱讀 9990

【案情】

原告江甲訴稱,2006年至2007年4月間,原告將其與丈夫承包某縣民政局招待所食堂以及在某大酒店賺的錢共計30萬元陸續交給被告江乙,被告江乙分別向原告出具了14萬元16萬元兩張收條,約定利息2分。後被告江乙因鉅額財產**不明罪被判刑入獄,至使30萬元借款及利息原告分文未收回。原告遂持檢察院的扣押兩張收條的清單及收條影印件向法院起訴,要求被告償還借款30萬元及利息。

在審理中,法院依職權查明本案涉訴的30萬元被刑事判決確認為財產**不明。

【分歧】

本案在審理過程中,由於刑事判決的預決事實(即30萬元被刑事判決確認為財產**不明)的存在,本案的處理出現二種不同的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本案不符合起訴的條件,駁回原告的起訴。

第二種意見認為,本案存在刑事判決的預決事實,原告的訴請沒有證據的支撐,故判決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評析】

筆者傾向於第二種意見,理由如下:

(一)、本案能否受理的問題

《中華人民共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八條規定:“起訴必須符合下列條件:(一)原告是與本案有直接利害關係的公民、法人其他組織;(二)有明確的被告;(三)有具體的訴訟請求事實、理由;(四)屬於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訴訟的範圍受訴人民法院管轄。”且《最高人民法院關於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一條規定:“原告向人民法院起訴或者被告提出反訴,應當附有符合起訴條件的相應的證據材料”,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八條規定:“書證應當提交原件,物證應當提供原物。”《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國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意見》亦明確規定:“證據材料為影印件,提供人拒不提供原件或原件線索,沒有其他材料可以印證,方當事人又不予承認的,在訴訟中不得作為認定事實的根據。”也就是說原告起訴附有證明案件事實的初步證據即可,即使是能夠指明原件線索的影印件也行,作為民事案件的立案審查,只是一種形式審查,至於原告提供的證據的證明力的大小、是否足以支援原告的訴訟請求不在立案審查的範疇,否則有不當限制當事人訴權之嫌。在本案中,原告江甲是與本案有直接利害關係的公民,其提起訴訟有具體的訴訟請求事實、理由,起訴的象明確為江乙,因江乙被判有期徒刑入獄,江甲可以向住所地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因而受案地人民法院具有管轄權,故法院作為民事案件受理是有法律依據的。在原告堅持要提起民事訴訟的情況下,法院應當受理。

(二)、預決事實本案的影響

預決事實是指已為法院發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確認的事實。其在後案或後訴中能夠產生預決效力,預決效力指向的是案件的實體事實而非生效判決的訴訟標的。它在《最高人民法院關於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中第九條第一款第四項中已有明確的規定。本案中,預決事實是已經被生效的刑事判決確認且為本案爭訟的30萬元為鉅額財產來不明這一事實。在誰主張誰舉證的今天,本案的原告江甲提起民事訴訟,不會向法院提交與自己的訴訟請求相背的預決事實的證據,在被告江乙應訴也不提出有預決事實的情況下,只有二種可能性,一是刑事判決中的預決事實確實存在錯誤;二是原、被告之間串通行為,利用民事調解或判決否定刑事判決中預決事實,從而達到前案刑事案件進行申訴目的。但是我國刑事訴訟中的排除合理懷疑之證明標準高於民事訴訟中優勢蓋然性之證明標準。因此,即使原、被告的目的得逞也不能否定前案刑事判決的預決事實之效力。作為原告持檢察機關的扣押清單起訴,後案法院應當預計到本案涉訴的訴訟標的可能與前案的刑事判決有關聯,因而刑事判決中認定30萬元為鉅額財產**不明這一預決事實應當由後案法院根據線索主動調取與採用,後案法院才能不會作出與前案相矛盾的判決來。

(三)、當事人達成協議的內容與刑事判決的預決事實相悖時法院能否予以確認的問題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人民法院民事調解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二條規定:“調解協議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不予確認:(一)侵害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的;(二)侵害案外人利益的;(三)違背當事人真實意思的;(四)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禁止性規定的。”本案中,如果雙方當事人同意調解並達成協議,但協議的內容又與與刑事判決的預決事實相悖時,後案法院也不能進行確認,因為前案的判決是檢察機關代表國家指控並得到國家審判機關確認,這一判決生效後即具有既判力、確認力、執行力等效力,代表的是國家利益。法院的調解書與判決書是具有同等法律的法律文書,如後案法院當事人的調解進行確認的話,勢必會出現同一法律事實在前、後兩案出現完全不同的法律結果,從而侵害到國家利益。故法院當事人達成的與預決事實相矛盾的協議是不能予以確認的。

綜上,本案應當駁回原告的訴訟的請求而非駁回原告的起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