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安釋法 說說文書形成時間鑑定

2022-06-23 21:43:54 字數 857 閱讀 7604

說說文書形成時間鑑定

文書形成時間是檔案檢驗界的難題,我不認為自己有水平與能力破解。但為了為解決身邊法官們在審判工作中遇到的難題,從1997年,我開始嘗試文書形成的相對時間鑑定,碰巧可以解決幾個案件。

2005年人民法院的司法鑑定職能取消,我離開司法技術部門到研究室工作。為完成工作任務,我將從事文書鑑定的工作進行總結,寫了幾篇文章。其中,《用系統法判定檔案製成時間》、《摹仿筆跡的檢驗》在《中國司法鑑定》刊發。

2008年,我回到法院司法技術部門從事對外委託鑑定工作,遇到了很多需要鑑定文書形成時間的案件,閱讀了很多鑑定機構的鑑定意見書,也接觸了很多鑑定機構。對於我委託的案件,我認為能夠從文書製成的材料、文書形成的相對時間解決案件問題的,會盡量履行釋明義務,不少案件通過這種方式得以解決。

我也遇到一些態度堅決的法官、律師、鑑定人和當事人,他們認為衛星早已上天,墨子都可以通訊了,文書形成時間純粹是小case,我一個做輔助工作的人當然不能跟人家爭辯。現在離開了司法技術部門,可以亂說一說了。這篇說說,算不得正規文章,但可以憑良心、負責任的說,基本觀點與最高法院、公安部的專家一致。

1、文書形成時間是世界性難題,現階段屬於實驗學科,業內並無公認成熟可靠的方法。因此,文書形成的絕對時間鑑定,基本上是扯蛋。本人的《用系統法判定檔案製成時間》一文倒還有些參考價值。

2、關於文書形成時間鑑定,全世界好像都還沒有鑑定的技術規範。當然,我國的科學技術水平早已超過了全世界,好多鑑定機構的鑑定水平又超過了全中國。雖然,那些鑑定方法沒有經過有關國家機關的盲測和驗證,但這不影響其在釋出的廣告中對其鑑定方法科學性、有效性、可靠性的宣傳。

3、2016年版《司法鑑定通則》第二十三條已經刪除了“可以採用所屬司法鑑定機構自行制定的有關技術規範”(《司法技術工作規範指南》第97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