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行 判例 職業球員與俱樂部形成勞動關係

2022-06-23 21:43:50 字數 3763 閱讀 9184

《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

》第二條

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企業、個體經濟組織、民辦非企業單位等組織(以下稱用人單位)與勞動者建立勞動關係,訂立、履行、變更、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適用本法。國家機關、事業單位、社會團體和與其建立勞動關係的勞動者,訂立、履行、變更、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依照本法執行。”《

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

》第七十九條

規定:“勞動爭議發生後,當事人可以向本單位勞動爭議調解委員會申請調解;調解不成,當事人一方要求仲裁的,可以向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當事人一方也可以直接向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對仲裁裁決不服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被上訴人為企業法人,符合與勞動者建立勞動關係的主體資格,且現行法律法規並未排除職業運動員適用《

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

》的規定。2010年2月1日,雙方當事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

》及國家有關法律規定,自願簽訂《東進足球俱樂部運動員工作合同》,期限為2010年2月1日至2013年12月31日,合同主要條款包括合同依據、工作內容、工作時間和休息休假、勞動報酬、工作保障、業務和紀律、經濟補償等,上述工作合同內容符合《

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

》規定的勞動合同的基本條款。上訴人是職業足球運動員,接受被上訴人的管理、訓練,接受被上訴人的安排參加比賽,從被上訴人處獲得報酬,雙方之間的關係符合勞動關係的特徵。現上訴人因支付工資、補償金、社會保險與被上訴人發生爭議,該糾紛屬於勞動糾紛。

上訴人(原審原告):李根,男,1985年3月30日出生,漢族,住址遼寧省大連市沙河口區。

委託**人:何東旭,北京隆安律師事務所瀋陽分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瀋陽東進足球俱樂部****,住所地瀋陽市鐵西區。

法定代表人:王進基,該公司董事長。

委託**人:張威,該公司員工。

委託**人:張偉,遼寧晟盟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李根因與被上訴人瀋陽東進足球俱樂部****勞動爭議糾紛一案,不服瀋陽市鐵西區人民法院於2014年12月5日作出的(2014)沈鐵西民四初字第1000號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由審判員王卉擔任審判長,審判員賀新發、**審判員劉風霞(主審)參加的合議庭,於2015年2月6日公開**審理了此案。上訴人委託**人何東旭、被上訴人委託**人張威、張偉到庭參加了訴訟。

原告李根向原審法院訴稱:2010年2月,原告加入被告。雙方工作合同約定:原告每月工資15000元,在工作中,被告拖欠原告2012年9月至12月4個月工資共計6萬元。2013年2月5日,原告向中國足球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由於被告惡意拖欠原告工資、獎金、保險,該委裁決解除雙方的工作合同。現要求:1、被告向原告支付2012年9月至12月拖欠的工資共計6萬元整;2、要求被告向原告支付經濟補償金12萬元(2009年2月至2013年2月解除合同的雙倍工資);3、要求被告為原告繳納在球隊期間(2009年2月至2013年2月)的社會保險金(包括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工傷保險、失業保險、生育保險);4、要求被告承擔本案的訴訟費用。

被告瀋陽東進足球俱樂部****辯稱:本案不屬於民事訴訟案件管轄範圍,根據體育法、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社會團體登記管理條例、《國際足聯章程》、《中國足球協會的章程》的相關規定,以及東進足球俱樂部運動員工作合同約定,原、被告之間的合同糾紛,應由足球協會仲裁委員會專屬管轄。瀋陽市勞動仲裁委員會在處理原、被告關於獎金和工資的糾紛時認定原、被告的糾紛該委無權管轄,即使原、被告之間的工作合同糾紛屬於勞動爭議,本案中原告要求被告支付2012年拖欠6萬元的訴訟請求,因原告未在瀋陽市勞動仲裁委員會作出的裁決後15日內向法院提起訴訟,該裁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故該項請求不屬於法院受理範圍;關於被告支付經濟補償金和交納原告在球隊期間各項保險的訴訟請求,因為雙方工作合同糾紛時間已經超過一年,仲裁時效已過,原告無權向法院訴訟。關於原告要求被告支付經濟補償金和被告在球隊期間的各項保險的請求,原、被告之間的合同糾紛屬於體育競技領域,是特殊的球員與俱樂部的合同糾紛,法律適用必須履行中國足球協會及其在加入國際足聯時所作出的承諾,球員和俱樂部任何一方不能求助於普通法庭,禁止向地方法院尋求任何形式的處理,包括臨時措施。目前中國已經發生的球員和俱樂部、俱樂部之間的糾紛,如德羅巴和上海申花俱樂部工作合同糾紛、卡馬喬和中國足協的糾紛、青島中能俱樂部和廣州恆大俱樂部就劉健工作合同糾紛,均由中國足球協會仲裁委員會專屬管轄,並作出終局裁決,其中任何一方在不服中國足球協會仲裁委員會裁決的前提下,雙方均未就此糾紛向任何地方法院提起訴訟。

原審法院認為: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體育法》第三十三條 “在競技體育活動中發生糾紛,由體育仲裁機構負責調解、仲裁。”的規定,原告所訴糾紛不屬於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訴訟的範圍。

原審法院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體育法》第三十三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九條 之規定,裁定:駁回原告李根的起訴。

宣判後李根不服上述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訴稱:雙方當事人之間的糾紛是拖欠勞動報酬引發的糾紛,屬於勞動糾紛,不是“競技體育活動中”發生的糾紛,不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體育法》第三十三條 ,應適用勞動法的相關規定;國內已有多起職業球員勞資糾紛適用勞動法,由人民法院及勞動仲裁機構管轄。請二審法院撤銷原審裁定,依法改判。

被上訴人瀋陽東進足球俱樂部****辯稱:中國足球協會及其仲裁委員會是依法設立,該仲裁委員會依法仲裁中國足球領域內發生的行業糾紛,其裁決是終局裁決。上訴人作為中國足球協會註冊的運動員,選擇中國足球協會仲裁委員會作為爭議解決機構,應當遵守足球協會章程,將糾紛提交該仲裁委員會裁決,不應向人民法院尋求救濟。2013年10月18日李根就2012年9月至12月的工資向瀋陽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提出仲裁申請,該仲裁委員會作出沈勞人仲字(2013)1079號仲裁決定書,對上訴人的仲裁請求不予支援,該決定書送達即發生法律效力,故人民法院不應對本案進行審理。

本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二條 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企業、個體經濟組織、民辦非企業單位等組織(以下稱用人單位)與勞動者建立勞動關係,訂立、履行、變更、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適用本法。國家機關、事業單位、社會團體和與其建立勞動關係的勞動者,訂立、履行、變更、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依照本法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七十九條 規定:“勞動爭議發生後,當事人可以向本單位勞動爭議調解委員會申請調解;調解不成,當事人一方要求仲裁的,可以向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當事人一方也可以直接向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對仲裁裁決不服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被上訴人為企業法人,符合與勞動者建立勞動關係的主體資格,且現行法律法規並未排除職業運動員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的規定。2010年2月1日,雙方當事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及國家有關法律規定,自願簽訂《東進足球俱樂部運動員工作合同》,期限為2010年2月1日至2013年12月31日,合同主要條款包括合同依據、工作內容、工作時間和休息休假、勞動報酬、工作保障、業務和紀律、經濟補償等,上述工作合同內容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規定的勞動合同的基本條款。上訴人是職業足球運動員,接受被上訴人的管理、訓練,接受被上訴人的安排參加比賽,從被上訴人處獲得報酬,雙方之間的關係符合勞動關係的特徵。現上訴人因支付工資、補償金、社會保險與被上訴人發生爭議,該糾紛屬於勞動糾紛。上訴人作為勞動者有權依據上述法律規定向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對仲裁裁決不服的,有權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原審裁定雙方糾紛系“在競技體育活動中發生糾紛,由體育仲裁機構負責調解、仲裁”,屬適用法律錯誤。另,沈勞人仲字(2013)1079號仲裁決定書是對仲裁程式的決定,並未對雙方爭議進行實體裁決,故其生效不影響上訴人依據《不予受理通知書》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綜上,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一條 、《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意見》第187條 之規定,裁定如下:

一、撤銷瀋陽市鐵西區人民法院(2014)沈鐵西民四初字第1000號民事裁定;

二、指令瀋陽市鐵西區人民法院對本案進行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