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巍 人民幣國際化正當其時

2022-06-23 21:43:47 字數 1968 閱讀 4679

手機看新聞

**到微博(4)

在今年第一季度,中國對外**約7%是以人民幣結算,這表明人民幣的國際角色正在快速增長。如果中國進一步放寬對貨幣兌換的管制,這一比重有可能在未來幾年裡進一步迅猛攀升。因此,人民幣加快國際化,可謂正當其時。

近期,有兩個一憂一喜的資料被先後透露,頗令人關注。第一個資料是,截至3月末,中國外匯儲備已經突破3萬億美元,這距離外匯儲備突破2萬億美元還不到一年時間。而另一個資料是今年一季度銀行累計辦理跨境**人民幣結算業務3603億元,是去年全年業務量5063億元的七成,是2010年同期的近20倍。

僅僅在幾年以前,外匯儲備的增長還被視為中國金融實力和金融安全提升的標誌,而如今,不斷累積的鉅額外匯儲備卻成為中國金融當局的“燙手山芋”。一國外匯儲備的主要功能就是防止出現貨幣擠兌,進而誘發金融危機,但是中國學界公認的一個事實就是,中國現有的外匯儲備量已經遠超防範金融風險的需要,1萬億美元就足以防範現階段的任何金融襲擊。而世界第二大外儲持有國日本則正好維持在這一數額左右。

中國的外匯儲備很大一部分出於安全性、流動性和保值性的考慮,被投入到美國國債。根據美國方面披露的資料,中國持有美國國債的數量高達1萬多億美元。但事實上,這些外匯儲備可以說是既不安全,也不保值,同時流動性也很差。最近,信用評級公司標準普爾在歷史上首次將美國aaa長期信用評級的前景從“穩定”調降至“負面”,關於中國外匯儲備投資安全的憂慮再次浮出水面。同時,由於美國兩次定量寬鬆政策的出臺,美元匯率在總體上一直處於下行態勢,美元的貶值導致中國外儲的保值功能大打折扣。由於中國持有的美國國債數額過於龐大,中國“投鼠忌器”不敢大量拋售,這意味著我們外匯資產的流動性也很差。因此,不管從何種意義上講,中國外儲的總量和構成都亟需調整。連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也在近期的公開演講中坦言,中國的外匯儲備已“超過合理水平”,多元化處理已經勢在必行。

中國外匯儲備過量攀升的表面性原因似乎在於不斷增加的國際收支的“雙順差”,但事實上,德國和日本多年來累積了比中國還多的順差,它們並沒有形成高額的外匯儲備。中國外儲過量的根源一方面在於中國的強制性結匯制度,它使國際收支盈餘所帶來的外匯資產全部集中於**之手,只能形成外匯儲備;另一方面,由於人民幣不是國際貨幣,中國企業在對外**結算中高度依賴美元,從而形成了大量的美元沉澱。

而要解決上述“癥結”,首先就必須放寬對外匯資產的管理,加快外匯資產向民間分散,實現外匯資產持有者的多元化,從而降低外匯儲備在外匯資產中的比重。目前,中國全部外匯資產的2/3為官方的外匯儲備,剩下的也大部分被國有金融機構和國有企業持有,真正私人持有的外匯資產十分有限;而相比之下,日本的官方外匯儲備的比例僅佔其1/6。中國應鼓勵企業和老百姓持有和投資外匯,通過“藏匯於民”實現財富幣種的多元化。

解決外匯儲備增長的另外一個根本之道,就是大力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在國際交易中儘可能多地使用人民幣而非美元,從而對因**盈餘導致的過量美元資產的增加實行“釜底抽薪”。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中國**開始日益堅定地要減少對美元的使用。而最近的多種跡象都表明,人民幣國際化正在全面加速。

4月18日,中國央行與紐西蘭儲備銀行在北京簽署了金額為250億元人民幣的雙邊本幣互換協議。這是2008年以來,中國央行對外簽署的第九個本幣互換協議。**之間本幣互換協議的簽訂,其實質就是為推進本幣結算程序“保駕護航”。另外,新加坡國務資政吳作棟最近表示,中國央行將很快指定一家中國銀行負責新加坡的人民幣清算業務。這意味著中新之間的本幣**結算規模也將進一步擴大。而在剛剛結束的金磚國家峰會上,五國集體表示將擴大本幣**結算放在金融合作的首要位置。

推動以人民幣進行對外**結算,是加快人民幣國際化的第一步,也是十分重要的一步。由於中國對外**長期以來大部分實行美元結算,受美元波動影響,中國企業的匯兌成本約佔企業總成本的4%左右。對外**的人民幣結算將有利於企業規避匯率風險。更加重要的是,以人民幣結算將從根本上減少對美元的使用,從而使中國**單方面持有的美元逐漸化為外國**和企業持有人民幣,而人民幣在海外的沉澱,既增加了中國的鑄幣稅收入,也有利於緩解中國的通貨膨脹。

在今年第一季度,中國對外**約7%是以人民幣結算,這表明人民幣的國際角色正在快速增長。而根據日本的經驗,如果中國進一步放寬對貨幣兌換的管制,這一比重有可能在未來幾年裡進一步迅猛攀升。因此,人民幣加快國際化,可謂正當其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