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看 神農氏與炎帝到底是不是同一個人?

2022-06-23 21:34:41 字數 1865 閱讀 4987

距今約六千年的

神農炎帝時代

那時候的

古人是如何生活的?

生活方式和現代人區別在哪?

你想知道嗎?

讓我們的目光

再次聚焦“炎帝故里”——高平

透過高平文化遺存

去探索遙遠炎帝文化的原貌

今天推出

首篇文章

《從神農氏與炎帝關係談起》

我們經常以“炎黃子孫”自居,也熟知神農氏開啟農耕的傳說故事,但對神農氏如何與炎帝發生關聯卻知之不多。歷史上最早神農氏和炎帝是分開論述的,後來則合併在一起當做一個人。據稱這是漢代史學家劉歆策劃導致,主要目的是根據當時推崇的五德終始說,給篡漢的新朝王莽政權制造理論上的合法性。清代學者崔述就在《補上古考信錄》卷下中指出:世人“以炎帝為神農”,是“誤信劉歆、班固之言”,指出劉歆、班固是“合二為一”的主創者。但隨著研究的進步我們認為,把神農氏與炎帝合二為一併不完全荒謬,二者之間更有可能是包含與被包含的關係。現在我們一般把神農氏和炎帝看作一脈相承的幾代人甚至幾十代人,炎帝則是神農時代末期的部落聯盟首領之一。

在上古時代,人類的力量還很弱小,對世界認識有限,野獸、災害、疾病、戰爭、饑荒都可以輕易奪取個體的生命,甚至毀滅一個族群。因為人類對周圍環境和自身命運幾乎是不可控的,要消除這種無力感,就必須建立起一套能夠對世間運作規律進行合理化解釋的思想體系,原始信仰由此而生,巫術就是矇昧時代的“科學”。開始人類崇拜的物件是天地、自然萬物,後來,隨著人類中傑出的英雄開始認識世界、改造世界,一些英雄也被神化,成為崇拜的物件,這就是我國上古神話傳說的由來。隨著農耕文明的發展,為農業生產做出偉大貢獻的人也被尊為“農神”。我國古代的農神崇拜就是從神農氏開始的,神農氏的“氏”並不像“王氏”“李氏”是對某個具體人的稱呼,它可以解讀為“時代”,就好比我們常說的“那會兒”。不僅如此,我們說“三皇”燧人氏、伏羲氏、神農氏,就是中華文明發展早期的三個時代。我們不妨這樣解讀:“燧人氏”就是古人學會鑽木取火那會兒;“伏羲氏”就是古人用火烹製漁獵採摘果實那會兒;“神農氏”就是古人開始學會自己種糧食那會兒。

綜合各地神農炎帝文化研究,我們大約可以得到一個這樣的情況:在伏羲時代從事採集、儲藏職業的部落,在採集籽實的過程中,漸漸探索出了刀耕火種的原始農耕文明,這個人後來被人稱為神農,他的部落期初在渭河流域的關中平原,後來隨著部落勢力的擴大,開始進入以河南平原、晉南平原為核心的最古老中國的區域,成為部落聯盟首領,主宰黃河中下游。經過幾代的發展,周邊又有新的文明興起,來自關中平原的黃帝部落為了部落聯盟首領的位置向炎帝發起挑戰,炎帝落敗,成為黃帝部落聯盟中北方部落的首領也即“北嶽”,到上黨地區繁衍發展。

從史書記載中我們則可以看到這樣的記載,《竹書紀年·周書》記載:“上古帝榆罔憑太行以居冀州。榆罔之後,國為榆州”。清人吳倬信補註《汲冢周書》雲:“昔烈山帝榆罔之後,其國為榆州。曲沃滅榆州,其社存焉,謂之榆社。地次相接者為榆次。”南宋羅泌《路史》載:“黃帝封炎帝后參盧於潞,守其先塋,以奉神農之祀”。從中分析的話,應該是末代炎帝榆罔在山西上黨地區活動,今天山西的榆次、榆社等地名的來歷就與此有關。後來,黃帝文明發展到了山西,榆罔的後裔參盧接受冊封,成為地方邦國。潞即古潞國,參盧的封地古潞國就是現在的長治市潞城縣,春秋時被晉所滅。上黨地區雄踞太行之巔,自古為“天下之脊”,高平位於上黨的核心,周邊群峰雄峙,中部有丹河等六條河流沖刷出的平川,耕作條件優越。更為重要的是,高平位於羊頭山的陽面,光照條件要優於北麓,成為炎帝部落活動頻繁的地方,由此也成為全國炎帝文化遺存最為富集的區域。羊頭山上“神農嘗百草”,發鳩山“精衛填海”等故事本質上是古人口傳心授的“口述史”,這些都記載了炎帝及其後裔在高平活動的情況,為高平成為海內外炎黃子孫尋根問祖的精神家園提供了文獻支援。

長圖領略古人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