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穆與《先秦諸子系年》

2022-06-23 21:04:09 字數 1433 閱讀 2326

1917年,胡適在北京大學講授“中國哲學史大綱”,開始用近代西方的科學方法來研究先秦哲學家的思想系統,兼及對於先秦諸子生存年代、著述真偽的考辨。此後,學界對諸子的研究討論熱烈起來,北京、上海各大報紙競相刊載談論諸子的文章。這時,在江南古城蘇州的一位中學教師,卻沉默不語,潛心研究,考辨比勘,從1923年秋開始,歷

四、五載,共寫成考辨文章160餘篇,30多萬字。關於全書的寫作,作者說“一篇之成,或歷旬月,或經寒暑,少者

三、四易,多者十餘易,而後定稿。”(本書自序)

書成尚未出版,史學名家、作者的友人蒙文通先生遊姑蘇偶得閱讀,嘆為“體大思精,惟當於三百年前顧亭林諸老輩中求其倫比,乾嘉以來少其匹矣”,遂將此書稿帶到南京,使得部分篇章在南京《史學雜誌》上先期刊出。同年,顧頡剛先生由中山大學轉任燕京大學,途中小住故鄉蘇州,在作者書齋中藉此書稿歸讀

三、五日後,也感慨地對作者說:“君之系年稿僅匆匆翻閱,君似不宜長在中學中教國文,宜去大學中教歷史。”1934年,作者將書稿交商務印書館作為清華叢書出版,陳寅恪在審閱此書稿後認為此書:“極精湛,時代全據《紀年》訂《史記》之誤,心得極多,至可佩服。……自王靜庵後未見此等著作矣。”(錢穆《師友雜憶?捌》)

這部書就是《先秦諸子系年》,作者錢穆因此離開家鄉到北京,開始他在燕京大學、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北平師範大學等高校的教學生涯。

本書所以獲得如此交口讚譽,是因為將它與此前的同型別著作相比,確有高出一籌之處。概而言之有三端:

第一:前人考論諸子年世,往往各治一家,未能貫通。而此書“上溯孔子生年,下逮李斯卒年,前後二百年,排比聯絡,一以貫之……以諸子之年證成一子,一子有錯,諸子皆搖。”是把諸子放在二百年的聯絡比對中整體研究的。

第二:前人考論諸子年世,詳其顯著,略其晦沉,所以關於孔墨孟荀的考論很多,關於其他各子則往往嫌其疏略不實。此書著眼廣泛,對於先秦學人,無不一一詳考,如對於齊之稷下學宮那些名姓在若存若亡之間的學人,無不為之鉤沉發微,梳理其生平出處、師友淵源、學術流變等等,使之秩然就緒、燦然條貫。

全書主體由考辨文字四卷組成,另有通表四篇,附表四張,與考辨文字“起訖相應”,提供對照,方便讀者。通表為綱,考辨為目,通表如經,考辨如緯,如此綱舉目張,經緯交錯,將晦澀難解的先秦學術史編織成條理清晰的立體畫卷。

《先秦諸子系年》1935年出版後,在此後的21年中,作者屢經戰亂,艱難窘困,流離失所,卻一直攜帶此書於行囊中,偶有所得足以補原書缺失的,輒隨時補記於書眉,月積年累,共得250條,1956年由香港大學出版社出了增訂版。八十年代以來,大陸先後多次出版此書,1984年北京中華書局根據香港增訂版影印再版,2002年河北教育出版社將之作為“二十世紀中國史學名著”再次出版,2001年、2005年商務印書館分別以《商務印書館文庫》和《中國文庫?史學類》之一種再版此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