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傢俱專家細讀詳解古床榻

2022-06-23 20:49:00 字數 2936 閱讀 9030

漢朝以前人們的起居方式為席地而坐,室內傢俱以床為主,既是坐具,又是臥具。因此自然出現了榻,直到魏晉時期未有太大變化。隋唐時雖已有了高足傢俱,但很多百姓仍延續著席地而坐的習慣,但高足傢俱已形成一種趨勢,直到宋時人們開始習慣垂足而坐。

榻與床在古代有明顯的區分,古人睡覺方式分大睡、小睡,大睡通常指在架子床、拔步床上寬衣而睡,小睡即指中午在榻和羅漢床的小憩。早期的羅漢床便從榻演變而來,榻與羅漢床在造型上最大的差異就是有無圍子,由於榻常與屏風結合使用,因此演變出帶圍子的羅漢床。功能上,榻和羅漢床都為接待客人的坐具,是主人小憩、閱讀、彈琴的場所。羅漢床將床、沙發、辦公桌的多項功能融於一身。

圖1圖1即是早期純粹的榻,無圍子,長度比有圍子的羅漢床略長,在漢代的《高士圖》,宋代的《槐蔭消夏圖》中都出現了榻。圖中所示榻,曾隨歲月侵蝕而損壞。古時榻上的席屜多用牛筋或動物皮繩編制,舒服耐用,如今呈現在人們面前的榻,經修復,座面席屜已更換為棕藤材質。隨著時代的演變,榻後面的屏風逐漸與榻融為一體,宋代出現了羅漢床的雛形。圖2與圖1相比,多了一圈低矮圍子,圍子紋飾與萬字紋“卍”相像,但其實是萬字不到頭,老木匠稱這種圖案為“風車”。在漢代和唐代的陶製品以及某些地方的門窗上,都能找到這樣的形式,有人稱其為“勾欄”。

圖2此外,榻與羅漢床腿足的設計並無太大差異,均為“劍腿”,即人們通常說的“插肩榫”,腿的造型彷彿一柄鋒刃的寶劍,結構堅固耐用,長時間使用不易出現塌腰現象,符合傢俱木結構的受力原理。整張羅漢床由兩組壼門組成,兩腿中間為一組,兩邊各有半組,其凸顯了羅漢床流動的意韻。矮圍子羅漢床繼承了唐代傢俱的壼門形態,但其更加簡化為一種理智、冷靜、制度化的形態,較符合宋人冷峻線條的審美追求。由此可見,受到中亞阿拉伯、伊斯蘭等土石結構建築風格影響的唐代壼門曲線,此時已演變為一種建築遺蹟的符號,這種文化的傳播反映出傢俱沿絲綢之路由西向東的傳播路徑。**2所示羅漢床雖為宋代形制,但製作年代約為明代早期。

圖3元明時代,木匠在仿製、製作宋代傢俱過程中,發現很多腿足下半部分曲線構件已壞損,再創造的過程中,出現了馬蹄足傢俱。圖3為三彎腿馬蹄足羅漢床,造型很像蒙古人的靴子,具有草原文化特徵,蒙古人善騎射,多為羅圈腿,因此羅漢床腿足的造型,模擬了蒙古人腿和靴子頭的形狀。此羅漢床屬元明時期的形制,但具體到製作年代,應為清中期所制。因壼門已經由下垂的壼門曲線,形成一個膛肚,壼門曲線已形成了一種符號化。且圍子上的草龍,鼻子高、長,嘴很短,這是乾隆時期時草龍的明顯特徵,但此龍的造型受到江南簡雅風格的影響,形象更加順服、可愛。雖然此床有明式韻味,但花活卻為乾隆時期流行的圖案。整體看,此床的設計富有節奏感,花的佈局遵循了素、花、素、花……的節奏,腿足設計也含有動、靜、動、靜……的節律,這也就是張德祥先生常說的“傢俱如歌”。

圖4圖4為大挖馬蹄足羅漢床,其製作年代要早於**3但形制比三彎腿羅漢床要晚,屬明代中晚期的制式。此時的傢俱非常講究比例,具有婉約、含蓄的風格,整體看簡約素雅,雖無花、無曲線,但床的每個細節都有微妙變化。看似方形的大挖馬蹄足,實則隱含了一段曲線,兜轉有力,更加突顯其古樸穩重之感。馬蹄部分用隔間,看似平直,實則在過渡處有很長一段曲線,處理細微、精巧;束腰的比例層次感極強,大、中、小三個部分處理得當,上下兩條皮條線相互呼應,層次感極強。

簡素的束腰彷彿一條裙帶,成為彭牙與邊抹的分界,層次分明,皮條線、牙板、束腰、大邊,形成了分界層,再延伸到筵席縫、床屜、裡邊、後背板,整體更富舒展之感。自馬蹄處的中間邊,到束腰到邊抹再到大邊,自下而上,貫通一線的設計和工藝,讓人稱奇,其延續到大邊與圍子的交接處,線縫不多不少,恰好在圍子板厚度的中間,更讓人叫絕。這麼大一張羅漢床,細節之精之妙,只在毫米之間,不得不令今人感嘆明代設計製作者的用心和細心。明式傢俱惜木如金,重在細節的設計絕非誇張的讚譽。

不仔細琢磨,很難體會其中的奧妙與樂趣。包括羅漢床三塊圍板的委角和圍板的拼接處,都很有講究。委角出門就拐彎的設計,使整張床看起來更有勁道。兩個圍板拼接處也並非完全貼合,留有1-2毫米的距離,讓兩個圓角更加分明,為兩個圍板上的弧線留出更多空間,給人靈動之感。尤其是圍板上部,雖看似平直,但中間部位,都略有一些微凸,迎面中間圍板更為明顯,微微略凸的部分,有風起雲湧之勢,使整張羅漢床更富張力,舒展效果更加符合羅漢床睡覺、小憩之功能。

但清式傢俱在造型上與明式傢俱的風格截然不同,**5為清式七屏風羅漢床,屏風數量越多,代表年代越晚。多屏風羅漢床的演變從三屏風、五屏風,再到七屏風。清式傢俱隨時代文化的不同,更加強調傢俱的裝飾作用。屏風越高,裝飾性越強,越顯威嚴,所以根據屏風的數量和繁瑣的裝飾,可以斷定此床為清晚期的作品。

此羅漢床仍然保留著壼門的形制和節奏感,但已經不像早期阿拉伯建築那樣,已具有了木結構壼門的獨特韻味。其雕刻圖案也多為清代盛行的紋飾,包括錦地、馬、螞蚱、魚、花等,雕工非常精緻,屬東陽木雕。細看此床,老者的眉毛、眼皮、馬的鬃毛、眼神,螞蚱的須,都雕刻的惟妙惟肖,生動而有質感。此外,羅漢床每一個屏風上都有一個故事,給整張羅漢床賦予了更多的情結與文化內涵。同時,屏風上的卷書紋的設計,採用了蘇作傢俱的造型,傳達出設計、製作者的一種文化崇拜理念。整張床具有很多清代晚期羅漢床的特色。

讀床就像讀歷史,每個時代的特徵印記都反映在傢俱上,民俗、地域差異、文化背景等都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傢俱演變遵循了一定的歷史發展脈絡,中國傢俱自漢代以前的席地而坐,演變為傢俱巔峰時期的明清傢俱,經歷了約2000年的歷史,其中匯聚了無數人的智慧與心血,延續至今而不變的明清傢俱可謂經典中的經典。今天,人們在傳承的基礎上,也在求異,正在追求符合這個時代的“中國傢俱”。(張德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