傢俱 從遠古走來

2022-06-23 20:48:57 字數 3065 閱讀 8881

傢俱:從遠古走來

從現有的考古資料來看,商周時期當為傢俱的初始階段。眾所周知,中國在商周時期便已進入了著名的青銅器時代。由於當時科技不發達,人們很迷信,多把風調雨順、五穀豐登的希望,寄託於上天的佑護。因此,在先民的日常生活中,祭祀活動便佔有著至高無上的地位,而禮器,自然成為這一時期最重要的器物。其實,有些禮器雖是青銅的材質,但已備早期傢俱的雛形。比如,這一時期的“俎”和“禁”,就分別代表著用來宰殺牲畜並置放“犧牲”的案子及放置酒器的臺子。

當時人們的起居習慣為席地而坐,傢俱製作非常簡陋,日用器物兼有傢俱的功能。

進入春秋戰國時期,社會生產力水平大大提高,人們的生存環境得到了明顯改善。與前代相比,傢俱的製造水平也提高很快,出現了像魯班這樣的能工巧匠。相傳,鋸子就是由魯班發明的。冶金技術的進步,使鍊鐵技術得到快速發展。鋸、斧、鑽、鑿、鏟、刨的出現,使木材加工技術有了突飛猛進的變革。

這一時期傢俱總的特點是呈低矮型,出現了完整的供席地起居的低矮型傢俱。傢俱較低矮,無固定位置,可根據不同場合而派作不同的陳設。傢俱的功能性不斷加強,同時兼有禮器的功能。漆傢俱是這一時期的主流傢俱,除了沿用傳統的漆繪、油彩、針劃、貼金銀箔、鑲銀等工藝外,還出現了戧金、堆漆等工藝。有的傢俱漆飾後,還配以鎏金銅飾件,顯得更加華貴。

但總的來說,這一時期傢俱的型別還比較簡單,主要的傢俱品種就是幾和案。由於當時人們還習慣於坐或跪於地上,所以幾、案都比較低矮。床在這一時期出現了。床的出現,使人類的生活起居方式有了明顯的改變。從河南信陽關出土的彩繪大床上,我們似乎隱隱約約還能看到當時楚國傢俱製造的某些特點。屏風的出現,至少不應晚於床。因為,早在西周時期,就有了使用屏風的記載。

秦統一後,建立了高度集權的封建國家。一系列重大的改革措施,使秦王朝在政治、經濟、文化上都達到了一個全新的高度。比如說,規模龐大的阿房宮,就是秦始皇大興土木的一個標誌。遺憾的是“楚人一炬,可憐焦土”。當年的輝煌已不復存在,我們只能藉助於史料記載和文學作品,去想象當時的盛況。

漢人的起居方式依舊是席地而坐。室內傢俱的擺設,自然以床和榻為中心。這時候床的功能,已不僅僅是可供睡眠的場所,更多的是人們用餐或交談的所在。這些場景,漢代畫像磚、畫像石上都有記載。其實

,床與榻並不是一個概念。床不僅高於榻,而且應比榻寬些。即如床上的帳幔也有其特殊的作用:夏日避蚊蟲、冬日御風寒。既美化了居室,又彰顯著主人的身份。幾在漢代則是等級制度的象徵。皇帝用玉幾,公侯們只能用木幾或竹几,不可錯亂。案的作用也相當大。上至天子,下至百姓,案既可作為飲食用桌,又可用來放置竹簡,以便伏案寫作。

隨著與西域各國交流的增多,古代中國與外界相對隔絕的狀態被徹底打破。胡床就在此時傳入中國。值得一提的是,這一形如馬紮的坐具,在其後的漫長歲月裡,竟被我們的祖先發展成可摺疊的馬紮、交椅等。更為重要的是,胡床的引入,為後來人們的“垂足而坐”奠定了基礎。如果說“席地而坐”還是魏晉以前大多數中國人固有的習慣,那麼,至少從東漢時期開始,隨著東西方各民族交流的增加,新的生活方式已逐漸傳入中國。方便舒適的“垂足而坐”,遂為中國人所接受。尤其是魏晉南北朝後,一個更加豐富多彩的世俗生活形態出現了。

儘管漢末至六朝時期,史書所載局面多為政治混亂、戰爭不斷,但這一期間人們的精神生活卻是相對自由和開放的,湧現出了陶淵明及“竹林七賢”。佛教的日益興盛,極大地加快了寺廟的建設步伐。而寺廟中所陳設的用具,自然而然地受到了外來文化的影響,出現了墩、椅、凳等高型傢俱。遺憾的是,截止目前我們還無法看到當時的傢俱實物。不過從大量同時期的壁畫、石刻上,我們發現至少在唐代,椅、凳、雙人胡床、墩等傢俱就已大量出現。而在傢俱裝飾方面,浮雕配件或繪畫圖案,多少都與佛教有關。

隋朝是短命的,僅僅維持了

37年。即便是在傢俱方面,也沒有留下多少值得一提的東西。

傢俱的真正繁榮是在唐代。長時間的戰亂,使人們的生活熱情在和平降臨後空前迸發。在“貞觀之治”和其後的“開元之治”期間,社會穩定,經濟繁榮,從而為唐代傢俱的快速發展奠定了基礎。需要指明的是,唐代的傢俱雖然渾厚、豐滿,尤其是豪門貴族所使用的傢俱,在裝飾上華麗無比,出現了複雜的雕花、大漆彩繪,但工藝技術和品種方面則變化無多。從唐代敦煌壁畫上,我們除了可以看到鼓墩、蓮花座、藤編墩之外,還可以見到形制較為簡單的板足案、曲足案、翹頭案等。文人士大夫多追求素雅潔淨,所以,這一時期的立屏、圍屏多素面無飾。床榻類變化無多,因襲上代形制,多是箱式床、架屏床、平臺床、獨立榻等。這一時期是席地坐向垂足坐,低型傢俱向高型傢俱發展轉化的高潮期。傳統的席地起居習俗逐漸被廢棄,垂足而坐日益流行,傢俱形態出現了由低矮向高型發展的趨勢。

晚唐至五代,士大夫和名門望族多以追求豪華奢侈的生活為時尚,許多重大的宴請及社交活動都請繪畫高手加以記錄,從而無意中給我們考察研究當時人們的生活環境提供了極為難得的形象資料。其中,五代畫家顧閎中筆下的《韓熙載夜宴圖》,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畫面向我們清晰地展示了五代時期某些傢俱的使用狀況。其中有直靠背椅、條案、屏風、床、榻、墩等。從10

世紀晚期開始,宋王朝便展開了它經濟發達、城市繁榮的畫卷。宋時高型傢俱已相當普遍,高案、高桌、高几也相應出現。“垂足而坐”已成為固定式姿勢,中國人起居生活方式的變革由此而告一段落。城鎮世俗生活的繁榮,促使高檔宅院及園林大量興建,打造傢俱以佈置房間成為必然的選擇。這一切無不為傢俱業的蓬勃發展,提供了良好的社會環境。

宋以及稍後的遼、金,歷時三百餘年。在此期間,傢俱發展經歷了一個高潮。高檔傢俱體系已建立並完善起來,傢俱品種愈加豐富,式樣愈加美觀。比如,僅桌類就可分為方桌、條桌、琴桌、飯桌、酒桌以及摺疊桌等。值得一提的是宋代還出現了中國最早的組合傢俱——“燕几”。這是一種成套的按比例製成的大小不同的幾,共有

3種規格、

7個單件,可以變化組合成

25樣、

76種格局。人們可根據人數的多少,任意組合。“燕几”可以說是世界傢俱史上最早出現的組合傢俱。宋代的椅具已經相當完善,後腿直接升高,搭腦出頭收攏,整塊的靠背板支撐起人體向後依靠的重量。圈椅安有圓靠背,以適應人體曲線。胡床經改進後,便形成了交椅。幾類在此期間則派生出高几、矮几、固定幾、直腿幾、捲曲腿幾等多種形式。宋代傢俱在總體風格上呈現出挺拔、秀麗的特點;裝飾上承襲五代風格,趨於樸素、雅緻,不作大面積的雕鏤裝飾,只取區域性點綴以求畫龍點睛的效果。

相對而言,元代立國時間比較短。統治者採用的又是漢制,所以,不僅在政治、經濟體制上依舊沿襲宋、遼、金各代,傢俱方面也是稟承宋制,工藝技術和造型設計上都沒有太大的改變。

當西方還在黑暗的中世紀裡苦苦摸索、求新求變時,古老的中國封建王朝則滿懷豪情地走向未來。蒙古人的統治終結了,一個更加世俗、更加多樣化的新時代大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