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因疫情遲延履行產生糾紛怎麼辦?

2022-06-23 20:38:54 字數 2149 閱讀 3582

前言面對目前仍處於傳播期的新型冠狀病毒,作為勞動密集型產業的建築業是疫情防控的重點行業。多地住建部門亦已發出通知,推遲專案開工或復工日期,這對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的履行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呢?今天,“京小槌”帶您瞭解下。

01新冠肺炎疫情對於建設工程合同糾紛的主要影響

一是直接影響。是指因不可抗力直接導致合同全部或部分不能履行或延遲履行,不可抗力與合同履行影響之間存在直接因果關係。根據《合同法》第117 條規定,因不可抗力導致合同不能履行的,根據不可抗力的影響部分或全部免除責任。這裡的不能履行包括延遲履行,如疫情造成的部分工程停工。此外,不可抗力還可能直接導致合同的變更或解除。《合同法》第94 條規定,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實現合同目的的,當事人可以解除合同。如因疫情導致重新規劃致使原有建築區劃發生變化的,原來的工程合同就無法繼續實施,只能解除。

二是間接影響。是指不可抗力消失後間接引發的各種因素對合同履行的影響,即不可抗力與其對合同履行的影響是間接因果關係。如前所述,疫情引發的農民工工資和建築材料的大幅**即是不可抗力間接引發的不利因素。當這種不利因素嚴重到一定程度時就可能會動搖原有合同成立的基礎,致使維持原有合同效力顯失公平,此時應允許當事人請求變更或解除合同。《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示範文字)》(gf-2017-0201)(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於2017年10月30日釋出)雖未就不可抗力等因素對合同**調整影響做出明確規定,但亦考慮了不確定非商業風險對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履行的影響。

· · · · ·

02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建設工程合同糾紛的四大主要問題

一是能否免責糾紛。主要是指對於涉疫情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承包方能否均以不可抗力作為免責事由。對此,我們認為,疫情發展本身具有一個過程,其對當事人及合同履行的影響是逐步顯現的,在不同地區、不同時間段之間均存在明顯差異。一概籠統的以疫情作為不可抗力予以免責有失偏頗,對於此次疫情在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個案中是否構成不可抗力,應依法從嚴掌握。

二是工期順延糾紛。主要涉及因疫情造成工期延誤,施工方是否承擔責任的問題。因不可抗力影響承包人履行合同約定義務,已引起或者將引起工期順延的,應當順延工期。在工程總承包方、分包方不存在遲延履行的情況下,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應當免除疫情影響期限內的工期延誤責任。但是,合同的實際履**況亦是影響施工方是否擔責的重要因素,對於既具有疫情影響,又有其他因素造成的工期延誤問題,雙方均不能提供明確證據證明延期是由一方原因造成的情況下,應當認定雙方對延期交工都有一定責任。

三是損失分擔糾紛。主要是對於疫情期間出現的相應損失,合同雙方應如何分擔的問題。在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中,涉及因延誤工期導致相應損失,如工程費用增加、工程材料****、工程裝置租賃費用增加、人員工資增加等等。對於上述損失如何分擔,法律、法規並無強制性規定,屬於合同當事人意思自治範疇。我們認為,對於《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示範文字)》(gf-2017-0201)(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於2017年10月30日釋出)通用條款已明確列舉,雙方在合同中對上述條款未做變更的,可依照約定處理。對於合同中未約定的其他損失,依照公平原則處理。

四是合同解除糾紛。主要涉及當事人能否以疫情為不可抗力導致合同目的無法實現為由,要求解除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對此,我們認為,在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中,對於當事人援引不可抗力請求解除合同的,合同中具有明確約定的,原則上應按照合同約定處理,沒有約定的,則應按照合同法第九十四條第一項的規定標準予以審查判斷,重點在於合同目的是否受到了客觀阻卻而致其不可能實現,解除合同是否公平、必要、合理。

為進一步減少此類糾紛案件,我們對於疫情下合同發、承包雙方的履約行為提出以下三點建議:

一是承包方應及時履行通知以及通報義務,及時申請工期順延並主張損失,並做好證據留痕。為減輕疫情可能給對方造成的損失,《合同法》要求主張不可抗力履約障礙的一方及時通知對方,以減輕可能給對方造成的損失,並應當在合理期限內提供證明;主張工期順延的舉證責任由施工單位承擔。據此,建議承包方參照《合同示範文字》的約定,以書面形式向發包方主張工期順延和損失承擔問題,同時全面收集並固定不可抗力發生及造成損失的證據材料,包括但不限於國家及工程所在地疫情通報、**政策、雙方書面往來函件、會議紀要、施工日誌,承包方在疫情期間為照管、維護、恢復及清理工程發生費用的全部書面檔案及付款憑證等,證明疫情對於施工合同工期產生的重大影響。

二是妥善照管和保護工程、工程物資及承包人檔案等,並採取必要措施,減少因疫情所造成的損失。除上述《合同示範文字》約定的相關義務外,還建議承包方結合工程所在地的疫情情況、**要求以及工程需要,合理控制不可抗力期間的費用支出並做好復工的積極準備。同時,積極與發包方協商,合理分擔損失,通過雙方友好協商,以工程專案順利有序推進為目標,合理分擔因疫情引發的不利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