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癱瘓養母上大學

2022-06-23 20:29:16 字數 2000 閱讀 1570

不是親生勝過親生的母女情

去年7月6日傍晚,在濟南一家醫院實習的山東中醫藥大學護理學院大四女生侯俊娟突然接到輔導員通知:老家來電,她母親腦栓塞突發,昏迷不醒。侯俊娟如遭晴空霹靂,當時就淚流滿面。第二天一早,侯俊娟便匆忙奔往山東招遠市人民醫院。

侯俊娟趕到醫院時,58歲的母親剛從昏迷中醒來。看到女兒,失掉了語言能力的母親只能嗚嗚地哭。侯俊娟把母親摟進懷裡,撫摩著她的白髮,一遍遍地安慰說:“媽媽,不哭了,女兒回來了,你會好起來的……”

醫生告訴侯俊娟,她母親患的是風溼性心臟病,二尖瓣狹窄,形成的血栓順血液流動,有生命危險。

侯俊娟禁不住淚如泉湧。母親太慘了,昏迷後兩便不知,渾身髒得不忍目睹。她想,不就是因為身邊沒人嗎?作為女兒,為了自己的前程在外面讀書,讓母親落到這個地步,她心裡非常內疚。

侯俊娟像哄嬰兒一樣,摟抱著母親輕輕地搖晃,一會兒,母親的哭聲漸漸平息,像睡著了。侯俊娟把母親放倒在病床上,施展起自己學到的護理方法。她換掉母親的衣服,從頭到腳把母親仔細清洗了一遍,又在病床上換上了清潔的床單。望著母親滄桑的容顏,往事像過電影一樣從腦海裡一幕幕閃現,侯俊娟難過得心如刀絞。

侯俊娟的老家在山東省招遠市金嶺鎮侯家村,那是一個很小很窮的小山村。

上小學時,侯俊娟就隱隱約約地知道了自己身世的祕密。

2001年父親病逝後,侯俊娟在整理父親遺物時翻出了一張發黃的紙片,是醫院開具的證明,證明母親不能生育。

看著這張紙片,侯俊娟的心情非常複雜,酸楚和感激的淚水潸然而下。她困惑不解:自己果然不是親生的,但為什麼父母對自己那麼好,他們對她的愛勝過她所見過的所有父母對子女的愛!

山裡人家沒有什麼營養品,最好的“補品”就是家養母雞下的蛋,父母從來捨不得吃,都是留給她一個人吃;母親身材很矮,女兒長得和她一般高了,碰上頭疼腦熱的小病,母親仍要揹著她去看醫生,不讓背都不行;別的孩子放學後肚子餓得咕咕叫,回到家裡找不到吃的,侯俊娟回家卻總能吃上母親專門為她備好的各種小點心……

侯俊娟猜想不透的是:不能生育的父母,抱養孩子是為了防老,因此他們要把孩子留在身邊,一般讀到初二便讓孩子輟學。可是,她的父母從小就教育她要好好讀書,長大後到大城市去上大學。她父親患有慢性肺氣腫,有時哮喘發作,憋得嘴脣發紫、眼前發黑,也捨不得去醫院看病,為的是把錢留著供她讀書;她上高二那年,母親查出心臟二尖瓣狹窄。醫生說:“籌點錢做手術吧,趁年輕,做了手術還有救。”母親卻對醫生說:“手術就不做了吧,錢還得給女兒留著上學。”醫生問:“命重要,還是上學重要?”母親笑而不言。侯俊娟覺得,父母的心裡好像只有她這個女兒,甚至都不在乎他們自己的生命安危。

思來想去,侯俊娟覺得自己非常幸運,絲毫沒有被人抱養的傷感,同時她也悟出了“恩重如山”四字的含義。父親病逝後,侯俊娟後悔自己那時只顧讀書,沒有好好伺候過父親,她發誓一定要照顧好母親。

2002年,侯俊娟以本專業第一名的優異成績考入山東中醫藥大學護理學院。臨上學時,她除了交學費,只帶了500元錢,以後無論她有多難,再沒向家裡要過一分錢。相反,她還把當保潔員、做家教掙的錢寄一些給母親。

然而奇怪的是,當女兒能夠自立時,有一天母親卻鄭重地向她道破了當年的祕密。母親當時的表情非常複雜,聰明的侯俊娟知道母親此刻的心情,她擁著母親說:“我早就知道這件事了。您就是我的親媽呀!”

深情反哺演繹人間大愛

在侯俊娟的精心護理下,兩天後,母親又從昏睡中醒來,但她已經半身不遂,坐在床上,還得要人扶著,而且智力喪失到了3歲幼兒的水平。她把一切都忘了,惟獨還記得她有一個女兒。

為了喚起母親的記憶,侯俊娟總和母親聊天。這天,她試著問:“你女兒叫什麼名字?她在哪兒啊?”

母親恍惚地看著她,結結巴巴地說:“叫俊娟,在濟南。”

侯俊娟又問:“叫她回來伺候你行嗎?我太累了,伺候不了你了。”

母親說:“不行,不能叫她,我女兒得讀書。”

就這一句話,說得侯俊娟心裡發酸。母親都這樣了,心裡還在為女兒著想,可憐天下父母心啊!她做女兒的,又為母親想過多少呢?

在醫院裡,侯俊娟精心伺候母親20多天。母親的神志有些恢復,能認出侯俊娟是她的女兒了,但病情仍沒有根本性好轉。這些天,侯俊娟想了很多,她本想幹脆放棄學業,回家專門伺候母親,但想想只剩下一年的學業,放棄了實在可惜;而且如果她真的棄學回家,以她為驕傲的母親一旦清醒過來知道真相,肯定不會答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