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道 律師想把案件辦好,請記住這4句話

2022-06-23 20:14:10 字數 4635 閱讀 7352

怎麼樣才能把案件辦好?這是經常困擾年輕律師的話題。當然,這個問題也同樣困擾著我。從執業六年辦理上百件公司案件的經驗出發,我覺得律師在辦案過程中應該注意四方面。

文 | 雲闖** | 雲闖律師的法律部落格

本文首發於法秀(id:fsoo-com)

細節出成效

有時候,打動當事人的往往就是一個細節。記得我辦理的一起公司收購案件,雙方都是抱著極大的誠意,並且已經把**等問題談好了。案件涉及5500萬元的股權收購,出讓方找了一個律師作為保證人,該律師在當地頗有身家,收購方對此也有所耳聞。在正式簽訂合同之前,收購方委託我們審查收購合同並帶著我們一起和出讓方簽約。

因為收購是分階段進行的,對於收購條款的細節我們又作了進一步的磋商。在我們的建議下,合同中增加了禁止分紅條款、禁止資產處置條款、禁止高管加薪條款等等。儘管這些都屬於公司法專業的範疇,收購方對於加入這些條款也表示滿意。

但最終給收購方留下最大印象的還是當時的一個細節。因為收購方的保證人姓名比較大眾化(比如叫王強),在合同正式簽字封存的時候,我提出了一個問題。我對那位作為保證人的律師講,最後還有一個問題,提出來可能會比較冒昧,因為您作為保證人在合同上簽字,我們能否看一下您的身份證。那位律師愣了一下,然後把身份證交給了我,我仔核對完他在合同上留下的身份證號碼,然後把身份證還給了他。

這個細節給當事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以至於勝過一個下午就合同條款進行的磋商。出來之後,當事人立即對律師的工作給予充分的肯定。儘管我們都願意相信那位王強律師不會在合同上填寫假身份證號碼,但核對仍是律師必須要做的工作。因為叫王強的人實在太多了,通過核對身份證,把保證人的身份固定下來,這樣就可以有效避免將來因為身份錯誤可能造成的風險。

準確定性,精準把握

專業產生的價值是超乎想象的。只有對案件事實精準把握,才能夠贏得當事人的信賴,甚至在激烈競爭的法律服務市場中贏得主動。

最近在辦理一起案件,是公司盈餘分配糾紛所引起的訴訟。公司此前已經聘請上海律師擔任常年法律顧問,並且公司很多檔案都經過律師把關。在這家公司由中外合資企業轉為內資企業之時,董事會作出分配盈餘的決議,根據該決議,原告股東能夠獲得分紅款800餘萬元。後外資撤出,由委託人進行收購。

收購後,公司重新作出股東會決議,決定分紅款分五年進行支付。該決議經過公司現有股東80%表決權簽字確認。原告股東對公司決議不予認可,提起訴訟堅持按照原董事會決議要求公司立即支付分紅款。委託人和上海律師信心滿滿,認為時間在後的股東會決議改變了董事會決議的內容,應當按照股東會決議規定的分期付款方式支付分紅款。

筆者接受諮詢後,認為委託人這個案件是要輸掉的。我對委託人說,中外合資企業的最高權力機構是董事會,在外資撤出之前,董事會是公司最高權力機構,分紅決議應當由董事會作出。對此委託人也是認可的。緊接著,我告訴他,一旦公司確有盈餘,且董事會又作出盈餘分配決議的情況下,原告股東與公司之間就形成了債權債務關係,可以向公司主張支付分紅款。

公司在做財務報表時也應當將分紅款列到“對股東的應付款”專案中。對於已經確定的債權債務關係,如果需要發生變更,也應當由作為債權人的原告股東和作為債務人的被告公司協商一致才能進行變更。轉為內資後的股東會能夠直接改變已經合法形成的債權債務關係嗎?股東會決議尚未得到原告股東的簽字認可,能直接處分原告股東的權益嗎?

《公司法》第20條第2款規定:“公司股東濫用股東權利給公司或者其他股東造成損失的,應當依法承擔賠償責任。”原告股東完全可以以該條主張對抗時間在後的股東會決議。最後,委託人決定和我們簽訂合同,與公司相關的另外一起案件也一併交由我們**。在辦案過程中,對於訴訟過程中的策略和思路也首先徵求我們的意見。

還有一起顧問單位的產生也和專業相關。蘇州公司因結欠義大利公司貨款,後經談判決定由義大利公司參股蘇州公司,把蘇州公司轉變成中外合資企業。針對究竟應當給義大利方51%的股權還是49%的股權,雙方僵持不下。於是蘇州公司中方股東請我們參加會議聽取我們的意見。

當時我給他們指出,中外合資企業的最高權力機構是董事會,不是股東會。糾纏於49%還是51%的股權其實是個偽問題。現在我們需要考慮的是如何委派董事,如何保證我們在董事會中佔有優勢,而不在於糾纏股權比例致使談判陷入僵局。結果可想而知,中方股東豁然開朗,顧問單位也當場拿下。

三法律是保護我們的唯一**

一位無錫的法官朋友曾經說過:律師不要想盡辦法去跟法官親近,跟法律熟悉就可以了,因為法官也跟法律熟悉。在案件庭審中,我們偶爾也會遇到不友好的法官或者檢察官,記住,這時法律才是保護我們的唯一**。

記得執業初期,我作為辯護人辦理一起故意傷害刑事案件,在發表辯護意見時,我主張按照輕傷接近輕微傷進行量刑。檢察官立即表示反對,咄咄逼人地質問:辯護人憑什麼說是輕傷接近輕微傷?你有證據嗎?法庭氣氛頓時緊張起來。

我接著發言:公安司法機關應當全面收集調查案件證據,是輕傷接近重傷還是輕傷接近輕微傷的舉證責任在公訴機關。如果公訴人不能提供相關證據,按照有利被告的原則,應當認定為輕傷接近輕微傷!公訴人選擇沉默,法庭上劍拔弩張的氣氛也得到了緩解,旁聽席上被告人家屬也相當滿意。

再如一起離婚後財產分割案件中,男女雙方均是一家***掛牌企業的創始股東,後因男方管理不善,所持有的股權被某國企收購。股轉系統披露平臺中顯示股權屬於平價轉讓。事實上男方主張股權是零元轉讓並訴請要求分割女方在公司中的股權。

其一,股權系統是受***及證監會委託對掛牌企業進行管理的,屬於法律法規授權的組織。其在履行職務過程中收集的資料,釋出於其官方**,應當認定屬於公文書,具有公文書應具有的證據效力和證明效力。其二,影印件(或列印件)雖然不能單獨作為定案根據,但是具有核對途徑,法官可以依職權在股轉系統的**上進行核對。其三,根據列印件內容顯示,股權轉讓方為本案原告,根據證據規則的規定,有證據證明對方當事人持有證據原件的,法院應當要求該方當事人舉證,拒不舉證的,應當由其承擔不利後果。

通過這樣嚴絲合縫的抗辯,法官咄咄逼人的態勢也可以瞬間緩解,從而也有利於案件的進一步推進。甚至,在法庭上依法依理與法官進行交鋒,庭審結束後反而能贏得法官的尊重,法官可能更願意認真聽取律師的意見,甚至和律師進一步溝通**案件中涉及的法律問題。

四不要試圖代替委託人作決定

律師應當記住自己是**人,而不是委託人本人,不要試圖代替委託人作決定,商事律師尤其應當做到這一點。

一方面,如果我們遊說當事人起訴或者上訴,而最終的訴訟結果與律師的判斷意見不一致,必然會引起雙方關係的緊張,甚至引發投訴,給律師自己帶來麻煩。另一方面,對當事人利益具有最終決定權的應當是委託人本人,而不應是律師。律師應當釋明相應法律後果以及可能出現的案件走向,至於具體的決策則交給當事人自己。

備受爭議的上海地王案,涉及資金上百億元,最後soho中國的潘石屹和原告方郭廣昌通過一場酒會“相逢一笑泯恩仇”。儘管輸掉了官司喪失了40多億元的投資回報,但潘石屹也實現了資金回籠。筆者接觸的一起案件中,委託人向一家小貸公司投資1000萬元,最後願意以650萬元解決投資糾紛。委託人的思路很簡單:首先拿到的650萬元是現金,可以再投資,讓錢生錢。其次,此前小貸公司累計分紅有近200萬元,算算自己虧了不到200萬元,其中的投資機會無法計算,到別處投資也可能虧本。第三,如果訴訟打官司,首先程式漫長,訴訟結束可能需要一兩年的時間,能否執行到位還是問題。萬一小貸公司經營不善而破產,可能連650萬元也拿不到。所以委託人願意調解。

作為soho中國總裁的潘石屹不會去關心《公司法》71條規定的優先購買權究竟是管理性強制規範還是效力性強制規範。律師應當尊重委託人的商業決策,而不是越俎代庖。如果一定要弄清法理,則不妨在案件結束後通過撰寫專業文章進行分析。

因而筆者認為這部分工作並不是律師工作中最有價值的內容。律師工作中的藝術品部分應當是對於案件的精準把握,對於案件走向的精確研判,對於訴訟策略的精準定位,當然,還有通過談判拿下案件的能力。這才是案件辦理中最具有含金量的內容!

一些青年律師常抱怨專業化只是一句口號而已,在吃不飽的時候,**有力氣談專業化。天同所蔣勇律師在《青年節致青年律師:其實你比想象的更強大》文末給出的回答是:“如果吃不飽的時候不走專業化,吃飽了之後,就更沒可能了。選擇就意味著放棄。相信青年律師會因為放棄而獲得更多的選擇機會,從而走上專業化之路。”

專業化的大潮已經來臨,我們準備好了嗎?努力辦好每一件案件,把每一起案件都辦成精品,相信不久的將來,我們都會成為辦案高手和專業化的律師。

法律部落格

www.fyfz.cn

法律人的精神家園

溝通協調請備註【法律部落格+職業】

hushang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