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的城市“雨考” 中國竟只有兩座城市能合格

2022-06-23 20:14:02 字數 1945 閱讀 9102

一年一度的城市“雨考” 中國竟只有兩座城市能合格

又到夏季多雨時,我國城市的下水道又要接受大雨的考驗。

這場考驗正從北京拉開帷幕。持續兩天的大暴雨,把北京的下水道再一次推到風口浪尖上。據中國網路電視臺報道,截至今天凌晨2點北京城區降雨量212毫米,這是61年來北京經歷的最大強降雨。一共死亡10名群眾,已經轉移群眾14500多名,投入搶險的幹部不下10萬之眾。

下水道對於中國城市來說,無疑是一處硬傷。從過往的年份看,我國大多數城市都經不起大雨的考驗,上海、廣州、武漢、成都、杭州、南昌等等城市都遇到暴雨,都發生過“內澇”,被網友們戲稱為“中國水都”、“東方威尼斯”。

每當遇到城市“內澇”,我們聽到最多的詞是“多少年一遇”,好像所有的責任都是大自然突然變臉,好像下水道本來沒有問題。而事實上,不管是三年一遇、十年一遇,還是百年一遇,對這些城市來說,總是一年一遇,說明我們的城市下水道確實存在較大的問題。

與下水道相比,地上地下總是兩重天。我國城市建設高歌猛進,高樓大廈日新月異,在建的摩天大樓總數已經超過200座,相當於美國所有摩天大樓的總和。一些地方寧願拿錢建設一幢幢高樓,也不願意花錢修建排場的下水道。

等到大雨傾城的時候,各個城市在救援資金和物資排程方面一般都在所不惜。與其年年花錢救援,與其年年戰天鬥地,還不如從建築規劃和事後補救上採取實質性的行動。

據專家介紹,中國多數城市的下水道採取的是“地下管網式”設計,排水管一般在地下5米左右,管徑多在1米以內。這樣的排水系統,很難應付連降暴雨的突發狀況。大部分城市還存在“重汙水,輕雨水”的問題,沒有專門的雨水管道,雨水管和汙水管混合在一起,雨水和汙水的排放都指望汙水處理站。這種排水系統投入成本低,施工容易,但是對於處理能力有限的汙水站來說,一旦遇到大規模暴雨就只有聽之任之了。

歐美和日本採取的是“地下廊道式”方案,下水道在地下幾十米,排水口徑有3-5米寬。排水系統多用分流制,雨水系統和汙水系統並行,維護和管理方便。這種方案雖然設計複雜,建築費用較高,但是為城市免去了後顧之憂。

世界上最負盛名的排水系統是法國巴黎的下水道,也就是雨果在《悲慘世界》描寫的冉阿讓穿過的下水道。巴黎下水道雖然修建於19世紀中期,但是設計理念至今都值得借鑑,實際上每年到巴黎參觀下水道的絡繹不絕。巴黎下水道處於地面以下50米,中間是寬約3米的排水道,兩旁是寬約1米的供檢修人員通行的便道。參觀人員所看到的巴黎下水道,不是汙水橫流,而是城市的一道風景。

據說,我國只有兩座不怕暴雨的城市,一座是青島,另一座是江西古城贛州。青島老城區的下水道是100多年前由德國人修建的,一直用到現在。有的下水道修理工做完工作以後,圖方便直接就從下水道走回去了。贛州城的下水道是宋代修建的,名曰“福壽溝”。

今天我們習慣於把高樓大廈拔地而起當作城市現代化,那隻能算是城市現代化的一個方面,真正的現代化是人的現代化,包括收入的增加和期望壽命的增加,也包括下水道、交通、通訊等宜居環境的改善。一個真正的宜居城市,不應該只有光鮮的外表,也包括那些看不見的地下部分。

下水道的建設是種“看不見的政績”,也很少有人會在平常意識到它的重要性,只有當一場暴雨來臨的時候,才會喚起人們的記憶。

一場暴雨對城市現代化是一次考驗,是對過去粗放式現代化的考驗。這是大自然的考驗,只有這種考驗,才能警醒管理部門,給管理部門一個沉痛的教訓,但願這種警醒和教訓僅此一次就足夠了。

毫無疑問,下水管道的建設和維護是個“賠錢的買賣”,它不像電力、給水、通訊等公共事業,多少還有些回報。下水管道的建設和維護是隻投入沒有回報,只能依靠**的資金支援,除此之外,別無它途。

那些已經經受和沒有經受過暴雨襲擊的城市,管理部門應該責無旁貸地肩負地責任,同等對待地上和地下,咬緊牙關在下水道上大幹一番,打一場漂亮的下水道攻堅戰。

暴雨遲早會停,城市的下水道也會恢復往日的平靜,但是寄希望於老天不下暴雨是不現實的,我們不能改變自然規律,我們可以改變我們的城市,亡羊補牢,回頭是岸。城市管理部門應該重新檢討城市設計理念,下大力氣改進城市排水系統。

對於城市下水道,已經有太多的人說過太多經典的話。雨果說“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臺灣作家龍應臺說“驗證一個國家和城市是否發達,一場雨足矣”。他們說的已經足夠經典,下水道就如同一座城市的血脈,流動的是這座城市的生命與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