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繩武 五臟用藥精要

2022-06-23 19:19:29 字數 3489 閱讀 6431

肺是華蓋、清虛之髒、嬌髒,不耐寒熱,用藥宜恰到好處,不能太過,其性喜潤而惡燥。

1.外感咳嗽

基本方:前胡、桔梗、杏仁、甘草。

風寒咳嗽:基本方加蘇葉、法半夏、橘紅、白前。外感風寒,喜用辛燥之品,雖可治病,但會傷陰液,而以上藥物都比較平和。咳而嘔吐加生薑;若初起風寒咳嗽,荊芥用多了病人咳嗽可加劇,最好用蘇葉,杏蘇散是比較平緩之劑,用時效果好;痰多加法半夏、陳皮;對風寒重證,可酌情用麻黃或炙麻黃絨。在**風寒咳嗽時蘇葉、荊芥、麻黃不能超過10g,生薑用3g即可,不宜過多,過多傷肺。

風熱咳嗽:基本方加貝母、桑葉、牛蒡子。咳而作嘔加枇杷葉、法半夏;口乾,舌欠潤,開始加蘆根清潤流暢之品,日久則加沙蔘、麥冬;痰多加瓜蔞仁。風熱咳嗽初期,宜用清發之品,但薄荷刺激性太強,又是芳香之品,宜少用;可用2g;不宜用過於苦寒之晶,因苦寒易化燥傷陰;也不宜過早加用炙枇杷葉、炙款冬花等,以免留邪。有人治風熱咳嗽用川貝母,黃老認為病初起用浙貝母好,有清熱解毒作用。黃老喜歡蘇葉、白前、前胡合用,作用平穩,效果好。

2.內傷咳嗽

寒飲射肺:方用麻黃、桂枝、杏仁、紫菀、生薑、橘紅、茯苓、法半夏、蘇子、五味子。重者酌加細辛、乾薑、白朮;胸脅滿悶、氣逆甚者,加旋覆花;喉如水雞聲加射干。

風熱壅肺:方用桑葉、川貝母、瓜蔞仁、馬兜鈴、冬瓜仁、桔梗、白茅根、枇杷葉、生薏苡仁、杏仁、萊菔子、枳殼。重者酌加金銀花、連翹、黃芩等。

3.哮喘

喘有寒喘、熱喘,及腎不納氣、肺氣不降所致者。

4.痰

脾喜燥惡溼,主運化,脾虛生溼。

脾氣虛:四君子湯重用白朮,用焦白朮,若苔白而不潤,用生白朮,生白朮潤,焦白朮燥。

脾陽虛:方用黨蔘、白朮、炙甘草、茯苓、乾薑、砂仁、法半夏、陳皮、白豆蔻、草果 扁豆。

脾腎虛寒、五更洩,加肉豆蔻;有下墜感,用枳殼少許。

脾陰虛:能食而瘦,大便祕結,口乾咽燥,舌質紅,脈細。治宜養益脾陰,方用沙蔘、山藥、甘草、蘆根、黃精。重者加石斛、玉竹、沙蔘、甘草。甘草一定要用生甘草,因其能瀉火存陰,恐炙甘草滯;養陰一定要配山藥,怕滯一定要配茯苓。

脾虛食滯:方用山楂、神曲、麥芽、谷芽、雞內金、萊菔子、川楝子、檳榔、廣木香。

寒溼困脾:方用藿香、佩蘭、蔻仁、白朮、陳皮、薏苡仁。若脾虛氣陷用補中益氣湯,也是由四君子湯發展而來的,由異功散去淡滲利下之茯苓,加黃芪補氣、柴胡主升、升麻升提清陽之氣而成,昇陽舉陷,除升提藥外,應重用補氣藥。

若脾虛化源不足,引起心脾兩虛,出現心慌、氣短、失眠、納呆、崩漏,治宜補心脾,用歸脾湯。該方養心不離補血,健脾不離益氣,全方大量壅滯藥中加了一味廣木香,理氣行滯。這裡不用陳皮而用廣木香,因陳皮燥溼有傷陰血之嫌,而廣木香作用平和,又能理脾行氣。

總之,治脾要慎用滋膩藥,因滋膩礙脾。

心主血,為神明之官。養血方有張仲景的炙甘草湯、柏子養心丸、天王補心丹、歸脾湯。症有心慌、胸悶、脈結代,病如現代的風心病、二尖瓣狹窄、冠心病等。

心陽虛:方用人蔘(或黨蔘,病重用高麗蔘)、黃芪、桂枝、炙甘草、茯苓、石菖蒲、遠志、當歸。

心陰虛:治宜養心陰、補心血。方用柏子仁、龍眼肉、雞子黃、阿膠、西洋參(或太子參)、五味子、麥冬。

心血瘀阻:方用丹蔘、遠志、生蒲黃、三七末、藏紅花、炒五靈脂、當歸、香附、川牛膝。

肝為剛髒,將軍之官,性喜條達,惡抑鬱,故宜柔。肝鬱有一般肝鬱,有肝鬱化火。鬱宜達之。肝的治法,有疏肝、養肝、涼肝、暖肝、洩肝、舒肝、抑肝、柔肝之分。

舒肝:對一般肝鬱採用舒肝之法,不宜疏肝,以免太過;

肝鬱較甚,才用疏肝之法。木宜條達,舒肝常用逍遙散,是調肝良方。方中柴胡疏肝。柴胡有北、紅、軟、銀、竹葉等之分,銀柴胡退虛熱,疏肝氣則用紅柴胡、北柴胡。方中薄荷辛涼疏散,量宜少,用1g,以助柴胡疏肝氣以免化火,不使火幟;重點是用當歸、白芍養肝血,當歸辛、苦、溫,配白芍才能養肝血。此方妙在雖是治肝鬱代表方,但未用一味行氣藥,因行氣藥多香燥,肝鬱易化火,香燥藥既助火又傷陰,故不用。若肝鬱化火就要用丹梔逍遙散清氣分、血分之熱。對肝熱患者要仔細觀察小便,肝熱重小便呈茶色,此時疏肝不宜用柴胡,因柴胡就升、降、沉、浮來看主升,雖柴胡劫肝陰不作定論,但柴胡至少不養陰,易導致肝經風熱上炎,這時往往用白薇來和解表裡。白薇對虛熱能發表解散,如產後虛熱所用玉竹湯中就有白薇;《金匱》用白薇**小便黃,既能利小便,又能退虛熱,其性也不燥。若尿黃、手足心熱,則用青蒿退尿黃。柴胡青蒿鱉甲飲,是清散之劑,能治肝熱,凡慢性肝病均有胸悶,不思飲食,而青蒿護肝,且可利膽,此即所謂不用柴胡而用清淡之品之意。

對肝鬱來說,苔薄白用當歸;苔薄黃用丹蔘,因其性平涼且活血行血,還有解毒作用。對肝炎病人,當歸用之太過易致嘔吐。

疏肝:用於證見胸悶不舒,胸脅脹滿,脈弦澀者。疏肝常用青皮、香附、橘葉、川楝子,均為辛溫或苦寒之品。疏肝止痛,用香附量要大(其中有四制香附丸、七制香附丸等,均為**要藥)。香附善於調經,味辛性溫,疏肝力強,過用則傷肝,非養肝之品,其特點是兼能暖宮,如艾附暖宮丸治宮寒不孕。除痛經寒凝氣滯用此或烏藥外,一般較少用到該藥,僅用橘葉即可。若嫌橘葉力不足,可用青皮(青皮力量較花青皮力量強),其性與橘類相似,如陳皮、香櫞等;若化火則用川楝子;脘腹脹痛可選用佛手,因其性平淡。

陰虛陽亢:症見頭暈耳鳴,面紅易怒,舌紅少苔,脈弦細,治宜育陰潛陽,方用龜甲、生牡蠣、阿膠、麥冬、生地黃、白芍。肝陽上擾,症見巔頂痛,眩暈,眼花,治宜平肝熄風,藥用鉤藤、石決明之類,不宜用辛溫走竄之品。鉤藤平穩效佳,無***。有人用菊花,但其香味濃厚,並非肝陽旺者之所宜。凡過於香竄升散之藥均不宜用,治病應順其性。胸脅滿痛,用生牡蠣平肝散結;若巔頂痛、目霧、太陽穴痛,並非生牡蠣所能治,需用石決明;前額痛則用石決明加鉤藤,痛甚用鉤藤加白蒺藜、桑葉、菊花;若巔頂痛、耳鳴、耳聾且脹,血壓高,則用磁石、石決明;若手指麻木、肌肉蠕動如蟻走,應防風動。

養肝:常用女貞子、桑椹子、生地黃、熟地黃、白芍、枸杞子等。

清肝:用於胸脅脹,口乾咽燥,舌紅苔黃者。常用藥物:玄蔘、青黛、青蒿以清肝;口苦用炒梔以清肝經氣分之火,口不苦用牡丹皮以清血分之火;水虧虛火上炎者,用鹽炒黃柏、知母以清熱降火。

洩肝:用於脅痛,口苦咽乾,帶下色黃,質黏稠有氣味,或陰癢者。治宜清洩肝經溼熱,用龍膽草、茵陳、梔子、黃芩。

鎮肝:用於巔頂痛,耳鳴,耳聾且脹者。用石決明、磁石以鎮肝潛陽;

腎藏精,為陰陽之髒;主生殖。腎無實證,只補不足,不瀉有餘,因此臨床上分腎陰虛、腎陽虛、腎氣虛。

腎陽虛:常用杜仲、補骨脂、巴戟天、仙茅、仙靈脾、鹿角膠、鹿角片、鹿茸、肉桂、附片、紫河車;菟絲子。

腎陰虛:常用生熟地黃、山藥、桑椹子、首烏、枸杞子、知母、龜甲、阿膠、龜甲膠。

相火偏旺,面赤耳鳴,重用生地黃、女貞子、磁石;

失眠多夢用夜交藤、百合;

滋腎陰補任脈用龜甲,龜甲膠力較強,填精偏溫。

黃老清下焦熱多用知柏地黃湯,其中黃柏壯水平火,用鹽水炒入腎;

知母生津利尿。

治陰虛遺精的病人,黃老不用收澀藥,而是專於交通心腎。因為遺精緣於用腦過度,心火動,腎水不足,用腦傷神明,髓海不足,心腎不交,故不能固澀,而應治以平相火、降腎水。治腎陽虛遺精,則宜溫陽固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