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者家屬 夢想背後的故事

2022-06-23 19:09:18 字數 3267 閱讀 3223

看了這文章,我只有一個感受:這是沒創過業的人寫的吧。因為它太像沒在職場打拼過的人幻想的辦公室政治,太像沒發財的人意淫的豪門生活… 用張愛玲的話來說: 「全然不是這回事」。的確,創業者通常不能給妻兒富足的生活,也通常非常忙碌少有時間陪伴家人,可是…… 「全然不是這回事」。

那麼是怎麼一回事呢?在談觀點之前,想先談談我談這個話題的資質。我不是創業者,而是創業者家屬,「被創齡」兩年半。因為老公創業之前在vc圈,我自己也曾服務矽谷北京的科技企業數年,所以認識的創業者數數少說幾十個,其中比較熟悉的有小十個,從剛開始到ipo階段都有。另外,我還有幾個閨蜜,作為創業者家屬「被創齡」三到六年不等,其中一個還管著一家全球高科技巨頭中國的「創新企業孵化器」。提起這個話題,無論是個人體驗還是行業觀察,都我一樣深有感觸。對於上面那篇不痛不癢的文章,都恨得咬牙切齒。

總而言之:對於這個話題,我源於個人親身體驗,除了此之外或近或遠有三十個以上的資料點。大家儘可以挑戰我的取樣不具有隨機性 (如都是科技界,沒有大學生,等等),但我相信我的觀察至少代表了很大群一創業者和他/她們身後的人。

以下是作為創業者家屬的我的觀察:

創業動機:創業者中有誰是為了給老婆孩子更好的生活而創業的?回答是:沒有,一個都沒有。創業者當然掙了錢也會讓老婆孩子享受更好的物質生活,但這最多隻是副產品。相比在馬路邊擺個小攤賣賣早點,買幾輛麵包車搞搞運輸,開個**店販販衣服的創業者,我還真沒見過哪一個科技行業創業者的源動力來自於此。

一個原因是大多科技創業者無須創業也能養家餬口,甚至養的很好。他們通常是幹著原來的工作就能買房買車,出國旅遊,供娃讀書的那群人。如果只是為了從帕薩特升級寶馬,從桔子換到四季,讓老婆從用coach改拿愛馬仕,這邏輯不是完全沒有,但驅動力真的不大。何況他們中的很多人,如果老老實實呆在原公司就能安享小富小貴,在家5a寫字樓,出門商務艙,處處有人照看著,做什麼都有個大公司在後面撐腰壯膽,何苦為了再多點富貴舒適去受創業的苦?

另一個原因是大部分創業者家屬是不需要被養的。這也許是選擇偏差 (selection bias):動過創業賊心的人很多 – 誰沒有過看到二十歲的億萬富翁,讀著名人傳記,用著科幻片裡的產品熱血沸騰的時候?但真有賊膽做的人就少多了。做這樣一個人生**擇的時候,大部分人都會問問自己:如果我數年沒有收入,甚至要拿出積蓄投入創業,家裡能 (以已經習慣的生活方式) 過得下去嗎?因著這個問題,我親眼看到很多人嘆氣作罷了,特別是家裡有全職太太的人。導致實際創業的群體,家屬團們常常實力強勁,至少能自給自足。

不為養家,創業者圖的是什麼。我看到的有如下幾種,不分先後,比例相當:

·財富:掙錢,掙很多錢還是很大的驅動力。但創業者貪圖的常常不是物質生活的富足安逸,而是「財富本身」及/或它帶來的「自由」,「成就感」

·榮耀:成為勵志故事,成為大大小小的傳奇,被人敬仰膜拜

·對科技的激情:愛新事物,愛gadget,去維加斯若aee(色情娛樂行業年會)和ces (消費電子產品年會) 撞日必看後者

·做有意思的事:與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不受朝九晚五約束,做自己想做的事,用自己喜歡的方式

·想給世界帶來點影響:人生短暫,白駒過隙。總有想留下點什麼,比自己更大更長的願念

以上種種,獨立或混合,統稱夢想。這個儘管被經常濫用,反覆曲解,商業化到無以復加但卻仍奇妙美好讓人無限嚮往的詞 (另一個這樣的詞是「愛」),成就了很多精彩,但也帶來了無數的苦痛。

創業者家屬的痛苦:

你的另一半不好意思因為掙錢而忽略你,不好意思玩gadget而忽略你,不好意思和哥們兒侃而忽略你,但當這一切都上升到夢想的高度,你就只能認命順延了。這不是時間分配的問題 – 比如我們可以每天工作十小時,陪寶寶兩個小時,而同時清楚地知道寶寶比一份工作重要。在創業這件事上,你輸掉的是你最在乎的人心裡最重要的位置。

我的一個閨蜜說的好:老公創業就像在家裡出現了第三者。不同而令人絕望的是:他對這小三有著對任何女人從生物學角度不可能持有的長期激情,朝朝暮暮,魂牽夢繞。而且這小三比你更名正言順,比你更能登大雅之堂,更受世人傾慕支援。最可怕的是,這小三定義了你的他,成為了他的一部分,讓你滿懷怨恨卻無從打擊。

創業開始難:從職責清晰分工明確到所有的事都是你的事,所有的問題都是你的問題;從嫌棄國貿寫字樓舊到在小平房裡辦公半夜趕老鼠;從抱怨清華畢業生創新不足到找個會計做做賬都難。經歷產品上線前一晚伺服器down掉的絕望,資金撐不過下個月是常態,原以為相濡以沫的合夥人說走就走了…

更艱難的是經歷拒絕 – 被客戶,被合作伙伴,被員工,被投資人… 儘管理智上明白訪問一百個客戶得到一個訂單就是成功,見二十個投資者能拿到一個term sheet就是幸運,但一次次的心懷希望,徹夜準備,長途而去,又一次次被拒絕,再被拒絕,再被拒絕… 對人的自信和信念,尤其是那些從小優秀心高氣傲的人來說,真的是毀滅性的打擊。

創業的人難,陪伴的人一樣艱難。面對一個處處受挫內心波折的人,說或不說什麼都是錯,做或不做什麼都不對。這種心疼,委屈和憤怒混雜的情緒,只有經過的人才明白。

然後公司有幸成長壯大了,可以搬去好些的辦公室,招多些人,做多些的業務,有多些的錢。唯一不變的是:每天都有問題不會變。不一樣的問題 – 從樹大招風有人告你侵權,內部有人做假賬騙取資金,上市前一晚**狂跌要你拍板半價上還是不上,到需要把多年相濡以沫的哥們從團隊踢走,甚至承認自己已經沒有能力再管理這個多年來心血澆灌的基業而不得不退…

選擇了創業,就是選擇了一條艱難的路,一條即使精彩也絕不容易的路,為自己,也為自己身邊的人。

這樣艱難,這樣痛苦。有時我會想,為什麼創業者要選擇創業呢? 為什麼包括我在內的家屬團會選擇支援他/她們,明知這於我們溫馨甜蜜小生活的理想完全背道而馳?

有時我會想起毛姆的**《月亮與六便士》。故事基本忠實於畫家高更的一生,寫一個在銀行工作的中產階級中年男人突然背離了勤勤懇懇養家餬口的正路,拋家棄子投身畫畫。顛沛流離疾病困苦伴隨他創作的終生,直至最後因麻風病死在太平洋的一個小島上。在書中,好友問他「你為什麼選擇這樣做?」回答是:「我必須畫畫,就像溺水的人必須掙扎」。

我多少覺得創業者的選擇裡也有這個成分:那就是無從選擇。性格決定命運,當你的身體裡流淌著不安分的血,有著對財富/榮耀/科技/有趣/有作為其中任何一項強烈的渴望,同時又崇敬創業精神,碰巧有點不走平常路的膽量,你就會一定會做點什麼。你能選擇的只不過是個時間和方式。

作為創業者家屬,我亦無從選擇。因為我愛你。儘管我不喜歡不能霸佔你心裡最重要位置,不喜歡每天充滿問題的生活,但我愛你身上那不安分的血,愛你渴望一件事能付出的強度和執著,愛你不走平常路的勇氣。

因此,你選擇了追隨夢想。而我,選擇了追隨你。

題圖:牽手 - 華章攝於閃閃婚禮。

福利:回覆「寶貝」看閃閃的另一篇美文。

感謝大家繼續關注和傳播我們的奴隸社會。諾主為某高大上諮詢公司合夥人;華奴在挨踢界混跡多年,身經百戰,傷痕累累。倆人有仨娃, 內心皆文青屌絲,執迷於做點兒自己喜歡的事兒,不枉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