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大一 不懂“雙心”不懂“心”(一)

2022-05-14 15:58:39 字數 2342 閱讀 2520

一位中年朋友,約我給他妻子看病。患者42歲,近一個多月總感胸悶、憋氣,感覺氣不夠用,需長出一口氣來緩解不適,疲乏,易出汗,失眠,夜間或凌晨有過數次急性發作,有“瀕死感”。先後三次到某專科醫院急診,查過心電圖和心肌損傷標誌物(肌鈣蛋白),均無異常所見。後又在同一家醫院做了冠狀動脈ct,各支冠狀動脈無斑塊,無狹窄。超聲心**顯示心臟結構功能正常。24小時動態心電圖,偶有室性早搏。

患者以往血壓正常。與上述胸部不適同時發生的是血壓明顯波動,可突然升高到180/110mmhg,而用了醫院開的短效快速降壓藥後,血壓又很快下降至90-100/60-70mmhg,感到同樣難受。到同一醫院看高血壓,醫生說要除外嗜鉻細胞瘤(腎上腺髓質腫瘤或增生),做了一大堆檢查,包括ct和血檢驗,都無該病證據。

患者難受的“瀕死”,花費大量時間,做了各種檢查,包括很多高成本,對身體有傷害,完全無必要的檢查,醫生卻查不出病!醫生推論說冠狀動脈血管痙攣,讓患者服用針對血管痙攣的藥——地爾硫

䓬,仍然毫無效果。

為什麼結果如此矛盾無解?

醫患雙方都忽略了一個重要情節。我與患者及家人溝通過程中,發現解開糾結的關鍵資訊。患者與母親感情很深,母親一個多月前突發疾病,突然去世。上述身體的不適均發生於其後。並且同時還有食慾減退和腹脹,病根是居喪反應。

親人突然去世,會使親屬情感上悲痛低落,也可有睡眠不好。很少有人因此去精神科**就醫。人們根據“常識”會認為,時間是癒合精神創傷的最好**。但很少人知曉,急劇的精神創傷,包括居喪反應同時會“傷心”和“傷胃”,即導致人軀體上的不舒服,最常見在胸部和腹部,也常見有血壓大幅波動,正如這位患者的表現。而醫學是越來越細,“鐵路警察各管一段”,診治疾病如同“盲人摸象”,摸到什麼,就說是什麼。大家看病迷信專科醫院和專家,越“專”就視野越窄,越容易見病變,不見病;見病,不見人。心血管專科醫生見到胸悶、胸痛,問診三言二語,就開ct,上造影。現2000多個胸痛中心,聽胸痛,就分秒必爭快造影,ct已不夠快了。消化科醫生遇到腹脹、腹痛的就做胃鏡、腸鏡。掛了高血壓科專家的號,就血壓論血壓。血壓波動大,一開短效起效快的降壓藥,二做ct和系列檢驗除外嗜鉻細胞瘤。心血管與消化科醫生仍普遍缺乏精神心理的常識性普及教育。

“心”與“身”是互動的。精神創傷,除影響“心情”,也會讓身體不適,最常見的就是胸痛、胸悶、後背痛、心悸、氣短、乏力、出汗,急性發作可有瀕死感……這些症狀醫患雙方都會想到心血管急病,如急性心肌梗死,而很少認識到“心”與“身”的不適是“一根藤上的兩個苦瓜”。同時,強烈的情感刺激也可使原有高血壓和心血管疾病患者的血壓波動,病情加重甚至出現卒中、心肌梗死的嚴重後果。

另一個30多歲的男性患者,平時吸菸,大量喝酒,不運動,自以為年紀輕,熬夜挺得住,第一次突然發生胸痛,就是急性心肌梗死或心臟猝死,被及時救治,死裡逃生。儘管**很及時,支架很快開通了血栓閉堵的血管,挽救了心肌,挽救了生命,最終心肌梗死範圍不大,心功能也儲存的良好。但一次大病後,不但戒了菸酒,肉也一點兒不沾了,不敢運動,不敢一個人獨處。經常出現胸悶、胸痛、氣不夠用,總覺得又要“心梗了”。看了網上的醫療資訊,更感可怕。一次掛專家門診,一位“專家”信口開河,講了一句極不負責任的不靠譜的話:“你這個年紀就得了心梗,這一輩子至少搭兩回橋!”。這對患者及其妻子和父母如同晴天霹靂,全家焦慮,患者情緒低落,工作也不敢、不想做了。

在全家走投無路,近乎絕望的情況下,在網上又通過朋友找到了“雙心門診”-心血管與精神科醫生配合默契的團隊,與這一家人詳細溝通,詳細分析講清病情,開好“五大處方”——藥物、精神心理(雙心)、運動、營養和戒菸限酒,並保持與患者及其親屬溝通互動,患者病情心情很快好轉,重拾自信,知道如何管控好自己的疾病。親屬的憂慮也打消了。

我學醫從醫54年了,從長年的醫療實踐中,設身處地為被疾病折磨的患者著想,不斷反思現代西醫的侷限,1995年開始意識到,不認真學習精神心理這門必修課,很難體貼患者的疾苦,尊重患者的感受,進而明確提出並帶頭實踐“雙心醫學”。同一個**費,看每個患者需更長的時間,很少醫院情願開設這種門診,也有人認為心臟科看精神心理是否合規合法。但倡導和探索“雙心醫學”的24年,我和我的一些從事“雙心醫學”的學生們感到,當醫生最大的職業價值感和幸福感是用更合理、更優化、更低廉的醫療服務,更及時、更充分解除廣大患者的疾病與家庭的憂愁。

從大處說,:“雙心醫學”的模式與實踐也是推動醫學整合、醫學人文和醫學從單純生物醫學模式向心理—生物—社會醫學模式轉移的給力點,是“槓桿原理”的支點。

我總結多年的“雙心醫學”實踐經驗,總結出:一看病情,二看心情和三談生活工作經歷與事件,四看性格的看病模式。

使我能從多層面、多角度,力爭全方位理解一個個有疾病的人。醫者,看的是病,救的是心;開的是藥,給的是情。母親生前從事臨床工作70年,講的最

讓人感動也讓從醫者的我難忘深思的是,“看病要用心,用情”!

二級的你不懂一級的心

最近 清淡,趁這個機會,簡單聊聊一些機會之外,但是盤面之中的一些基礎認識方面的常識。 首先,先解答一下前幾天的《也許,睡一覺然後接著來》文章...

永遠不懂女人的心

女人的心是什麼樣的?有人說女人的心 是水做的,有人說女人的心是秋天的雲 ,有人說女人的心像水晶一樣是善良透 明的,有人說女人的心是妒忌的,有...

心內科胡大一 不要在病人身上做太多

醫生的成就感來自於減少發病率 現在好多醫生,最大的成就感是來自於用支架把病人的血管開啟,挽救一個個瀕臨死亡的生命。 有的病人,35歲第一次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