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了紅顏,濃了情思

2022-05-14 15:58:36 字數 2771 閱讀 7275

青澀的季節,青色的心緒,恰如初春裡的輕柔細雨,綿綿而下,斜密交織,浸透了紫丁香的一懷愁緒。

迷濛的水色,澆開了三月花的笑意,於是,一襲淡雅旗袍連同淡色清純便和著歲月的足音,傾聽一段生命中有關羽衣的私語。

你說,女子的一半是旗袍,那是櫥櫃裡的一幅壁畫,那是箱底裡的一縷幽香,那是季節深處的一抹紅粉,那是生命輪迴裡盛放的極致。

著一襲簡約清純的最愛,生活的顏色便由此鮮活亮麗。香風細細,雲朵縷縷,行走在陌陌紅塵,體味些許剪不斷理還亂的情思。

住進旗袍裡的女子,風情雅緻,舉手投足間,都透著韻致,婉約得讓人有些心動,古典得讓人有些神迷。

邂逅一款愛你的裙裾,絲絲溫情下,並肩了一段花蔭裡風情款款的歲月,低首凝眸亦是一樣的別緻。

那一年,枙子花開遍的節氣,一縷書香伴著一縷心事,走進紛紛的雨季,背景**溢滿花樣年華里的旖旎。裹挾了一份軟軟的期許。精美的景緻,心間的文字,點點滴滴瀰漫,一切恍若初見般美麗。

彷彿是早已預約的時日,又彷彿是早已等在歲月深處的靜謐,輕輕掀動棕色封面的線裝書,眉宇間,掠過一絲淺笑幾多醉意,那一定是心海泛起了漣漪,可是擦肩了一段美麗的情意?

就像飄落在旗袍間的朵朵淡紅,明眸清澈,婀娜腰肢,裝點著欲說還休的纏綿心事。那些,舊時光,也在這個最美的時刻若翩躚的柳絮,飄逸在只屬於自己一個人的往昔。

所有的青春畫面,似乎都因了這淺淺淡淡的明媚,而變得愈加真真切切的純淨,連同指尖觸碰過的馨香文字。原來,女子的一生,有一段情是為旗袍而生,骨子裡,沒有哪個女人能夠抵擋住對它的痴痴遐思。

季節的旋律,永遠在不經意間紛至,校園的故事,也在或濃或淡的樹蔭間,變換著疏影葉枝。曾經一直幻想著的,就是此刻的一幕嗎?素雅的衣裙,泛黃的書卷,置身於散發古典情調的一隅,一瞬間,自己便成了自己最美的背景設定。

一定是時光澄澈了美好揮灑到旗袍上,不然,為什麼,要在這個冬天裡愛著旗袍繼繼續續?或許,原本只是一個不經意的一次注視,而後來,竟發現了原本的自己。

青澀季節的淺淡,成熟季節的雅緻,蕩氣迴腸的婉轉凝眸,被旗袍襯托得那般夢幻迷離。

淡淡若清水芙蓉婷立,妖嬈若嫵媚玫瑰欲滴,生命的美豔在旗袍的款式與色澤中化為生命的丹青水墨,謎一樣牽動那敏感的心思。

驀地,想起了上海舊日,想起二三十年代的老電影裡麗人的容姿,更想象到了一些風情風韻的故里,憂鬱的古琴,豎體字的書畫,還有骨子裡流溢的婉約與大氣。

一顰一明眸,一笑一畫意,用一襲美麗的紅妝,在婉轉靈動中感受那活色生香的風情楚楚,魅惑依依。

紅顏百媚生,雲裳舞輕逸。 將“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誓言,悄然藏進美麗的裙裾裡。

是女人讓旗袍成為聲色的掠影嗎?無論清麗還是妖嬈,都是那般恰到好處,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呈現的永遠是言不盡的心緒。是旗袍雕琢了女人的嫣然與俏麗嗎?簡約流暢的曲線,一寸不多一寸不少,烘雲托月般演繹出人性的生動與視覺的華美衝擊。

一個女子若櫥櫃裡有了幾件美麗的旗袍,那一定是有一朵如夢心花,在彩色交錯的衣裙間含苞欲滴。正如張愛玲所語,人都是住在各自的衣服裡,若論住處,大概沒有比旗袍更適合的住處,為每一條曲線騰出足夠的空間,又為每一條曲線留有一定的餘地。

一直喜歡一段經典的闡釋:旗袍是挑逗嗎?它是無辜的,沒有多露出一寸肌膚,遮蓋了女性身上手臂之外的部位;它真的無辜嗎?柔軟地沿著身體的曲線展開,不露聲色地讓每一處曲線顯山露水,含蓄與妖嬈一時難以明晰。

一襲旗袍在身,滿腹的溫情與才情,也變得纏纏綿綿柔柔蜜蜜。幾分書卷的情懷,幾分小資的情調,幾分藝術的氣息,那是活脫脫的一份溫婉在有意無意間折射的魅力。

溫柔繾倦,搖曳風姿,不是每一個季節都能種下春的夢,不是每一個清晨都能感受到冉冉的旭日,在心底鋪展一幅能一覽美景的畫布,趁著這藍色的月光盡情地著色寫意。

生命中,被旗袍寵著最美,每一時,每一刻,都有如楊柳般輕盈柔擺,若夏花般璀璨俏麗。流年裡,被旗袍伴著最具情調,點點愁緒,幽幽古韻,在舉手投足間,嫵媚了美麗瞬間的一點一滴。

獨處,赴約,晚宴,小聚,即便行走於街市,怎的也抵擋不住來自旗袍的那份濃濃詩意。

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婉轉沉寂,神醉心迷,最美的衣著在身,將寫滿細細密密的希冀,融進層疊疊的故事裡。

或許,旗袍是最能佔居四季時尚和人生時尚的服飾。它以最溫柔的方式,成為衣中的大家閨秀,湧動的是一個永遠的衣著審美傳奇。

不經意間上了旗袍的癮,長髮輕挽,慢步盈盈,多少心事欲說還休,欲說還羞,回眸一瞥間,道不盡風情脈脈,風韻習習。

一直記得那個雨巷,一直難忘那個雨巷中撐著油紙傘走過的姑娘,我想,除了文學的魅力,在很大程度上,是詩人在世人的心間營造了一份唯美的境地,一個於青石板上只留下背影卻能一直踟躇於世人心間的女子。那畫面,一半來自詩情的成就,一半源自旗袍的魅力。

身為女子,註定了在心底要有一場風花雪月的期許,那是對生命盛裝的最渴盼的寄予。看盡世間永珍,也走不出冥冥中的一份感知,即便未曾刻骨的綻放,也於心間散落點點春意。

一襲旗袍在身,一個身段,一抹背影,是那樣娉娉嫋嫋,沉靜柔弱似不禁風起,豐盈了素白的人生內斂了些許華麗。那是隻屬於一個人的一份優雅,欲言又止的高貴,寂然冷豔的飄逸,女性的柔情與婉約,都在著上旗袍的那一刻散發得盡致淋漓。

花樣年華里的日記或許早已蒙塵,成熟季節裡的書頁也寫進許多往事,有一個情結,從未遠離。就像言情作家筆下的人與事,雖滿是愛恨糾葛,卻也用感性的色彩浸染一幅唯美的結局,似真亦幻,寫實亦寫意。

不經意想起的曾經,曾經也是那樣不經意而遠去,心間的風雅已然復甦,嫋嫋輕音在耳際響起,華燈初上,赴一場懷舊的晚宴,畫一個精緻的裸妝,燈火闌珊處,遇見了最美的自己......

一壺暖茶,醉了時光,暈了歲月,暖了你我

一壺暖茶 泡茶,知性。 喝茶,知味。 論茶,知心。 茶如詩詞,有的婉約,有的豪放 茶如書法,有的豐潤如 顏筋 ,有的勁瘦如 柳骨 ,有的中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