邏輯學的本質是哲學(一)

2022-05-14 15:46:49 字數 1608 閱讀 6141

邏輯學的本質是哲學(一)

哲學命題:一切發生的事物都是有原因的。關於這一命題本來自身含義的概念思辨把握,分三個環節或三個層次。i)正題,第一次形式思維把握,自相矛盾。由此反擊或阻抑,便自行倒轉或反轉出第二次的概念思維把握,這就進入2)反題,對原命題主語和賓語關係作易位或換位的理解。但是這同樣會出現自相矛盾,即相對於賓語的原因實體本質而言,主語的事物偶性現象似乎也可以不出現的,這同樣是與原命題相矛盾的。由此第二次反擊或阻抑,這反命題不得己再一次被逼倒轉或反轉或回覆(即向原正題自身回覆),這就進入了3)合題,這時命題本身就成了:原因是一切發生的事物的原因,或一切發生的事物是有原因的事物。與之等價的命題是:本質是現象的本質,現象是本質的現象。現在可以理解到,這合題就是“一切發生的事情都是有原因的”這一哲學命題本來應有的真實含義。自然,這是命題在概念思維層次上的自我言說並獲得自身理解的,要從形式思維上這個形成或發生的語言邏輯是沒辦法理解的。所以,原命題第一次反轉的反題把握是至關重要,即命題本身的第一次自否定,而緊隨其後的第二次自否定即否定之否定,便可順流而下,自成章理之事。所以,這概念思維的第一次出現處即是至為根本點――自否定。這由“矛盾”推動的命題自身運動,每一步都合乎形式邏輯,描述語言和表達形式上都不矛盾的。當然,直接的從形式思維上孤立看反題或合題那都是沒辦法理解的,反題前面已陳述,在合題這裡也是同樣的。本來應為:現象是現象,現象不是本質;本質是本質,本質不是現象。除此外,現說什麼現象是本質的現象,本質是現象的本質。這在自然形式思維中是沒辦法理解的,如果思維自身不超越形式思維這一個基礎或中介提升自己到概念思維層次的話。最直觀最根本的就是“運動”的不可理解性或不可言說性。因為運動是你根本抓不住的東西,你一抓住用語詞固定,它就不動了或不是了的。而要說我在運動中抓取運動,可否呢?那你更不可能了,因為直接自相矛盾的,如指不指指或眼不看眼的,除非運動=不動。但是,倘轉換一下思維角度或增加一個概念思維的思維維度,情況就會大不同的。這在用概念來表達最簡單的機械運動就已經是這樣了,例如恩格斯在《自然辯證法》中說的,同一個某物在同一瞬間既在又不在同一某處。由此,不難理解,把握概念思維或辯證法有一個必要的思維中介――形式思維,我們長期以來不大重視這個中介,自然不太容易把握辯證法。雖然概念思維反擊或顛覆形式思維,但又一刻不離形式思維的,否則,便是胡說八道了。它是對形式思維的徹底改造和根本提升,但本質上二者又是同一個邏輯,即概念辯證法是形式邏輯的根和家園。這個也是我們長期以來沒有搞清楚的問題。這個一般只適用於哲學思辨與描述的辯證法,自然不可濫用。假如非要不加分析限制地用於日常生活或經驗科學思維中,那結果多半會淪為一種詭辯或變戲法。例如玫瑰花是紅的,你非要套用概念思維正反合三段式來理解或言說,便是如此(若不信,請你自己試一下便知可笑了)。因此,我們可以這樣說,形式邏輯只是表層的思維規則或技巧或方法,只管思維的正確性,它可以形式化和數字符號化或人工智慧電腦化;而深層的辯證邏輯是概念內涵的有生命內容的關於真理的邏輯,是人的生命感悟與言語表達即思辨的陳述。這生命感悟(思辨)是根本沒辦法數字符號化和人工智慧電腦化。當然它也是言說因而有形式,但不是抽象概念的無生命形式,而是具體概念的生命形成,充滿著無限生機和活力的。正如一般哲學一樣,概念辯證法也是要言說那個不可言說的東西的,並且是要做成科學(邏輯概念體系)的表達或陳述或描述的。所以,從這個意義上看,概念辯證法它同樣是根植現實生活向未來無限敞開著的,至少在把人們的思維不斷提升到新的層次和新的境界。這大約可算是它的一點實在用處吧!

(張滿天2018年8月7日呼和浩特市北垣街寓所草擬,今依原樣發頭條,題目現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