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若英 搞定自己,或者找一個搞定你的人

2022-05-14 15:46:48 字數 2892 閱讀 5676

星期六散文

刷洗一週浮塵

想要成為更好的自己,一定要清楚自己的特質,自己先搞定自己。

這是劉若英最近在北大演講上說過的話。

在她身上,看到哪些特質呢?

乾淨,清澈,真實,簡單,勇敢,為愛痴狂,自帶詩意,清清爽爽不施粉黛。就是因為這些,讓我一直對她懷有一份穩定的喜歡,從來沒有增強,也不曾消淡一分。

清楚自己的特質,也就是所謂的認識自己的種種,各方各面。“認識你自己”,是刻寫在希臘德爾菲神廟門楣上的名言,也被蘇格拉底作為哲學原則的宣言。

也只有認清自己,才能清楚自己特質,只有了清楚自己的特質,才能搞定自己。

搞定生活、工作或者他人,已屬於不易,更難的還是搞定自己。

劉若英是歌手,演員,詞曲創作者,也寫作,出書。畢業於美國加州州立大學,主修聲樂,副修鋼琴。

同樣身處演藝圈,在她身上,比其他藝人多出許多清淡和文藝的味道。

她最初的人生理想是當作家,但在遇到恩師陳昇之後,改變了想法,轉而走**這條路。劉若英算不上漂亮,更不驚豔,也曾因為這個侷限,在幕後默默做了三年助手。這三年,倒是讓她學會心平氣和地待人與做事。

她的嗓音也不算很出色,優勢在於別處,就像陳昇評價——她會用情感歌唱,能輕易感染聽眾,而且她的歌聲中有一種表達的衝動,將真摯的、有感而發的東西通過歌聲去坦白表露。

還有什麼比真情實感更打動人的嗎?

各種招式竅門、百般奇技淫巧,都抵不過真情的袒露。不論做什麼,拼到最後,還是看誰更坦誠,看誰袒露得更真實。

愛情面前,沒有對錯,也不應有早晚。只有勇敢與痴狂。

想要問問你敢不敢

像你說過那樣的愛我

想要問問你敢不敢

像我這樣為愛痴狂

想要問問你敢不敢

像你說過那樣的愛我

像我這樣為愛痴狂

到底你會怎麼想

就像這首歌,劉若英唱的就是她自己。

她藉助酒精的力量,給陳昇發郵件:“或許我永遠無法和你在一起,但我的心永遠追隨你……”短短兩句話,心跡瞭然。

她直面他,告訴他,如果自己是一隻風箏,線在他手裡,只要拉一拉風箏線,不管飛多高多遠,

她都會回來。

在陳昇跨年演唱會,當著眾多歌迷的面,她走至他面前,很直白地說到:“能給我一個擁抱嗎?”獲得的,是對方遲疑之後只是像師長一樣拍了拍她的頭。

期間有這樣一段對話:

主持人:你喜歡她嗎?

陳昇:我當然喜歡她,否則我為什麼為她做這麼多事情。(劉若英哭泣)

陳昇:現在她像風箏,不知已經飄到什麼地方。(劉若英失聲大哭)

劉若英:如果我飛遠了,你可以拉拉線啊,風箏的線永遠在你的手裡!你一拉線,我就會回來的!

陳昇:可是,我找不到線了!

就是這般真性情的女子。

她的深情,淪為他眼裡孩子般的任性。

無論你遇見誰,他都是在你生命中該出現的人。這意味著,沒有人是因為偶然進入我們的生命。每個在我們周圍,和我們有互動的人,都代表一些事。也許要教會我們什麼,也許要協助我們改善眼前的一個情況。

這是網上流行一時的“佛說的話”。其實這不可能是佛的原話,否則應該以“如是我聞”作為開場白。

套用在劉若英身上便是,遇見陳昇,並非為了讓她體驗甜蜜愛情,而是為了教會她如何更好的去愛,如何在情緒和情感處理上學會搞定自己,以及怎樣在認清自己特質與優勢的基礎上,擇一條更適合自己的路,去走,去玩,去欣賞,去一路體驗,去隨緣遇見對的那個人。

如果有玩笑,女人總愛把男人的玩笑當作深情,而男人把女人的認真視為不解風情。

有一次,一位異性朋友說,某某某不能跟她隨意開玩笑的,說什麼她都會當真。

我本將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此類尷尬,在痴男怨女面前,是不是隨處可拾?

就連我身邊的親朋,也以過來人的身份,在相親擇偶的事情上對我諄諄教誨:“一開始,就應該抱著不真不假戲戲的心態,不必太當真嘛,也不必和盤托出。”我知道,他們為了提醒我免受傷害。對此,我沉默不語,心裡斷然否決。如若是愛,如若有愛,如若願意去愛,為何不該用十二分的真心?又為何不願受傷害?

“我還是什麼都想做,只要自己喜歡就去做唄。當然,我一直是個很專心的人,不管唱歌、演戲還是寫東西,我做每一件事都是很認真的。”

這是她對待人生的態度。

一個人,想在滾滾紅塵摸爬滾打中搞定自己,致使心魔不反覆,不發作,不忘卻,其實是很難的,尤其在百年一遇的愛情來臨時,而你又情不自禁地暗歎一句“原來你也在這裡”,之前下過的種種決心、自以為想明白的道理,全都灰飛煙滅,成為不屑一顧也讓人羞於提及的狗屁。

要不然,劉若英在擇偶標準上,怎會立下

“嫁能夠搞定我的人”這樣一個標準?

搞定意味著征服,要麼被自己征服,要麼被愛征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