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振盪)中醫之隨機脈法

2022-05-14 15:35:03 字數 3359 閱讀 1124

s中醫及隨機脈法由韋刃先生所創。韋刃先生

1937

年生人,早年習文

, 因酷愛中醫於

1961

年從師學醫,在繼承古典中醫“環”理論的基礎上,將其精華(氣、環、脈)與現代科學技術融為一體,創立了

s(讀“振盪”)中醫。

儘管有許多人在

s中醫門診看過病,親身體驗了其療效,但對這種既古老又獨特的診療方法還是缺乏瞭解,為此就

s中醫有關的一些問題作以解答。

問:

s振盪、隨機是什麼意思?答:s

,讀作振盪,這裡是指體液(血液、淋巴液、組織液、細胞液等)在能量推動下沿著序化的結締組織(中醫叫“經絡”)反覆迴圈的運動過程。古典中醫稱這一過程為“營衛執行”,它外應天地、內應身心,是人體生理之常和病理之變的根據。

振盪中醫以

s為標誌,即承襲了古典中醫這一珍貴遺產,治病必求於本,臨床診療“無症唯脈”——以治本為首務,不迷惑於疾病的表面現象,故能收到“不治病癒百病”的臨床效果。

隨機診療,就是根據具體的人和具體的疾病狀態辨證施治。臨床醫生面對的是活生生的人和具體的疾病狀態,世界上沒有完全相同的人,也沒有一般的、抽象的、一成不變的疾病,所以要真正認識疾病、把握疾病的本質,就必須根據患者身體的隨機狀態進行診斷和**,也只有如此才能做到有的放矢、準確無誤。

問:“不治病癒百病”和“唯脈無症”的具體含義是什麼?

答:不治病就是你的思路不能被症狀牽著走。症狀是疾病本體的區域性、表面現象,它是由更深層的原因即疾病的本質和病機決定的,比如鐘錶指標的走動是由於鐘錶內部動力的推動。不著眼於疾病的表面症狀“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而著眼於疾病的“本”,將整體的氣液

s狀態調順、調平,“正氣一復,百病自除”,這就是“不治病癒百病”的奧妙所在。

把症狀當成了疾病本身,並企圖用消除症狀的方法去**疾病,這是完全錯誤的。其實症狀是機體抵抗疾病的一種反應,反應不強烈或者完全沒有反應才是不正常的。吃了過多的食物,嘔吐出來或者拉出來就好了,否則就會使未經消化的食物在機體裡堆積起來汙染內環境。

許多人惡性腫瘤到了晚期才發現,正是因為腫瘤是在機體免疫能力低下的情況下,悄悄地生長、悄悄的轉移,期間沒有任何症狀,一發現就已經是晚期。身體有問題卻沒有症狀就是沒有應激抵抗能力,這正是一些惡性疾病產生的溫床。將區域性症狀包括區域性體徵和一切區域性的病理指標當成疾病的核心,以區域性病灶作為臨床診療的著眼點,這是一大誤區。只有透過現象從廣泛聯絡的整體狀態去診治疾病,才能正確的認識疾病,才能談到“治本”。

問:“無症唯脈”是什麼意思?

答:既然疾病的症狀只是疾病的表面現象,“治病必求於本”,那如何才能超越現象把握疾病的“本”呢?我們的方法是憑脈辨證!其實憑脈辨證並不是

s中醫的發明,《黃帝內經》的診療體系和張仲景《傷寒雜病論》都是這樣做的。

s中醫只是將其系統化、深化,使之上升到了“唯脈無症”(舍症從脈)的境界。

問:許多患者反應你們看病很認真,不僅對每一個病人都認真把脈,吃完了藥還要複查,還掛出了“敬業仁人”的牌匾,我們很想知道你們對廣大患者的真實態度。

答:醫為仁術,“仁者愛人”,沒有愛人之心當醫生是很危險的,因為“救人”和“害人”往往只有一步之差。在這個衛星上天的時代地球都顯得這麼渺小,人與人能在一起都是緣分,人類應該互相關愛。有人生了病是很不幸的,對他們多一些愛心、多一分呵護,為他們解除痛苦是醫者應盡的社會義務。醫生這個職業是“司命”,人們把生命交給我們,這份量是很重的,人們能夠這樣地信任我們,我們有什麼理由不善待他們呢!

而且診療是需要醫患雙方共同參與的實踐活動,患者的配合直接關係到臨床療效,沒有患者的密切配合,要想取得理想的**效果是非常困難的。

問:有不少病人反映,在你們那裡看病不僅療效好而且見效快,這些案例聽起來有些玄乎。我們常聽說西醫治標、中醫治本,吃西藥來得快吃中藥來得慢,你們既然是治本不治標為什麼見效還這麼快呢

?答:s

中醫把疾病分成了“虛、實、損、壞”四種型別,治虛病實病容易、治損難,治壞病(指虛損又加藥傷的病例)更難。對於元氣未見虛損、經絡器質未見大傷者的偶發性疾病(這也是一切疾病的初發狀態)**非常容易,確實可以達到“效如桴鼓”、“覆杯而愈”的臨床效果。這是因為元氣未傷所以能因勢利導、四兩撥千斤。這一類疾病有時根本無需我們動手,只需指點患者拉一下手指或腳趾(撥正生物鐘法)就可以**。

而對於已經元氣大傷的虛損病例的**就沒有這麼快了,這需要進行強化身心的“大修”,而且需要患者的密切配合,即所謂的“三分藥七分養”。已虛的病體如果再加上壓抑藥物的進一步傷害,就會雪上加霜而成“壞”病。所謂壓抑藥物,是指無視機體自身免疫能力、抵抗能力及自我序化能力,企圖以外輸藥物取代機體自身調節功能的藥物。

三十多年的臨床經驗使我們認識到:治病易,治損難,治虛損加藥傷更難。即便是對於癌症這樣的惡性疾病,如果身心素質較好,不屬於壞病,又沒有經過三療(手術**、化療、放療)的病例,也有治好的可能。對於久服降壓藥又中風的癱瘓病人,想一針見效或服幾付藥就好,我們就無能為力了。

問:你們對發燒的看法叫人很不理解。一般都把發燒看成大病,一發燒就趕緊去打吊針退燒;而你們卻認為“發燒不是病”,有的患兒發高燒你們只給拉一下手指或腳趾燒就退了,還有的患兒燒到

42°你們也不給吃退燒藥,燒也退了。這其中有什麼奧妙麼?

答:發燒只是一種症狀,與其他症狀一樣,都是機體應激功能或稱“趨正能力”的一種反應,是機體力圖恢復到正常狀態所作的“努力”,是機體正氣尚存的一種表現,所以說發燒本身並不是疾病。生機旺盛的兒童經常發燒,而元氣日衰的老年人卻很少發燒。惡性腫瘤之所以能夠在體內悄悄地(無明顯症狀)生長和輕易地轉移,說明機體功能正在衰竭。屍體除了酵解之外不會有任何症狀,因為這時機體已經不再對疾病進行任何抵抗。由此可知,我們把發燒等症狀當成疾病本身是完全錯誤的。

西方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認為發燒是機體的正常反應能力,

古典中醫也非常重視人類這一與生俱來的“自愈”能力,漢代的張仲景還對因“傷寒”(指受涼)而發燒的現象做過專門的研究,認為傷寒發燒是可以“自愈”的。他認為“傷寒發熱雖熱不死,兩感於寒必死”,就是說如果人體內外都受了寒就比較危險,主張用辛溫(溫熱藥物)發汗的方法來**傷寒發燒。總之,東西方的醫父、醫聖都不象現代人那樣視發燒如猛虎,急欲撲殺而後快。

問:有人反映,找你們看病有時症狀會越治越重,並提出“不重不輕”,即症狀不加重病情就不能減輕,這是怎麼回事?

答:這是因為,有的患者為了眼前好過一點,先用止痛等藥物將機體的敏感性壓抑了,這樣一來症狀雖然減輕了,正氣也同時受到了傷害。當我們用扶正**使機體的反應能力增強之後,藥物對機體的壓抑就會被解除,原來因壓抑而被掩蓋起來的症狀就會暴露出來,從表面看好像是加重了,其實,機體敏感性和反應能力的增強本身就是病情減輕的表現,我們稱這一臨床效應為“趨正反應”(趨向正常狀態的反應)。遇到這種情況請患者記住:症狀本身並不是疾病,能**你的疾病,使你獲得真正健康的,是你自身的正氣,而不是藥物,千萬不要對醫藥產生依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