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錄。關於《對倒》與《花樣年華》

2022-05-14 15:34:58 字數 2928 閱讀 9422

《對寫真集》前言

王家衛我對劉以鬯先生的認識,是從《對倒》這本**開始的。《對倒》的書名譯自法文tête-bêche

,郵票學上的專有名詞,指一正一倒的雙連郵票。

《對倒》是由兩個獨立的故事交錯而成,兩個故事的主要人物分別是一個老者和一個少女,故事雙線平行發展,是回憶與期待的交錯。

對我來說,tête-bêche不僅是郵學上的名詞或寫**的手法,它也可以是電影的語言,是光線與色彩,聲音與畫面的交錯。

tête-bêche甚至可以是時間的交錯,一本1972年發表的**,一部2000年上映的電影,交錯成一個1960年的故事。

(錄自《對》寫真集)

**********

王家衛為何“特別鳴謝劉以鬯”

——影片《花樣年華》的幕後故事

江迅***一個差點為傳媒忽視的問題

隨著人影隱去,《花樣年華》的主題**又一次漸漸地響起。這時,銀幕上出現了醒目的大字:“特別鳴謝劉以鬯先生”,接著,片尾字幕出現了“監製、編劇、導演王家衛”等一大串名字,可那字號遠比“特別鳴謝”要小得多。

凡看過《花樣年華》的觀眾,都在片尾看到過這樣的字幕,可似乎沒有人對“特別鳴謝劉以鬯先生”問一個為什麼。劉以鬯是誰?何以要特別鳴謝他?

王家衛的這部影片,已經帶來了影壇和**幾個月的熱鬧,無論是港臺,在祖國內陸,還是在海外華人居住區,《花樣年華》至今魅力未減。

前一陣,《花樣年華》連獲多項國際大獎,每次獲獎都少不了記者熱情的報道:第37屆臺灣電影金馬獎最佳女主角(張曼玉)、最佳攝影(杜可風、李屏賓)、最佳造型設計(張叔平)三大獎;越南舉行的第45屆亞太電影節,最佳攝影及最佳剪輯兩大獎;巴黎舉行的2000歐洲電影節,最佳外語片獎。

也可謂愛屋及烏吧,影片放映後,無論是上海人還是香港人、臺北人,對旗袍顯得特別鍾愛。事緣張曼玉在影片中,穿了30多件精緻華麗的旗袍,令人讚歎不已。這些獨特的道具——經典旗袍被稱為“絕版”,因為旗袍的布料是美術指導張叔平珍藏的,市面上早已絕跡。而這些旗袍又是上海年逾70的老師傅,破例“出山”操刀。世界各地的片商,爭先要求借旗袍展覽。據悉,這批旗袍將會在法國和英國舉辦時裝展覽。於是,**紛紛採訪服裝教授,尋訪旗袍名品店。

《花樣年華》是電影片名,也是劇終一支令人難忘的插曲,此歌是三四十年代影片《長相思》影片的插曲。於是,**又紛紛專訪當年插曲作者陳歌辛之子上海作曲家陳剛。

在這一片熱熱鬧鬧的喧囂中,似乎沒有人對影片中的那句字幕發生興趣。王家衛為何特別鳴謝劉以鬯?這問題差一點給明星、旗袍、時尚所淹沒!其實,這問好背後隱藏了《花樣年華》幕後的一個文學故事,隱藏了一段文學家觸發電影家藝術靈感的絕妙佳話。

***電影《花樣年華》與**《對倒》

今年82歲的劉以鬯,有人稱之為“香港文壇的教父”,有人稱之為“末代書生”,也有人稱之為“沙漠中的一顆勁草”,時常掛在他口頭的卻是“賣文為生的稿匠”。記得,多年前,學者黃繼持這樣寫道:“不寫近三四十年的香港文學則已,要寫便須先著力寫好劉以鬯這一筆。”

“’特別鳴謝‘我,你問我為什麼,我也說不清楚。你應該去問王家衛,我不好代他回答。”

《花樣年華》的電影劇本,並非改編自劉以鬯的**。不過,劉以鬯先說了三件事。

之一:《花樣年華》電影海報上,印有3處字幕引自劉以鬯的**《對倒》。

之二:影片《花樣年華》首映不多久,一部《對倒》寫真集在香港面世,書中的視覺影像,選輯自電影《花樣年華》,幾乎都是電影中沒有出現的鏡頭,而文字摘自劉以鬯的**《對倒》。是不是可以這麼理解,以《花樣年華》中沒有出現的劇照,來詮釋**《對倒》?這部寫真集,由王家衛策劃。

寫真集的前言,王家衛如是說,“我對劉以鬯先生的認識,是從《對倒》這本**開始的”。“對倒”是郵票學的專有名詞,指一正一倒的雙連郵票。**是由兩個獨立的故事交錯而成,故事雙線平行發展,是回憶與期待的交錯。王續說,“對倒”不僅是郵學上的名詞或寫**的手法,“它也可以是電影的語言,是光線與色彩,聲音與畫面的交錯”。“對倒”甚至可以是“時間的交錯”,“一本1972年發表的**,一部2000年上映的電影,交錯成一個1960年的故事”。

之三:劉以鬯說,他與王家衛見過面,似乎有兩三次。王家衛最初是對劉以鬯的**《酒徒》有興趣,想改拍電影。見面時,他送了一本《對倒》**給王家衛,後來,聽說王家衛對《對倒》興趣更大,再後來,就沒有了訊息。劉以鬯明白,拍一部電影不容易。時間一長,他也沒再當一回事。

有一天,劉以鬯拿到兩張《花樣年華》電影試映票,他與太太同往,影片結尾出現“特別鳴謝劉以鬯”字幕,劉以鬯一時沒明白,問身邊的太太,他太太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又有一天,王家衛派了李正欣去採訪劉以鬯,談的是《對倒》的意念。這時,他才略微梳理出一些《對倒》與《花樣年華》的關係。

《花樣年華》說的是一男一女的故事,一個是有夫之婦,一個是有婦之夫。

《對倒》說的也是一男一女的故事,一個是從上海移民來香港的中年男子,一個是在香港本地長大的少女。

可以說,《對倒》是劉以鬯**中,電影感最強的一篇作品。**敘事常常運用電影鏡頭的手段,而文學成分卻十分獨特,有男女主角大量的幻想和內心獨白。

劉以鬯說,**中年齡趨老的男子,在故事裡從始到終,都在回憶過去,而年輕女子沒有什麼往事可以回憶,只是幻想未來。**力圖寫出70年代普通小市民的思想、情感和心態。在**的結尾,他倆仍不相識,各自買了電影票,卻坐在相鄰。他倆沒有直接的關係。

劉以鬯說,這是“擦身而過”。

劉以鬯說,擦身而過是一種間接的關係。

劉以鬯說,《花樣年華》的男女主角,在影片中的頭幾場戲中,也是擦身而過。

劉以鬯說 ,在劇情的發展中,他倆終於有了關係。

劉以鬯說,影片的藝術性相當高,看得出導演的執著追求。劇中的梁朝偉是在報館工作的作家。一天,王家衛打**問劉以鬯,60年代作家寫稿是用什麼筆,用什麼紙。他是要拍一部十全十美的影片。

劉以鬯還說,**的男主角,常常回憶當年周璇和姚蘇蓉的歌聲,而影片中也用了不少周璇等歌星的名歌曲,都是那個時代流行一時的好歌。這是香港一段歷史的一個印記。

可以說,電影《花樣年華》的表現形式,與**《對倒》的表現形式,有很多相同處,**的氛圍和許多細節,也都在電影中有展現。

不妨這樣認為,王家衛創作《花樣年華》的靈感,源自**《對倒》。

還沒手打完……

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