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萬事消磨盡,只有清香似舊時

2022-05-14 14:10:40 字數 1600 閱讀 3188

文:鏡泊晴嵐 編輯:冰心

雪小禪說:這世間,必有一種懂得,穿越靈魂幽幽而來。於是,便在一個初春時節,來到了這樣一座悠悠的孤城,沒落的城牆有著千年古都的褶皺,攜著歲月無盡的芬芳和壓抑,闖入人們的視野,江南特有的舒緩婉約,到是將這一絲氣息一覽無餘的展現在城市的每一個角落,頓時,那一抹呼吸後的厚重梗在了心頭,讓人欲罷不能。箜箜作響的青石街板、佈滿青苔的城牆磚瓦、飛簷錯落的拱橋、潺潺靜靜的流水,更是處處浸漫著歷史的滄桑與無定,一種遠離塵世喧囂與紛雜、怡然迴歸自然的樸素情懷直蕩心間。

站立柳樹花前,看時光流轉,明淨、清絕,如深谷的幽蘭,真真是人在光天化日裡,不落色境。來來去去,離離合合,緣起緣滅,貌似史冊裡那一段三國的硝煙,烽火連天的熱烈,囂豔。時間苦難,只有經歷,方知真味,是要有多少的勇氣和力量,這一世才能安穩,靜好,溫柔度過。是要有多少的真善,這一生才能得一終局的圓滿,獨行一世,才成為那個人群裡最孤寂,最寥落的那一個?

城南小陌又逢春,穿牆走入的是一片縱橫的風雨,還沒來得及遮擋,便入了下一個心牆,沿山而走,或依或街,粉櫻落落,海棠綿綿,到時讓人愈發覺得寧靜。踏著階梯,款款而行,或上或下,像個孩子般的調皮,已入奔三的行列,卻倒是覺得自己年輕。湖光山色是美,但不如人美。猜不透這世間萬千的種種,卻在茫茫人海里遇著不尋常的人,紅塵男女,總有一場雪月風花。

何時才會感嘆著燈火闌珊處的流轉時光,才會覺得命中承載的枷鎖,是牢靠而威逼的。濛濛細雨中蹁躚的春色倒是讓人心醉,可惜還不知能走多遠,多久,可以留住這風光,隨著它走,隨著它留,倒是情願被之掌控著。心是自由的,但情卻不知所控,一束天光雲影,何時才能泊在這濃墨重彩中,耐人尋味。走不出的心牆,走不出預設的迷茫。東風破,愁舊時離索,輕塵出岫,留下了誰的背影,在記憶裡殘缺,蔓延。

宮牆柳、閒池閣,且將詩酒赴年華。記不清了,曾幾何時,我們也會遇到這樣的友人,你未曾見到我的臉龐,我卻描繪出關於你的想象,我們隔著時空座談,卻猶如相識多年,我們習慣在文字裡放縱心聲,卻毫不吝嗇著自己的靈魂,寄託著淡淡的不羈,還有彼此的期盼,只是人生曾有幾何,我們遇到了這樣的人兒,陌生而熟悉,溫馨而憂傷。就這樣不遠不近,觸碰不到彼此,卻能雕鏤屬於彼此的悲歡。

哼著無盡頭的調,念念著那些疼痛的詞:

夢,美過,醒過,被溫暖過;

痛,忍過,傷過,還是存不過;

曾經緊扣的十指,都不算什麼;

至少愛過,到最後不過黑夜的輪迴;

幸福的空位,停或走都一樣疲憊著;

看窗外天空慢慢變黑,失了快樂;

我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只想夢見誰;

強忍著眼淚,努力去面對,孤單的滋味;

原來愛會讓人變狼狽,都是我想得太美

卻也成就了一種心情。

有些人,天性倜儻風流,一旦愛往,管他春夏秋冬,日居月諸,時歲枯榮。千年若驚鴻一瞥,沒有早一步,沒有晚一步,我想起電影《咱們結婚吧》裡那一句:眼前的,或許便是最好的安排。不論你信或者不信,一切可不可以定為命?一個被記憶放逐的人,到最後都成了紀念自己的人生,步履闌珊的盡頭,也不過是人事慘淡的悲情,山一程,水一程,心向朔漠行。是否要等到兩鬢霜華,才能夠憔悴了昔日淺笑的歡顏,一念之間,仍不知永恆的代價。

那一月,樊樓內西樓西窗下,斜倚著,看那遙遠的的星空,然後問過上帝,什麼是緣?什麼是份?倒是應一句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的坦然,我們都是給過心的,你給了他,他給了她,兩個人相愛,已是不易,若能在一起,便是難得。只是,喜歡一個人,是寂靜的,無關其他。只是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鞦韆索,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