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若晴好,生命愜意

2022-05-14 13:47:02 字數 1209 閱讀 1852

2014-08-22

文字錦囊

人,不小心被繩索拌了一腳,無甚稀奇。若是被小草一次次拌倒,還在怨天尤人,就顯得太大意了。

早就產生過一個想法,怕說出來讓人不齒。揣摩一段時日,就想掏出來看看,看它成了什麼形狀,依著對稱原理,把其擺上桌面,左瞅瞅,右看看,覺著擱心裡添堵,不是味兒,掏出來是時候了,不是賣萌,而是跳槽,可稱跨界,亦或投桃報李。

投桃報李,恬如棄文從商,聽起來簡單,下定決心不易。無數次繾綣“拉鋸”,舍不下的是那顆樹。亦如陪伴了我二十餘載的文字,捨棄可惜。然而,在魚和熊掌欲得必舍面前,自己偏偏要將自己置於“冏”地,而求後生,是矛戳了盾,還是盾擋了矛?孰能輕易化解?是否能夠成行?

流年裡,我們懵懵懂懂來到這個世界的那天起,就被被動地格式化了。雖然有句老話叫“血濃於水”,但細捉摸這個詞充滿著忠告和提醒,告誡我們到任何時候出現任何問題都不要忘了血脈親緣這立生之本。除卻父母,我的立生之本在習文作字。

習文作字,作為一種修養,每天伴我左右。滋養了我的心靈,成全了我的“為後人留些有益的東西”的夙願。然而,為之付出的代價也是莫大的。為了著書,曾經付出大量心血和代價。粗略算來,一篇千字文,從腹稿到定稿,一般不少於三小時。一年約一千二百個小時,二十多年來,佔去了生命中多少的有效時間?!

生命有限,時不再來。出書之初,老總用好奇地目光看著我,說:“意義大嗎?”後來思忖,對於一個俗人,生活不止於精神,也少不了物質。你把大把精力花費給了精神,物質的匱乏則是必然,亙古以來,有多少文人不是“酸”的很。兩者兼得的平衡,委實難以把握。而只注重精神忽略了物質,意義大嗎?!

一棵樹大了,樹蔭下的草就多。林子大了,來遷徙的鳥就會多。棄文從商,顯然一種氣度,一切歸零,顯然是一種慷概。對於一個人的潛能和意志力,我是一向認同和縱恿的。一旦目標清晰,逼自己一把,全身心投入,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成功是早晚的事。也用不著破斧沉舟、壯士斷腕的凌人豪氣。本來,人生來就是要爬階梯的。

人,不小心被繩索拌了一腳,無甚稀奇。若是被小草一次次拌倒,還在怨天尤人,就顯得太大意了;人,沉浸在潮溼的雨雪天氣裡,嚮往晴天。若是被雨雪一次次攪亂,還在責雨怪天,就顯得太脆弱了。

往事如風,生如煙花,亦如浮沙。觀悲憶,落日恢弘。夢醒時分,依舊在漫長的歲月裡,茫然於文商之間,徘徊不定,今天逃出來,不是賣萌,而是跳槽,可稱跨界,亦或投桃報李。低吟至此,胸中暖流湧動,似有一份真、一種純融於其中。亦舒《風信子》:“如花美眷,也敵不過似水流年。”

天若晴好,生命愜意。低吟也好,淺唱也罷,那一份真,那一種純,靜靜地候在其中。青山為證,綠水為憑。翌晨清澈透亮,心兒閒遊,微風拂過,如斯仙境!

人若欠你 天必還你

在明朝有一個讀書人叫吳子恬,他的太太姓孫。吳子恬的母親過世早,父親娶了繼母。繼母偏心,對他弟弟比較好,對他不好。他心裡慢慢地就有不平,有怨。...

如果有一天我若老去

我沿著生命的軌跡走過一年又一年,發現了生命裡潔白無瑕的純真。 我的愛情,有太多想象不到的美好,即使此時她不在身邊,未來也不知是否會在一起,我...

四川阿壩 天邊若爾蓋

若爾蓋縣隸屬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地處青藏高原東北邊緣,位於四川省北部,平均海拔3500米,系四川通往西北省區的北大門。 若爾蓋草原地處黃河上游的大拐彎,它是在青藏高原在隆升過程中,一個相對斷陷下沉的低凹地,四周群山環抱,所以也成了黃河上游一些大支流如黑河 白河 賈曲的匯流處。 若爾蓋地區土地以沼澤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