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醫名方 張錫純 治療肌肉萎縮病

2022-05-14 11:54:35 字數 1800 閱讀 8088

張錫純(1860~1933),字壽甫。河北鹽山人。少時廣涉濃獵經史子集,讀書之暇隨父習醫。1893年第二次參加秋試,再次落弟。此時張氏開始接觸西醫及其它西學。受時代思潮的影響,張氏萌發了衷中參西的思想,遂潛心於醫學。1900年前後十餘年的讀書、應診過程,使他的學術思想趨於成熟。1909年,完成《醫學衷中參西錄》前三期初稿,此時他年近50,醫名漸著於國內。1912年,德州駐軍統領聘張氏為軍醫正,從此他開始了專業行醫的生涯。1918年,奉天設近代中國第一家中醫院——立達醫院,聘張氏為院長。1928年春,張氏攜眷至天津,援徒並開業行醫。組織中西匯通醫社,傳播學術。張錫純主張衷中參西,匯通中西醫學。而他在臨床醫學上有很深的造詣,療效卓絕,屢起沉痾危證。張錫純與張山雷、張生甫“三張”,為醫界公認的名醫。

振頹丸【組成】人蔘60克,白朮60克(炒),當歸30克,馬錢子30克(法制),乳香30克,沒藥30克,全蜈蚣大者5條(不用炙),穿山甲30克(蛤粉炒)。

【用法】共軋細過羅,煉蜜為丸,如桐子大。每服6克,無灰溫酒送下,日再服。

制馬錢子法:將馬錢子先去淨毛,水煮兩三沸即撈出。用刀將外皮皆刮淨,浸熱湯中,旦暮各換湯1次,浸足3晝夜,取出。再用香油煎至純黑色,掰開視其中心微有黃意,火候即到。將馬錢子撈出,用溫水洗數次,將油洗淨。再用沙土,同入鍋內炒之;土有油氣,換土再炒,以油氣盡淨為度。

【功用】益氣養血,活血通絡。

【主治】痿廢之劇者,可兼服此丸,或單服此丸。並治偏枯,麻木諸證。

【方論】馬錢子即番木鱉,其毒甚烈,而其毛與皮尤毒。然制之有法,則有毒者可至無毒。而其開通經絡,透達關節之力,實遠勝於他藥也。配以當歸、乳香、沒藥養血活血,蜈蚣、穿山甲通經活絡,更以人蔘、白朮大補元氣、健脾化溼,兼制走竄之品傷氣,共奏益氣養血,活血通絡之功。

【今用】

肌肉萎縮病

肌肉萎縮病是以肌肉鬆弛痿弱無力,甚至肌腱拘攣,出現肌肉關節、肢體不能隨意運動為特徵的疾病。臨床表現多呈慢性進行性發展,是一種病程較長,**上纏綿難愈的疑難病。常見病證有進行性肌營養不良症,多發性神經炎,小兒麻痺後遺症,癔病性癱瘓,小兒腦癱,重症肌無力,中風,外傷或無原因的肌萎縮。

肌肉萎縮病在中醫屬於"痿證"的範疇,"痿"的記載,首見於《內經》。《素問-痿論》日:"肺熱葉焦,則皮毛虛弱急薄,著則生痿蹙也。心氣熱,則下脈厥而上,上則下脈虛,樞折挈,脛縱而不任地也。肝氣熱則膽洩口苦,筋膜於,筋膜幹則筋急而攣,發為筋痿;脾氣熱則胃幹而渴,肌肉不仁,發為肉痿;腎氣熱,則腰脊不舉,骨枯而髓減,發為骨痿。"《素問·生氣通天論篇》日:"因於溼,首如裹,溼熱不攘,大筋軟短,小筋弛長,軟短為拘,弛長為痿。"以後歷代各家對痿證都有精闢的論述,足見"痿症"一名既有淵源,又有臨床可資鑑矣。其發病原因主要有"熱"和"虛"。外感高熱,侵襲於肺,肺受灼熱,耗傷津液,肺津輸注百脈,津傷則筋脈不得潤養,以至筋脈弛緩;或由溼熱之邪蘊蒸陽明,陽明主潤宗筋,溼熱浸淫,則宗筋弛緩,不能束筋骨而利關節;或因久病體虛、房室過度、肝腎精血虧損,筋脈失於濡養,均能引起本症,西醫為感染或自身免疫失調或某種藥物的***或遺傳因素或基因突變等。用振頹丸效果滿意。振頹丸加減:紅參60克,炒白朮60克,當歸30克,生黃芪60克,巴戟天60克,肉蓯蓉60克。制馬錢子30克,乳香30克,沒藥30克,蜈蚣10條,穿山甲30克,雞血藤60克。共為細末過篩,煉蜜為丸,每丸重6克,每服1丸,每日2次,溫黃酒送下。

寒者,加制附子15克,肉桂15克;熱者,加生石膏20克,知母15克;振顫抖動者,加天麻30克,鉤藤25克,山萸肉60克。

根據《中醫藥研究》,1995,(5):45,郭騰等報道:採用振頹丸**肌肉萎縮1例效果滿意。處方如下:人蔘30克,白朮15克(炒),當歸15克,馬錢子15克(炮製),乳香15克,沒藥15克,全蜈蚣6條,穿山甲15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