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醫名方 名醫名方姜春華治療慢性腹瀉

2022-05-14 11:36:10 字數 4877 閱讀 8763

名醫名方 姜春華 **慢性腹瀉經驗

姜春華(1908~1992年),字秋實,漢族,江蘇南通縣人,全國著名中醫學家、中醫髒象及治則現代科學奠基人。先生自幼從父青雲公習醫,18歲到滬懸壺,復從陸淵雷先生遊,30年代即蜚聲醫林,曾執教於上海中醫專科學校、上海復興中醫專科學校、新中國醫學院等,還受聘為《華西醫藥》、《北京中醫雜誌》、《廣東醫藥旬刊》、《國醫砥柱》等雜誌的特約編輯。

先生學識淵博,敢於創新,諸凡經、史、子、集,無不披覽;歷代醫學論著,更為悉心研究;還廣泛涉獵哲學、心理學、動物學、植物學、物理學等現代科學各個領域。先生的學術特點為“擷採百家,融貫古今,拓展新路,重在實效”。主張“古為今用,西為中用”,“活用成規,創立新規”。在長期的臨床醫療實踐中,提出“截斷扭轉學說”,在中醫臨床**學上樹立了新的里程碑。在認識疾病上主張“辨病與辨證結合”,提倡既要為病尋藥,又要重視辨證論治的獨特創見。先生早年著有《中醫基礎學》、《中醫病理學總論》、《中醫診斷學》;建國後,著有《中醫**法則概論》、《傷寒識義》、《姜春華論醫集》、《歷代中醫學家評說》等10餘部著作,其中《腎的研究》一書,在日本曾被二度翻譯,流傳國外《活血化瘀》一書,被日本學者認為“為現代醫學開闢了新的視野”。先生髮表**200多篇,部分**被國外醫學雜誌所載。

1965

年先生應巴基斯坦傳統醫學會邀請,赴巴訪問並作了學術交流。1990年被**人事部、衛生部、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確定為必須繼承的全國老中醫藥專家之一,1991年被***認定為有傑出貢獻的科學家,批准享受特殊津貼待遇,表彰先生為中醫事業的發展作出巨大的貢獻。

慢性腹瀉證治舉要

一宜燥溼不宜利溼

瀉多由於溼。《內經》雲:“溼勝則濡洩”。因此利水滲溼,分清別濁歷來是**洩瀉的主要法則之一。如丹溪曾雲:“瀉多由於溼,惟分利為上策。”景嶽說:“治瀉不利小便,非其治也。”李中梓則以淡滲利水為治瀉九法之首位。然而先生認為急性腹瀉或慢性腹瀉均宜燥溼而不宜利溼。蓋因津液具有載氣、化血、濡潤全身之功能,是維持人體生命活動的重要物質。臨床上常可見氣隨津脫,津竭氣亡之現象,故仲景對汗、吐、下法的應用十分慎重,後世醫家亦有“存得一分津液,便有一縷生機”之說。小便乃由津液所化,慢性腹瀉喪失津液已多,再利小便勢必導致其津液愈枯而使病情更趨嚴重複雜。慢性洩瀉之溼,乃是脾虛失運所致,唯有健脾燥溼才是治病之根源,利小便實有犯“虛虛”之誤。《雜病源流犀燭》曰:“脾強無溼”,故先生主張運用川樸、蒼朮、白朮、砂仁或黃連等健脾燥溼藥,從根本上杜絕其生溼之源。從現代藥理研究可知,此類藥物均有控制腸道病菌的作用,故適用於慢性腹瀉的**常取得較好的療效。如一患者洩瀉三個月,多則日行七八次,少則二三次,便有異味,口苦苔黃而膩,顯系中焦溼熱,先生運用黃芩、黃連苦寒燥溼,枳實、木香消導積滯,甘草、芍藥甘酸化陰以緩急,藥僅六味,連服用3劑,洩瀉即緩,後用六君子之類調理而愈。

二、溫清酸澀寒熱並用

久治不愈的慢性腹瀉,先生常溫清酸澀並用,正氣、邪氣、**、症狀綜合調節治理,以截斷扭轉病勢,使病情向良好的方向發展。

溫,即用溫陽益氣藥以扶正固本。先生認為,慢性腹瀉久久不愈,並不是邪熱之盛,而是正氣不足所致。《內經》曰:“正氣存內,邪不可於。”正氣充沛旺盛,即使感受病邪亦往往一藥而癒而少有後患,正氣不足,無力驅邪,則病邪留滯,遷延纏綿,遂成慢性之疾。因此溫陽、益氣,增強機體抗病能力,是驅逐病邪的先決條件。先生在臨床上溫陽多用附子、肉掛、乾薑、補骨脂等,益氣主用黃芪、黨蔘、白朮、山藥。其中黃芪、附子二味先生尤為推祟。黃芪補中益氣,具有提高機體免疫功能的作用,《別錄》謂其主“藏風邪氣……主腹痛洩痢”。故在臨床上常重用黃芪以扶正驅邪,一般常用量為30克。附子能振奮機能之衰減,振奮全身細胞之活力。虞傳雲:“能引補氣藥行十二經,以追散失之元陽,引補血藥人血分,以滋養不足之真陰,引溫熱藥達下焦,以驅除在裡之寒溼。”運用臨床常有力起沉痼之功。

清,即清熱解毒以消除滯留腸道的溼熱邪毒病邪。溼熱邪毒常為慢性腹瀉的致病原之一,溼性粘滯纏綿,與熱相結,壅滯腸道,致腸道氣機堵塞,傳導失司,或傷及血絡而致氣血失調。因此消除溼熱之邪是為治病求本之道,先生常用地錦草、螞蟻草、雞骨草、鐵莧菜、秦皮等清熱解毒藥,臨證取用,以清除溼熱邪毒,達到清腸和絡之功效。現代藥理分析表明,此類藥物具有良好的抗大腸桿菌的作用,部分藥物如白頭翁、鐵齒莧菜等還有抗痢疾桿菌的作用。故為**慢性腹瀉不可缺少的一環。

酸斂收澀,歷來醫家往往視作畏途,因而用之頗慎,如丹溪所曰:“世俗利用澀藥治瀉……為禍不少。”李用粹則認為:“兜澀不可太早,恐留滯餘邪。先生認為,酸斂收澀有截斷病勢發展之功,關鍵在於如何選藥。慢性腹瀉為正虛邪戀之證,正虛為邪戀之基礎,正氣愈虛,邪氣愈戀,遂成惡性迴圈,久而久之,正氣衰竭則危象生焉。因此,在扶正祛邪,治病求本的同時,適當加以酸斂收澀之藥,不僅能收斂耗散之正氣,亦能截斷邪勢之發展,更有利於扭轉病情惡性迴圈之局面。先生常喜用烏梅、石榴皮、五味子等藥,因這些藥物具有收斂正氣及驅除邪毒雙重作用,如烏梅據現代藥理分析對痢疾桿菌及腸致病菌都有抑制抗菌作用,訶子對4—5種痢疾桿菌均有較強的抑制抗菌作用,但並不是所有收澀作用的藥物均可選用,有些酸澀藥如嬰粟殼之類,先生認為不宜使用或多用。由於正確地把握住正氣、邪毒、虛實之關係,施以溫清酸澀等多頭並進,各施其職,標本兼顧,因而取得較好的效果。如治一男性患者,23歲,由菌痢引起慢性潰瘍性結腸炎,五年遷延末愈,面色光白,形體贏瘦,畏寒肢冷,腹痛下利,一日數行,舌淡苔白潤,脈來沉細無力,曾用消炎藥末見效。先生用附子、肉蔻,振奮陽氣,鐵莧菜、雞骨草、胡黃連清熱解毒,訶子酸斂收澀,五劑藥後,霍然而愈。

三、用藥點滴經驗

先生在臨床上見到慢性洩瀉,以脾腎陽虛,肝橫犯脾,脾胃虛弱為常見;亦有溼熱滯留者,大便中帶有膿血樣分泌物。前人說:“暴瀉屬實,久瀉屬虛。”此語不切,因暴瀉必有虛證,久瀉也有夾實。應該說“暴瀉多實,久瀉多虛”。對脾胃虛弱者,常用益氣健脾藥如黨蔘、黃芪、山藥、白朮、茯苓、陳皮、砂仁、肉豆蔻等,對脾腎陽虛和腎陽虛者,都用壯火溫脾藥如益智仁、補骨脂、訶子、附子、肉佳、乾薑、良姜、砂仁、肉豆蔻、木香之類。嬰粟殼,並不常用,因為用久了會成癮。對於肝氣橫逆犯脾胃者,常用平肝和脾藥,如白芍、金鈴子、木瓜、山藥、黨蔘、茯苓、枳殼、柴胡等;有溼熱的加入清熱燥溼藥。

無論急性、慢性洩瀉都不用利溼藥,常用燥溼藥。前人說溼多成五瀉,所以後人一般沿用利溼,以為得溼可使小腸分清理油,大便得以乾燥。先生認為洩瀉喪失津液已多,不宜再用利尿,尤其是小兒。

對慢性熱性洩瀉,先生也不主張純用清熱解毒藥,而常用扶正藥加入清熱解毒藥。因為慢性熱性洩瀉久久不愈是人體本身的正虛,不是病邪的勢盛。扶正藥可以增強病人的抗病能力。

對於因食物、冷熱及水土不服等所致的慢性洩瀉,常用芍藥甘草場,方中芍藥可用24—30克,該方有調和營衛、糾正過敏、緩解洩瀉、止痛之功。

對大便帶血的慢性洩瀉,常用羊蹄草、黃柏,有較好的止血作用。

古人認為酸澀藥不宜早用,否則邪滯不去。但醫者應注意,如病人瀉下次數太多或太久,必要時當然可以用。如訶子、石榴皮、烏梅、金櫻子之類,可酌情在各種型別的方藥中加入。此外,部分酸澀藥還有清熱解毒作用,如地錦草、螞蟻草之類。

四、經驗方

益氣止瀉湯

組成:黃芪15克,黨蔘15克,制附子9克,烏梅10克,訶子10克,木香10克,川連3克,地錦草15克,馬齒莧15克。

功能:益氣溫腎,清熱燥溼,扶正固澀。。

主治:久瀉腹痛,便形不實或抉粘凍(慢性痢疾、慢性結腸炎、潰瘍性結腸炎。)

方解:本方**脾腎陽虛、溼熱逗留的久瀉。方用黨蔘、黃芪補中益氣,《本草正義》說黨蔘“力能補脾養胃……健運中氣,本與人蔘不甚相遠”。《醫學啟源》說黃芪“善治脾胃虛弱”,《別錄》說治“腹痛洩痢”,更有扶正祛邪的作用。《本草匯言》謂“驅風運毒”,對機體免疫功能低下所致的下利尤為相宜。葉天士說“久瀉無有不傷”,《本草備要》謂附子“補腎命火”,虞傳謂“能引補氣藥行十二經,以追散失之元陽;引補血藥入血分,以滋養不足之真陰;引溫熱藥達下焦,以驅散在裡之寒溼”。先生認為能振奮機能之衰減,振奮全身細胞之活力,以推動脾胃區域性的運化功能。劉完素說“黃連辛能發散,開通鬱結,苦能燥溼,寒能勝熱”,為“治痢之最”。《生草藥性備要》雲馬齒莧:“治紅痢症,清熱毒”,孟洗謂“治府痢”。《本草匯言》謂地錦草“涼血散血,解毒止痢之藥也”。《本草新編》雲烏梅“止痢斷瘧,每有速效”,《本草求真》言:“酸澀而溫……入腸則澀。”現代藥理分析認為對霍亂弧菌等腸內致病菌有效。《日華子本草》言訶子“治腸風瀉血”,《長沙藥解》說“行結滯而收滑脫”。藥理分析證明河子對4—5種痢疾桿菌都有效,兩味既澀腸收斂止瀉利,同時又具有抗菌消炎作用,一舉兩得。木香行氣止痛。綜合諸藥溫補脾腎以扶正,清熱解毒而祛邪,收斂固攝能止瀉,邪正兼顧、標本同治,故對正虛邪戀之久瀉久痢具有良好的效果。

辨證加減:陽虛不甚去附子用高良薑,本品為溫脾胃之藥。腎虛見症明顯加補骨脂、益智仁。腎虛兼有溼熱先生常用菟絲子,該藥既可補腎固精,又能清利溼熱,《藥鑑》謂“利水治溼熱”。腹痛加石菖蒲、烏藥。藥理分析能促進消化液的分泌,及制止腸胃道發酵,並有緩解腸胃道平滑肌痙攣的作用。兼有夜血則加乳香,《要藥分劑》言:“赤白痢腹痛不止者,乳香無不效。”胸腹脹滿加蘇梗、砂仁和胃化溼。寒溼腹脹加蒼朮、川樸苦溫燥溼運脾。氣滯腹脹加青皮、枳殼、大腹皮利氣寬中。滑脫不禁加赤石脂、禹餘糧,固攝收斂。中氣下陷加升麻、柴胡升清舉陷。兼有便祕交替或加望江南清熱潤腸,或加當歸、肉蓯蓉養血潤腸。溼熱重黃柏、黃芩、白頭翁、秦皮、鐵莧菜、雞骨草酌選二味以苦化溼熱。兼有出血加羊蹄根涼血止血。五、病案選錄

驗案賞析

病案1賈某,男,47歲。

洩瀉二年餘,日約二次,或多到七八次不等。腸鳴掂施,時有腹痛,形寒飲冷為甚。胃納不香,口中苦,麵包無華,神疲乏力。舌淡紅,苔薄膩,脈軟無力。其病始於嘔吐下利,良由溼熱留戀,脾運失司,病久入腎,遂致脾腎陽氣虛衰,《內經》所謂“始傳熱中、末傳寒中”,擬予益氣補腎,清熱化溼。方用黃芪15克,黨蔘15克,附子9克,木香9克,黃連3克,砂仁3克,蘇梗9克,烏梅9克,訶子9克,地錦草10克。7劑後,腹痛己除,大便日行2次,精神稍振。再守原方調理而愈。

病案2李某,男,13歲。

痢症初起,腹痛拒按,伴有惡寒發熱之表證,解毒盪滌兼顧,用桂枝加大黃湯加減。

桂枝9克,芍藥18克,大黃9克(後下),檳榔9克,枳實9克,生薑3片,大棗4枚,炙甘草6克。3劑。

藥未盡劑,痢已痊癒。

[按]痢疾用瀉法,此“通因通用”之意。方中大黃、擯榔、幟實盪滌腸道積滯,清除大腸溼熱。伴以桂枝湯解表,憚邪從皮毛出。表裡雙解,病焉不愈。

名醫名方 名醫名方姜春華經年久咳

姜春華 1908 1992年 ,字秋實,漢族,江蘇南通縣人,全國著名中醫學家 中醫髒象及治則現代科學奠基人。先生自幼從父青雲公習醫,18歲到滬懸壺,復從陸淵雷先生遊,30年代即蜚聲醫林,曾執教於上海中醫專科學校 上海復興中醫專科學校 新中國醫學院等,還受聘為《華西醫藥》 《北京中醫雜誌》 《廣東醫藥...

名醫名方 名醫名方姜春華髮熱咳嗽肺炎

名醫名方姜春華髮熱咳嗽肺炎 姜春華 1908 1992年 ,字秋實,漢族,江蘇南通縣人,全國著名中醫學家 中醫髒象及治則現代科學奠基人。先生自幼從父青雲公習醫,18歲到滬懸壺,復從陸淵雷先生遊,30年代即蜚聲醫林,曾執教於上海中醫專科學校 上海復興中醫專科學校 新中國醫學院等,還受聘為《華西醫藥》 ...

名醫名方 名醫名方姜春華心悸胸悶胸痛

名醫名方姜春華運用麥門冬 心悸胸悶胸痛 姜春華 1908 1992年 ,字秋實,漢族,江蘇南通縣人,全國著名中醫學家 中醫髒象及治則現代科學奠基人。先生自幼從父青雲公習醫,18歲到滬懸壺,復從陸淵雷先生遊,30年代即蜚聲醫林,曾執教於上海中醫專科學校 上海復興中醫專科學校 新中國醫學院等,還受聘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