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醫名方 名醫名方何紹奇更年期綜合徵

2022-05-14 11:17:58 字數 4537 閱讀 6039

名醫名方何紹奇更年期綜合徵

何紹奇(1944-2005),四川梓潼縣人,著名中醫學者和中醫臨床家。1961年在梓潼縣醫院拜師學醫,畢業後先後在鄉、區、縣醫院工作十餘年。1974年~1978年任梓潼衛校教師、綿陽衛校西學中班教師。1978年考入中國中醫研究院首屆中醫研究生班,1980年畢業,獲醫學碩士學位,留院任教。1982年晉升為講師,1990年晉升副教授,主講《金匱要略》、《中醫各家學說》等課程。1994年~1996年應歐洲中醫進修培訓中心邀請,赴荷蘭工作,被聘為該中心終身教授、阿姆斯特丹門診部主任、荷蘭中醫學會學術部專家。1997年~1998年應聘為北京醫科大學藥物依賴研究所研究員,從事中醫戒毒藥的研究。同時兼中國中醫研究院基礎所治則治法研究室客座研究員。2003年被聘為中國中醫藥報第二屆編輯委員會常務委員。2003年到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任教

何紹奇先生經驗 更年期綜合徵的認識和**

更年期綜合徵,在中醫**教材中作“絕經前後諸證”或“經斷前後諸證”,確指其病與“絕經”、“經斷”相關。此病雖以婦女為多,而男子也有,加之“更年期”的概念早已被一般人廣泛地接受,所以我主張採用“更年期綜合徵”這個病名。

《素問.陰陽應象大論》有關男女生長、發育,由盛而衰以及生育的論述,當是我們認識更年期綜合徵的先導:“女子二七而天癸至,任脈通,太沖脈盛,月事以時下,……七七,任脈虛,太沖脈衰,天癸竭,地道不通”,“男子二八腎氣盛,天癸至,精氣溢瀉,……八八天癸竭,精少,腎臟衰”。從中我們可以得出以下認識:天癸的“至”與“竭”,決定了人一生的盛與衰。“癸”在十天干中為水,“天”有與生以來就有之義,故天癸實際上就是腎精。在女子,主血海與主胞胎的衝任脈佔重要地位。但八脈皆附麗於肝腎,衝任不能例外。在男子,強調腎和腎精。“天癸竭”的年齡段,女子在49歲左右,男子在64歲以前。

一.更年期綜合徵的臨床表現複雜,對其症狀及舌脈、體徵進行分析歸納,再結合患者的年齡、體質、境遇等情況,可歸納為:

(一)定位在腎

腎虛精虧,進而導致陰虛火旺,是其基本病理。也就是說,人體陰陽水火的動態平衡被打亂了。臨床所見烘熱、面赤、手足心熱、自汗盜汗、頭暈耳鳴、腰痠背痛、月經紊亂、大便乾結等,皆陰虛火旺之症。當然,由於陰陽互根,陰虛精虧,亦可影響到腎陽而出現陰陽兩虛。

(二)累及四髒

腎虛精虧,則根本動搖,其餘四髒皆受其累,只不過在不同病人身上,可能有不同側重而已。

肝:精血同源。肝為乙木,癸屬腎水,故又有乙癸同源之說。腎陰久虧,水不涵木,木少滋榮,則陽亢化風;而肝氣鬱滯,久而化火,又下汲腎水而傷陰。臨床所見心煩易怒,易激動,頭目眩暈,失眠,胸脅苦滿,血壓波動,月經異常,皆陰虛肝旺之症。

心:腎水匱乏,無以上升,心肝火燔,不肯下降;心腎不交,則怔忡、失眠、心悸諸症作矣。

肺:腎與肺為金水互生之髒,而從來論者多強調本病與肝脾腎的關係而不及於肺。事實上,不僅本病之無緣無故的哭泣這一表現屬肺,自汗、盜汗雖多為陰虛火迫,而皮毛為肺所主,又豈能與之無關?

脾:食少、便溏、面目肢體浮腫、多痰、乏力、數欠伸等脾虛症狀,多繼發於陰損及陽,釜底無薪,火不暖土,亦可見於肝氣橫逆,木賊土虛。

(三)多見兼挾

更年期綜合徵最常見的兼挾是肝氣鬱滯,其次是瘀血、痰濁,這三種兼挾往往互為因果,如由肝氣鬱滯而化火,由氣滯而血瘀;不惟肝木乘土,脾失健運而生痰,肝鬱氣滯、津液不行也會導致痰濁產生,而痰濁既會阻遏氣血的執行,又可因久聚化火而為痰熱、痰火等等。

二.基於以上認識,我**更年期綜合徵的方法,大略有四:

(一)填補腎精,遠剛用柔

這是針對本病基本病機腎精虧乏而設的。腎惡燥,正因為腎精虧乏,所以藥宜柔潤,剛燥則有助火劫陰之弊。一般多以六味地黃湯為基礎,此方為大補肝脾腎三髒、真陰不足、精血虧損的基礎方,柯琴更指其“滋化源、奉生氣,天癸居其所矣,壯水制火之功,特此一端耳”。但張介賓認為真陰不足,去掉丹皮、澤瀉、茯苓,始可收育陰潛陽之功。我認為以下二方更好:回生丸(紫河車、熟地、山萸肉、杞子、懷牛膝、菟絲子、山藥、茯苓、蓮子、天冬、麥冬、五味子、酸棗仁、黃牛肉膏、桂元肉、蓮鬚、玄蔘、地骨皮、女貞子、龜版、鱉甲、魚鰾膠);保陰煎(生熟地、天冬、麥冬、玉竹、茯苓、懷牛膝、龜板、鱉甲)。此二方都是清初吳門名醫顧鬆園之方。保陰煎系繆仲淳集靈方加味,回生丸則兼取於六昧、集靈、左歸,壯水制火而不犯苦寒,補腎填精而三陰兼調,更有血肉有情之品,以充養形質,填補腎精,遠剛用柔,顧氏自謂此二方功在六味、左歸之上。 

(二)滋陰降火,甘苦合化

滋陰己如上述,水足則可制火,但火旺者,又須結合降火,因為在火旺之時降火即是最有效的保陰和養陰。不過降火藥多苦燥,苦燥傷陰,所以原則上可暫用而不可久用。此外,降火藥如與滋陰藥同用,有甘苦合化之效,也就是說,這兩組藥同用不致傷陰。常用降火藥中的苦寒藥多用知母、黃柏、功勞葉;甘寒藥除地黃外,常選玄蔘、北沙蔘、麥冬、糯稻根鬚、石斛。

(三)水中疏木,不慮傷陰

更年期綜合徵患者多有肝鬱氣滯,但陰虛精血俱虧者,疏之無功,反有釀燥助火之弊,所以前人乃提出水中疏木一法,高鼓峰之疏肝益腎湯、滋水清肝飲、滋腎生肝飲三方俱可取法。三方都取六味地黃湯合逍遙散:疏肝益腎湯用六味全方,取逍遙散的柴胡、芍藥;滋水清肝飲取丹桅逍遙散的柴胡、白芍、丹皮、梔子,加酸棗仁;滋腎生肝飲則取逍遙散的柴胡、當歸、白朮、甘草,再加五味子。我**更年期綜合徵之屬陰虛肝旺者,常仿高氏三方,我認為水中疏木的思路很好,用藥上則不必完全拘泥於他。

(四)五臟兼調,不忘兼挾

如前所述,更年期綜合徵以腎陰虧損為基本病機而累及五臟,其治當以滋腎養陰為主,兼調他髒,如降火、平肝、疏肝、健脾、寧神、清金、和胃諸法,俱當根據具體病情,斟酌用藥。而氣滯、痰濁、瘀血等兼挾,也應視其輕重緩急,恰當地予以處理,有時甚至還不得不暫時放下主證。否則往往虛不受補,久補無功,因有邪礙之故也。

三.針對更年期綜合徵出汗、烘熱、煩躁、失眠四個主症,談談個人的**體會。

(一)出汗:多為陰虛火旺所致,常伴見心煩、目赤、舌紅、口乾、手足心熱,患者往往在一陣烘熱後汗出如雨,或盜汗多,甚至衣被俱溼。曾治一更年期男子,為盜汗所苦,每天起床,被窩裡赫然一個人形,就是他的汗水印出的。陰虛火旺,常用當歸六黃湯,我每取其甘苦合化的思路,而不泥於其方。因為在此當歸不免助火,黃芪更屬蛇足。大補陰丸這張方也不錯,地黃、龜板滋陰,知柏瀉火,也屬甘苦合化。

此外,我常配用兩張外治方:

1.玉米莖心:即玉米莖去粗皮後白色的髓心,每用1~2尺,切斷,煎水代茶。

2.五倍子、硃砂等分研末,蜂蜜調勻,填滿肚臍中,外用膠布固定,3天一換。

以上兩方對自汗盜汗都有效。但也有患者表現為舌淡脈弱、汗出畏風,屬營衛不調或藩籬不固者,不可拘於滋陰降火一途,要考慮桂甘龍牡湯、桂枝加龍牡湯、桂枝湯加黃芪、桂枝湯合玉屏風散、玉屏風加附子、姜、棗這一類處方了。

更年期綜合徵的多汗,重在治本,一般止汗藥往往無效或暫時有效,不久就**,因此,如浮小麥、炙麻根、龍骨、牡蠣、碧桃乾等,只能作輔助藥用,不能依靠它們去解決問題。不清除**,徒用止汗,止也止不住。

(二)烘熱:總的說來,滋陰則虛熱可去,重點在滋腎陰。但五臟之陰,相互滲灌,所以往往須結合滋脾陰、養肺陰、育肝陰、補心陰。此外要注意五志均可化火,五臟之火又以肝火為最橫,因此當火盛之時,又須兼用瀉火平肝。處理烘熱,須注意滋陰與瀉火的分寸,一般說,要避免過用苦燥。

也有部分病人,在勞累後即覺烘熱,伴見汗出、頭昏心悸、睏乏無力、食少便溏、舌淡脈弱。偏於氣虛者可用補中益氣湯加麥冬、五味子;既有氣虛又兼肝鬱氣滯者,可用補中益氣合逍遙散;氣鬱化火,常用丹梔逍遙散,去白朮之壅,加鬱金、生麥芽

。(三)煩躁:更年期綜合徵較多表現為煩躁、易觸怒、坐臥不安等,甚至做出常人不可理喻的事來。大凡水虧火旺者,宜滋陰瀉火,常以百合地黃湯、百合知母湯為主方。生地黃養陰而壯水,百合清金以平木,知母瀉火以除煩,仲景筆下之“百脈一宗,悉致其病”,“意欲食復不能食,常默默,欲臥不能臥,欲行不能行,飲食或有美時,或有不用聞食臭時,如寒無寒、如熱無熱、口苦小便赤”,歷歷如繪。

更年期綜合徵也有表現為多疑、敏感,甚至無故悲傷哭泣,伴見乏力、肢軟、汗出者,屬“髒躁”,甘麥大棗湯為有效之方。方中小麥寧心除煩,單用也有效,但量須大,一般用60g煮水(不能煮破)代茶。汗多者改用浮小麥。如果氣陰都虛,可用百合地黃湯、甘麥大棗湯合方。

(四)失眠:有很多更年期綜合徵患者為失眠所苦。其病機大都為陰虛陽亢。陰不足則陽無處可潛,陽不能入於陰,所以失眠或夜夢紛紜。我治此類失眠,多用酸棗仁湯(知母、茯苓、酸棗仁、川芎、甘草),對夜不成寐伴見心煩者較有效。但真是肝腎陰虛,此方滋陰之力不足;真是火旺,此方瀉火之力亦不足,所以對陰虛火旺者,須加重滋陰藥,如生地、玄蔘、麥冬,瀉火藥如黃連、竹葉。考前人**陰虛內熱,恆多生地、黃連同用,如東垣的硃砂安神丸(生地、當歸、黃連、甘草、硃砂),唐容川的益氣安神湯(生地、麥冬、黃連、膽星、竹葉、酸棗仁、茯神、遠志、人蔘、黃芪),今人黃壽人的三子養陰湯(生地、黃連、女貞子、枸杞子、沙苑子、菊花、棗仁、柏子仁)皆是,如此則滋陰清熱的力量大大加強了。我**失眠,亦常多用重鎮安神方藥,如許叔微的真珠丸(珍珠粉、熟地、人蔘、酸棗仁、柏子仁、犀角、茯神、沉香、龍齒、硃砂),費伯雄甲乙歸髒湯亦用珍珠母、龍齒、夜交藤、合歡皮及合歡花之類。至於夾痰夾瘀者,則當兼顧之,如唐氏益氣安神湯,用黃連、竹葉、膽星除痰熱。痰盛苔膩、胸悶者,多取《三因方》溫膽湯;瘀血久著,則參用王清任血府逐瘀之法。

此外,更年期綜合徵陰損及陽,以至陰陽俱虛者,也不少見。這是因為病程長,而不同患者又存在不同體質的緣故。其表現除前述陰虛內熱證外,還時有畏寒怯冷或畏寒與潮熱交替出現,患者既怕熱,又怕冷,兼見頭暈,腰痠、神疲、乏力、尿頻(夜尿尤多),性慾淡漠。上海的二仙湯(仙茅、仙靈脾、巴戟、當歸、知母、黃柏)燮理陰陽,雙向調節、立意不錯。對陰陽兩虛證,我常在二仙湯方中加入熟地、杞子、制首烏、紫河車之類益腎填精之品,精充則腎陰腎陽皆可得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