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醫說I 朱南孫 再論種“子”女人動靜結合才健康

2022-05-14 11:05:14 字數 4261 閱讀 6679

δ 朱南孫,1921年1月生,江蘇南通人,上海中醫藥大學附屬岳陽中西醫結合醫院終身教授、主任醫師,全國中醫**名師,朱氏**傳人

按:朱氏**第三代傳人朱南孫曾是名副其實的上海灘名媛,她還將有著百年曆史的朱氏**整理創新、發揚光大。聽聽朱老的家世、治病用藥方法、調病養生經驗;當真收益良多。

“凡大醫治病,必當安神定志,無慾無求。”朱氏**第三代傳人朱南孫曾是名副其實的上海灘名媛,她將有著百年曆史的朱氏**整理創新、發揚光大。朱南孫認為,婦女疾患雖與五臟六腑皆有關,然與肝腎最為密切。她提出“治肝必及腎,益腎須疏肝,肝腎為綱,肝腎同治”的觀點。

家世:百年朱氏一傳人

說起朱氏**,還要從朱南孫的祖父朱南山講起。

1916年,朱南山來滬行醫,統治內、外、婦、骨傷科。晚年尤擅**。1933年,於北京西路長沙路自建診所“南山小築”。朱南山強調“藥必對症,用必夠量”,**論治注重調氣血、疏肝氣、健脾氣、補腎氣。自擬《**十問口訣》,教誨晚輩,奠定了朱氏**基石。

1936年,朱南山創辦新中國醫學院並附設新中國醫院,近代中國眾多醫林名宿,皆出於這座中醫學府。朱南孫回憶祖父說,“祖父的診所在貧民區附近,窮人都是生了大病才來看醫生的,因此祖父的用藥分量很重,一劑、兩劑就看好了。”“朱一帖”就此揚名。

朱南孫的父親朱小南,為朱南山長子。中年以後尤擅**,臨診用藥內外兼治,不拘一格,善治崩漏、痛經、不孕等症。他大膽發揮將奇經八脈理論體系匯入朱氏**,尤其對奇經用藥整編歸類,言前人所未言,有《奇經八脈在**臨證間的具體應用》、《朱小南醫案、醫話、醫論》等著述。

朱南孫就出身於這樣的中醫世家,作為朱小南的長女,她深得祖父和父親的喜愛,給她取名“南孫”,就是希望她能像孫子一樣繼承家學。

朱南孫也不負眾望,她自幼天資聰穎,性格堅毅,高中畢業時,她毅然選擇繼承祖業,考取了上海新中國醫學院。在那個“女子無才便是德”的年代,一個弱女子有繼承祖業的鴻鵠之志,確實讓許多人感到不解。“當時,我們家族裡沒有學中醫的,我三叔是我國第一批留美的學生,他就對我學中醫很不看好,說‘中醫有什麼好學的,你一定學不好’,我這個人也比較倔強,做一件事,就一定要把它做好,我認為我一定能學好!”朱南孫說。

在診務倥傯之際,朱南孫總結和發表了不少具有真知灼見的文章,還擔任《星火計劃叢書**手冊》的主編,尤其是經她珍藏而倖免於“文革”之難的《朱氏**集精粹》得以付梓,使朱氏**得到傳承並且整理提高,成為近代中醫**一大流派。

治病:肝腎為綱注重衝任

從醫六十餘載,朱南孫多年致力於**常見、多發、疑難雜證的**,擅長**婦女難治性崩漏、痛經、不孕、癥瘕、帶下病、產後病、更年期綜合徵。

總結朱氏**的學術特色,可概括為幾條:“肝腎為綱,乙癸同源;注重衝任,貴在通盛;衷中參西,務求實效;處方精專,善於通變;從合守變,燮理陰陽。”

首先,就是突出肝腎為綱,乙癸同源。朱南孫認為,婦女疾患雖與五臟六腑皆有關,然與肝腎最為密切。她提出“治肝必及腎,益腎須疏肝,肝腎為綱,肝腎同治”的觀點。

而在月經週期中,肝腎的作用亦不同,如對不孕患者,除調理月經外,在排卵期前後,還加用溫腎促性助孕之品,如仙茅、仙靈脾、石楠葉、蛇床子等。

第二,注重衝任,貴在通盛。在人體的奇經八脈之中,衝脈和任脈對於調節女性生理健康的意義非常。調理衝任為歷代醫家所倚重。但系統地論述衝任並提出理法方藥的醫家,始於朱小南,他將衝任與臟腑、氣血、經絡的生理、病理相聯絡,推究衝任病變的形成,一是臟腑氣血、其他經絡的病變影響衝任的機能所致;二是各種致**素直接使衝任損傷而影響臟腑、氣血和其他經絡而產生疾病。

朱南孫在繼承其父學術經驗的基礎上,強調“衝任以通盛為貴,所謂任通衝盛,諸恙得解,毓麟有望”。

調理衝任時,對邪留衝任者,治貴在通,如對房幃不慎,或宮內手術致邪客衝任,溼熱淤交阻胞絡的附件炎、盆腔炎,採用紅藤、敗醬,蒲黃、延胡索等組成的蒲丁藤醬消炎湯清熱化淤,疏理衝任。

隨著婦女月經週期變化,衝任氣血盛衰也會出現生理性變化的特點,此時可將補充衝任藥和疏理衝任藥分類組合,分別試用於月經週期的各個階段,如對不孕症,氤氳期以巴戟天、肉蓯蓉、仙靈脾、枸杞子、菟絲子等以溫養衝任,經前期則以柴胡、香附、路路通、蘇羅子等疏理衝任。

第三,從合守變,燮理陰陽。女子疾患多隱微深奧,變化難測。朱南孫認為,以運動學縱觀婦女一生,是一個動與靜相對平衡的矛盾運動的過程,應當審其動靜之偏向而使之恢復平衡之常態。

用藥:詳於問診用藥簡捷

中醫診法分望、聞、問、切四診,朱南孫常說,“四診缺一不可”,以問診為首重,切脈論證以脈佐證,觸診辨別虛實乳脹,明辨虛實望聞輔之。

她的問診不僅認真,還有一定的技巧,嚴格遵循祖父的**十問要求:“一問年月二問經,及笄(女子15歲)詳查婚與親,三審寒熱汗和便,四探胸腹要分明,頭痛腰痠多帶下,味嗅辨色更須清,五重孕育胎產門,崩漏注意腫瘤癥,六淫七情括三因,八綱九候祖先問,本病雜症須弄清,十全診治方得準。”

朱南孫的組方簡捷,都不超過12味,尤其善用藥對,或二味成對,或三四味成組,藥精不雜,絲絲入扣。

女子以血為本,血證中尤其以血崩最為凶險。祖父朱南山早年創制出著名的**嚴重血崩證的驗方“將軍斬關湯”。家傳驗方經父親傳到朱南孫這裡時,她根據“治血證以通澀並用為宜”的經驗特色加以演變,以“失笑散”為君,選擇將軍斬關湯中數味主藥,更新為一首具有祛淤生新止血之效,**重疾崩漏的驗方。

後來又以“失笑散”為君,配古方“通幽煎”、“血竭湯”中諸藥化裁成一個**血淤型重症痛經的驗方“加味沒竭湯(又名化膜湯)”。

朱南孫雖承家學,但是從不囿於門戶,曾先後求教於徐小囿、丁仲英、唐吉父等名醫,20世紀50年代國家提倡中西醫結合時,很多西醫同道紛紛向她學習中醫,在學生交流中,她也時時注意與他們切磋治病的心得。

朱南孫認為,醫學在發展,中醫也應該吸取現代科學技術和診療手段。她運用現代科學方法系統研究了驗方“加味沒竭湯(又名化膜湯)”**痛經的機理,取得了可喜的成果。結合西醫學的診斷結果,調整中醫辨證用藥已是朱南孫臨證的一大特點。

調病:治病調經 再論種子

提問:不孕症的發病率越來越高,應如何**?

朱南孫:不孕症臨床分為虛實兩大證型,虛證分脾腎陽虛和肝腎陰虛,實證為衝任淤滯、絡道受阻,臨證虛實常並見。不孕症患者有病應先治病,病除經調則氣血充沛,陰陽平衡,平時宜節慾貯精,精血充足,交之以時,胎孕乃成。

**應按審因論治,治病求本的原則,實則攻之,虛則補之。如有經帶癥瘕(肚子裡結塊的病)之疾,則當先治病調經,再論種子。

脾腎陽虛證,此類證型多見於輸卵管通而欠暢者、有炎症者,也常為氣虛鼓動無力,需益氣為先,氣足則絡通。其治法分兩階段,第一階段,健脾和胃,養血調經,待脾胃調和,氣血充足,月經通調,轉入第二個階段,溫養衝任,溫腎助孕(適用於排卵不理想者)。肝腎陰虛證也分兩階段**,第一階段要滋補肝腎,養血調經,使得衝任得潤,胞宮充盛,基礎體溫轉為典型雙相,進入第二階段以補腎助孕為法。

實證分三種證型,邪傷衝任、溼熱內蘊證,新邪為病時,以清熱利溼為主,疏肝調經為輔,舊邪肝鬱時,以疏肝調經為主;衝任阻滯,胞脈閉塞證,採用用行氣化淤、疏理衝任的治法,並配合輸卵管通液**;淤阻癥瘕證,子宮內有結節或附件腫塊,則需化淤散結,調理衝任。

提問:你提出女性動靜平衡協調則健康,動靜失衡則必致疾病的觀點。在臨床運用“從”、“合”、“守”、“變”四法來糾正動靜失衡。這四法具體怎麼解釋?

朱南孫:“從”者,反治也,寒因寒用,熱因熱用,通因通用,塞因塞用屬此。如經少、行愆、乳少、經閉,貌似靜閉,理應以動藥通之,然審證系精血不足,元氣衰憊者當充養精血,以靜待動,“血枯則潤以養之”,亦即以靜法治靜證;又如崩漏、帶下,症如動洩,似以靜藥止之、澀之,然究其因,確屬淤阻、溼蘊、癥結使然,當化淤、利溼、消癥,且祛邪務盡,所謂“澄其源,則流自結”,此即以動法治動證也。

“合”者,病有夾雜,動靜失勻,虛實寒熱兼見,制其動則靜益凝,補其虛則實更壅。臨證需寒熱兼調,七補三消,通澀並舉,藥應兼和。喜用藥對組方,如仙鶴草配益母草,通澀並用,調治月經週期經久不止;莪術合白朮,消補相伍,治脾虛痰凝經閉積聚;血竭協三七,化淤止痛止血,療徵瘕結聚之疼痛、出血之證,用之得當,得心應手。

“守”者,意即辨證既確,用藥須堅定果斷,對病程較長、症情複雜之慢性病而論。如血海枯竭之虛型閉經,宜以靜治靜,證不變,守法守方,待精血充盈,經遂自通。

“變”者,即治法視證情轉變,用藥須根據疾病的不同階段,靈活應用。如不孕症,證情多複雜,年青者常伴盆腔炎,輸卵管受損,纏綿不愈,臨證先治病為主,然後調經,經調後孕。調經之法又分經前、經間、經期、經後之別。

養生:動止以靜 靜止以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