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 貴以賤為本,高以下為基

2022-05-14 11:05:13 字數 1830 閱讀 3849

一個人如果知道自己愚笨和迷惑,這並不算是真正的迷惑,因為他有自知之明,自己心裡明白比什麼都重要。

而最可怕的是不知道自己迷惑的地方,當自己有了可以炫耀的地位和資格之後,就開始耀武揚威,實則不知其所以然。

當一個人在缺乏自我清晰認知的情況下,就會犯過度自以為是的錯誤,甚至會覺得自以為是的炫耀可以將自己捧到想達到的高位。

在這個複雜而又變化莫測的世界上,不刻意的自作聰明,才是最大的明智。

就好像莊子說的:穿上華美的衣服,裝模作樣變換自己的形態,討好獻媚於舉世之人,卻不認為這是諂媚逢迎,跟世俗之人同群同黨,是非觀念相同,卻總覺得自己高於世俗之人,這真是愚昧到了極點。

人生所有的偉大並不在於能將自己捧得多麼高,恰恰是能夠明白自己能夠低到什麼程度,明白自己的限度和位置在什麼地方,這樣才能成就自己的偉大。人的行為會背離客觀,有的時候主觀存在的意識和行為並不能符合客觀規律,所以你自認為能夠抬高自身,將自身抬到高位的時候,反而會造成物極必反的惡果。

而反之,當你沒有因為高貴而自作聰明,能夠以卑賤自處的時候,反而會帶來意想不到的收穫。

一個人能夠放下自以為是的高傲,看清自己未看清的人生,這樣才能成就人生的尊貴。

《道德經》之中說:故貴必以賤為本,必高矣而以下為基。是以侯王自謂孤寡不穀。

人生高貴必須以卑賤為根本,人生高大必須以居下為根基,就像君王也自稱“孤家”“寡人”“不穀”,這不正是說明君王以賤為本嗎。

狐丘老人見到孫叔敖,就對他說:“人有三怨,你知道嗎?”

孫叔敖問道:“您指的三怨是什麼呢?”

老人便說道:“爵位高了別人會嫉妒你;權位大了國君會厭惡你;俸祿高了百姓會埋怨你。”

孫叔敖回答:“我的爵位越高,就會將慾望控制的越小,我的官位越大,心就會越小,我的俸祿越多,我就會廣施於人,用這三種方式免除這三種禍患可以嗎?”

老人聽了滿意的笑著離開。

人生處事之根本並不是在於自己的鋒芒畢露,更不是嬌柔造作的故作姿態,所以有志者都會讓自己隨和一些,收斂自己的鋒芒,即便有能力也不會過於激進,而是恰當掩飾自己的人生,這也是處事之法寶。

就好像《紅樓夢》之中的王熙鳳一樣,很多人對於她的評價都是“心性極細深”,“心眼兒極聰明,是男人也不及其一”,“少說著也怕有一萬個心眼子,十個會說的男人都說不過她”等等評價,可謂是聰明與心機的代名詞。

但是她的種種計謀,所有努力,哪怕對於賈府的鞠躬盡瘁,最後換來的都是一片不滿的聲音,最後人生也沒有落得一個圓滿的結果,死了之後甚至連女兒都保不住。

在《聰明累》之中,是這樣總結和評價王熙鳳的人生:機關算盡太聰明,反送了卿卿性命。

當一個人不懂得收斂的時候,聰明未必是聰明,當一個人不懂得降低自己的位置,總自以為是的賣弄機巧時,得到的也未必是一個好的結果。

《菜根譚》之中說:有妍必有醜為之對,我不誇妍,誰能醜我?有潔必有汙為之仇,我不好潔,誰能汙我?

有美麗存在,自然有醜陋作為對比,我不自誇自大炫耀自己的美麗,誰能指責我的醜陋呢?有乾淨必然有髒汙作為對比,我不宣揚自己的乾淨,誰能嘲諷我的髒汙呢?

很多問題都有其根源,有的是外在因素,而更多的則是內在缺失,就好像因為自作聰明而引發的禍端一樣,你不去刻意自我炫耀,沒有自我吹捧的時候,也不會暴露自己的缺點。

就因為不能清晰認知自我,看不清自身所處的界限,便犯下了自作聰明的錯誤,最後反而會成了禍端的起源。

所以,聰明**是聰明,愚笨**又是愚笨呢?

作者|國學書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