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醫大師 國醫大師何任不孕症

2022-05-14 10:54:24 字數 3780 閱讀 9662

名醫名方國醫大師何任**不孕症

首屆國醫大師

何任我國首次評國醫大師30位入選者均從業55年以上_____人民** 北京2009年4月13日電由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衛生部、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共同組織的首屆“國醫大師”評審工作日前結束,經過嚴格遴選和評委會專家組認真稽核,方和謙等30位名老中醫(民族醫)入選“國醫大師”,30位入選“國醫大師”的名老中醫(民族醫)。

名單為:

方和謙、王玉川、王綿之、鄧鐵濤、任繼學、朱良春、何任、吳鹹中、張燦玾、張學文、張琪、張鏡人、李玉奇、李濟仁、李振華、李輔仁、蘇榮扎布(蒙醫)、陸廣莘、周仲瑛、賀普仁、唐由之、徐景藩、班秀文、郭子光、程莘農、裘沛然、強巴赤列(藏醫)、路誌正、顏正華、顏德馨。

國醫大師,

觀其處方之靈活奧妙,確已深得化裁之精髓,或澎湃洶湧,或優柔細膩,蓋已臻上乘之境矣!足以令人拍案驚呼,蕩氣迴腸。若非勤學古方,體念蘊韻,何能至此?思今者,漸棄原典,粗看二手三手資料,雖曰開卷有益,然棄三千年代代菁華,不亦捨本逐末乎!乃披露當今大師祕方公諸同道,以共勉之。

何任,浙江杭州人,字祈令,別署湛園,1921年1月(農曆庚申年十二月)出生於浙江杭州的中醫世家。1941年畢業於上海新中國醫學院,1947年創辦杭州中國醫學函授社,1958年參與籌建浙江中醫學院,1959年起任教於浙江中醫學院並先後任副院長、院長。2012年2月23日7時38分因病醫治無效在杭州逝世,享年93歲。何先生是浙江省政協第四屆委員,第

五、六屆浙江省人大常務委員會委員,第七屆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治未病”工作顧問,中華中醫藥學會顧問、終身理事,浙江名中醫館館長,浙江省名中醫研究院名譽院長;首批全國名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中國百年百名臨床家”之一,浙江省名中醫。曾任全國高等中醫院校教材編審會副主委,常務理事,中國中醫科學院學術委員會委員,浙江省中醫藥學會會長、名譽會長、顧問。2009年5月13日,作為30位當代泰斗級名老中醫之一,何任先生榮獲國家人事與社會保障部、教育部、衛生部、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授予的首屆“國醫大師”稱號。

國醫大師何任**不孕症的學術經驗

乳脹散乳脹散是何任教授**肝氣鬱結導致不孕症的經驗方。由柴胡、當歸、白芍、香附、青橘葉、鬱金、娑羅子、烏藥等藥物組成。舉一醫案為例。

患者張某,女,29歲,1974年3月10日出診。婚後五載未育,經前乳脹,月經稍延期,以疏肝調達為治。當歸9克,制香附9克,枳實9克,路路通9克,青橘葉30克,白朮9克,娑羅子9克,鬱金6克,烏藥6克。7劑。

4月7日複診:經前仍有乳脹,脹連及腋側,舌尖盧略絳,脈弦勁。原方加逍遙散30克(包煎)。7劑。

4月14日三診:汛事轉準,經量較多,原意再續,略參益腎。制香附9克,鬱金9克,菟絲子9克,補骨脂9克,當歸9克,仙靈脾9克,青橘葉30克,橘核12克,絲瓜絡12克,紫石英9克,川斷6克。6劑。

5月5日四診:症漸好轉,再以疏肝法調理。柴胡4.5克,炒白芍6克,路路通9克,當歸9克,制香附9克,合歡皮6克,烏藥4.5克,娑羅子9克,青橘葉30克,白朮9克,鬱金6克,枳實4.5克。6劑。

6月9日五診:妖后乳脹諸症均有輕減,然經前胸脅尚感不舒。以益腎疏肝兼顧治之。

處方一:仙靈脾9克,川穹4.5克,菟絲子9克,紫石英12克,丹皮6克,制首烏9克,制香附9克,川斷6克,覆盆子9克,黃芪9克,當歸9克,杜仲9克。6劑。

處方二:柴胡6克,綠萼梅4.5克,炒白芍9克,白朮12克,路路通9克,娑羅子9克,枳殼4.5克,青橘葉30克,蒲公英12克,烏藥6克,黃芩6克,合歡皮6克,鬱金6克,生草6克。4劑。

按:該例不孕症**醫院檢為宮口較小,曾行輸卵管通氣術。《類證治裁》曰:“**著重孕育,孕育先在調經。”然調經又有理氣、和血、補養之分。該患者經前乳脹,脈現弦象,乃是肝鬱明證,故以疏肝解鬱之劑治之。腎為先天之本,內藏精氣,主人體生長髮育和生殖功能,故以益腎疏肝相兼為治,使腎氣充足,肝氣條達,汛事轉正而能孕育。藥後乳脹減輕,月事亦轉準,1975年隨訪已有孕。前後5次方藥,大致按照古人“經前勿補,經後勿攻”的治則,對該症頗為適合。

溫經湯《金匱·婦人雜病脈症並治》溫經湯條的原文是:“問曰:婦人年五十所,並夏利數十日不治,暮即發熱,少腹裡急,腹滿,手掌煩熱,脣口乾燥,何也?師曰:此病屬帶下。何以故?曾經半產,淤血在少腹不去。何以知之?其證脣口乾燥,故知之。當以溫經湯主之”溫經湯《金匱》用量為吳茱萸三兩,當歸、川穹、芍藥、人蔘、桂枝、阿膠、牡丹皮、生薑、甘草各二兩,半夏半升,麥門冬一升。方中吳茱萸、桂枝入血散寒,即所謂溫經,亦是由溫藥去寒而達到行淤目的。方中川穹、當歸、芍藥、麥冬、阿膠是養血活血育陰而生新血;人蔘、甘草、生薑、半夏是健脾益氣。因為淤血長久,營衰脾傷而成下利。所以溫經湯是以溫養氣血同時兼有行淤散結作用。

我們從另一個角度分析溫經湯的方劑組成,似乎是桂枝湯(去棗)、吳茱萸湯(去棗)、小柴胡湯(去柴胡、黃芩、大棗)、膠艾湯(去地黃、艾葉)再加上丹皮、麥冬的合方。就這四個方劑來說,桂枝湯是以調和營衛為主;吳茱萸湯以溫中為主;小柴胡湯以疏肝和胃為主;膠艾湯以養血為主。這樣也同樣可以理解溫經湯除了《金匱》原文所指出的主治證候外,還具備調營衛之寒溫,和脾胃之津氣,溫中補血之力,增津破淤之功。何老用《金匱》溫經湯治婦女少腹寒冷,月經量多或月經至期不來的不孕症,屢見治效。這實際上已跨出了本方原條文指徵的界限,擴大了其適應範圍,正如原方後所說:“亦主婦人少腹寒,久不受胎;兼治崩中去血,或月水來過多,及至期不來。”這裡舉一醫案為例。

羅某,女,32歲,1983年10月24日出診。結婚四載未育。少腹不溫,時作脹滯,經期趲落不定,行則量多有塊,色或淡或黯,遷延時日,日晡手足心熱,脣口乾燥,脈澀苔薄,舌色略黯。宜溫經為法:黨蔘、當歸、白芍各12克,川桂枝、川穹。阿膠、姜半夏、麥冬各9克,吳茱萸、丹皮、生甘草各6克,生薑三片。

二診:服十月24日方十劑,自感少腹少見寒冷,本月汛行五日而淨,手足心熱見輕,原方再續。後又處方服數次,於1984年初懷孕。

按:據該例醫案可以認為《金匱》溫經湯是**婦女少腹寒冷,月經失調久不受孕的處方,屬於虛寒夾淤證型。

太和丸患者,女,38歲,1996年2月18日初診。結婚4年來未孕。經當地婦院檢查無任何器質性疾病。平時月經準期,行亦正常。4、5日淨。除偶有頭痛肢倦乏力外,胃脘部食後欠舒,大便溏薄。舌苔薄白,脈微弦。先疏氣健脾和胃。處方以瀉心湯加味,7劑。

複診:服完7劑,胃脘已舒,大便亦成形。因求子心切,乃要求**不孕症。該病人經當地婦院**檢查無異常,基礎體溫測試亦基本正常。其丈夫到有關專科檢查亦均屬正常。據此,乃為之處方如下:制香附40克,制蒼朮40克,藿香40克,防風40克,前胡40克,蘇葉40克,薄荷40克厚朴40克,草果仁20克,姜半夏40克,烏藥40克,陳皮40克,焦麥芽80克,春砂殼20克,炒枳殼40克,焦山楂40克,白蔻仁10克,木香30克,茯苓50克,川穹20克,羌活20克,白芷20克,甘草20克,當歸40克。製法:以上藥各研細末,和勻,再研極細,水泛為丸。每日服2次,每次服12克,溫開水吞送。囑其先服一料以觀察。約於1997年底,患者來長途**告知,她已懷孕,經醫院檢查,妊娠已4個月。

按:此例不孕症,經西醫**各種檢查,並未有任何器質性疾病,基礎體溫亦屬正常(男方亦無不正常情況)。視其所能見到者,略有脾虛氣血失調,乃不予湯藥,只予丸劑,以緩圖之。按此丸方為《蕭山竹林寺**祕方考》之“祕製太和丸”原方,略調整其藥量。該方治婦女月經不調、經行腹痛、腰痠帶下、骨節疼痛、胸悶食少、停經腹脹、脾虛洩瀉、積年不孕等症。而其可治之“脾虛洩瀉、積年不孕”則為投用本方之唯一可據之處。何老用本方治無器質性病不孕症婦女已多例,均有意想不到之**效果,此例亦如是。

“祕製太和丸”用藥24味,有祛表者,有溫益健脾者,有和胃理氣者,有益氣調經者,具有陰、陽、表、裡、虛、實多種藥物組成。其總體有調整陰陽、疏表達裡、理氣和血之效益。故於“積年不孕”尤見功效。但是要進一步說明太和丸中歌謠的具體作用和它在方中的主次作用是困難的。這使人想到很多有確實**效果的名方,其藥味組合龐雜難解,譬如《金匱要略》鱉甲煎丸之瘧母、消癥瘕有它一定的療效,近時有人以鱉甲煎丸治肝臟纖維化亦有明顯效果。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這種在理論上目前尚難解釋清楚,但在臨床應用卻有效的疑問,留待今後進一步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