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涼好個秋 生態原攝

2022-05-14 10:54:19 字數 1283 閱讀 7811

2013-10-05 23:49:08

|  分類:

預設分類|字號

訂閱 天涼好個秋

**《散文吧》散文

循著長滿荒草的古道,迎著陽光漫遊。當你閉上眼睛,在耳旁掠過的不再是風,是六朝的詠歎調,是“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的錦繡,是漁父高亢的歌謠,更是流過的千年。沒有見到塞北的駿馬,倒在“杏花煙雨”裡偶遇了秋風。

秋,在大多時候,更像是夏的附屬品。因為它除了溫度稍微降低,在能看到落葉植物的枝頭瞧見外,大多時候和夏天沒有兩樣。它不像夏天那樣火熱,讓人印象深刻;不像春天那樣柔情,讓人思慕難忘;更不像冬天那樣冰冷,讓人刻骨銘心。它就是那樣平凡低調,低調到幾乎被人們忘記四時之中還有秋的存在。

然而,有人也許會說,無論秋在**迷路,都記得回到詩人筆下的路。是的,文人筆下,也許是才是秋的家。然而,這並不值得高興,文人筆下或許是個好去處,卻不是秋的歸宿。

秋原本是屬於這個世界,無論你又沒有意識到它的存在。無需棲身詩人筆下,更無需一番感慨喟嘆。當秋風從最遠的北風吹來時,掠過草原,拂過枝頭,低到河谷,高到山頭,都有它的蹤跡。文人筆下,茅草屋頭,無有區別。

秋的衣角拂過搗衣板,於是塞北的風沙便揚起千軍萬馬;秋的眼神掠過天空,於是碧霄刻下片片詩情;秋在後主的院落裡打了個哈欠,於是梧桐就飄落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知音難覓,那日秋醉在了楊柳岸,伴著曉風殘月。這一醉不知道到過了多少年,直到有人唱起“人間有味是清歡”的詞句,它才緩緩睜開眼睛,才發現有雪花飄到身上,原來已經是冬天。

人間有味是清歡——這句詞雖是寫在冬盡春萌,卻那麼的契合秋的意境。古往今來,描寫秋無外乎悲秋,或者像劉禹錫那樣反其道而行之。這些詞中的情感那樣真切,或悲或喜,讓人感同身受。但這並不是秋的骨髓。

秋,延夏而續,大地開始降溫,開始思考。歲月老人,在經過了春夏之後,需要安靜的時間來思考。於是大地上的東西漸漸失去它鮮明的特徵,溫度不再熾熱,雨不再滂沱,就連樹的顏色和花的枝畔也緩緩褪去它的豔麗。它就像忽然消失一樣,不仔細去尋,是碰不見的。融入了平凡,躲進了日常的生活。就像是在鐘錶針尖上,那重複而單調的動作,你都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

“清歡”——不是狂歌痛飲,不是斷筋錯骨,它是江邊的流風,是寒冷的時候嘴裡哈出的那股白霧,它不是愛恨痴嗔,卻又是愛恨痴嗔,猛如烈酒,淡如清風。無論金鳳玉露,還是芙蓉千朵,那不過是它的衣裳。詩篇裡,只不過是遇見了它的青衫。直到唱出“清歡”,秋那一刻,是欣慰的。其實遇見秋天很簡單,只要伸出雙手,張開你的十指,就能感覺到。秋,就是平淡的日子。不用擔心秋會迷路,只怕人在平淡的日子裡走失。有一種享受是那樣寫的,就像那首小詩:南湖秋水夜無煙,耐可乘流直上天。且就洞庭賒月色,將船買酒白雲邊。平淡,既是享受。

秋風吹著古道上的野草輕輕搖動,也許你會感覺到冷,不是還有人是那樣說:天涼好個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