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一抖就沒了!臺灣玉雕大師黃福壽作品欣賞

2022-01-15 03:12:53 字數 2396 閱讀 9360

原創 玉雕界 2017-05-16 10:53

玉見東方,走進玉雕,關注玉雕界頭條號藝術從這裡開始!

“工到極致便是藝”

玉雕創作卻兩個維度的延伸

一種是倡導的是繁複,一種倡導的是極簡

而兩種方式不同卻目的卻是相同

都是為追求藝術和美的效果

臺灣玉雕大師黃福壽是“繁複”與“寫實”的典型代表,他的作品對中國大陸的很多玉雕師影響極大。很多人驚訝於他將一塊硬度極大的石頭變得隨心所欲,其極致的程度讓人不敢呼吸。昨天中午在廣東省雕刻藝術研究會現場為現場奉獻了一場以“現代玉雕藝術美學”講演,吸引了來自全國各地的玉雕師及收藏家、玉石愛好者前來聆聽。

黃福壽出身於臺灣農村家庭,十八歲以前,按部就班地自國小、國中而高中畢業。因為大專聯考不如理想,他在暑假到臺北準備補習重考。暑假還沒過完,同學找他到板橋一家玉石廠打工,這人生第一次的打工經驗決定了,或者應該說,改變了黃福壽的一生。

他放棄了所有學生夢寐以求的大學生活,放棄了年輕人所愛的娛樂,完完全全地沉浸在翠玉天地中,從雕刻老闆接單回來指定製作的墜飾、佛像、動物等小飾品,到下班後撿切割下來的邊料、廢料自己隨意雕刻,開始了他以玉石創作的半生。

黃福壽還記得,由於他自小便具美術天分,經常參加美術比賽抱大獎回來。這方面的天分使得他一到玉石廠就得到老闆的賞識,因此,未經一般辨識材料、打磨、拋光部門的訓練,老闆就直接讓他開始雕刻。

黃福壽不負老闆期望,出手不凡,小飾品中屢見新意,尤其他自己私下刻的人物小雕像,比例、神情、動作都精準、細膩,不落俗套,惜才的老闆很快的就讓他設計新產品,他也在玉雕界慢慢地有些小名氣。

但黃福壽並不以此為滿足,他對玉用情至深,希望能打破傳統玉雕的裝飾、吉祥辟邪等實用面,走入真正的個人藝術創作。“第一件很有趣,第二件還行,第三件就很無聊了”黃福壽卻改變了想法,卻要跳出“套路”將玉石雕得更加極致三個月後師傅也拿他沒轍,沒法教下去。

“未來玉雕看你了”一次師傅帶他去參觀的所發的感悟,深深刺中黃福壽的神經,並影響著他對未來的思考,“我要給時代留下些什麼”然而時間也印證了這一切。因此,設計、雕刻之餘,或當其他的同事輕鬆休閒時,黃福壽卻忙著看展覽、研究玉器的相關資料,「想要在那龐大璀璨,文化流變的當代,探詢能表達自我創作語彙的當代玉雕藝術之初衷始終如一,」黃福壽熱切地剖析他的創作理念。

也就是這股對玉的熱愛與堅持,對文化傳承的使命感,使得這個深具藝術天分,卻從未有過正式師承的素人雕刻家,透過不斷的自我教育與督促而成長,突破了千百年玉雕的侷限與極限,開創了藝術家的海闊天空。

玉雕界的小夥伴現場與黃福壽老師問答互動

關於本場講座

筆者就稍微的摘錄幾個與大家分享

創作如何與思想相融?

技可以練,但藝卻靠悟

技法可以通過訓練完成,對於藝術創作來說它只是為達到想要的藝術效果的手段。而藝術和思想的層次則需要我們去感悟,去體會,去思考,更偏向主觀。

繁複與極簡如何權衡?

極簡是藝術,繁複也是境界

通過寥寥幾筆的能體現工藝的細膩,它也是一種藝術。但通過繁複的工技,使作品具有磅礴的氣勢,它也是一種境界,並不是簡單的為了複雜而複雜。

藝術品與藝術人、藝術資本之間的關係

先有生活,才有藝術。

藝術不是迴歸到作品,而應該落在人上

讓大家一飽眼福

藝術沒有極限

只有不斷超越

——黃福壽

山高鷺鳴

¥11000

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