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多了為何會拉肚?這才是經典解讀,半生疑惑瞬間消解

2022-01-15 02:16:57 字數 2742 閱讀 9549

列位看官,今天我們為你說上一個症狀,這就是吃多了拉肚子。

這個現象,在很多現代人身上出現過。朋友聚會,或者應酬的時候,一旦吃得多一點,就可能造成腹瀉。如果不瀉,就腹痛難忍,而且胃脹。更有甚者,在有過一次此類情況後,就成了拉肚子的“專業戶”,飲食上稍有不慎,多吃一點,就會拉肚子。

那麼,吃多了,為什麼會拉肚子?

對這樣的問題,看官可能嗤之以鼻:那還用問?脾胃消化能力弱,當然吃多受不了,就會拉肚子了。

事實真的如此簡單嗎?要知道,飯量大這件事,可不是一天兩天的。腸胃還是那一副腸胃,為什麼以前沒事,現在卻出了毛病?在這背後,到底有怎樣的實質變化呢?

顯然,吃多拉肚子,這背後還是有學問的。

現在,讓我們一起來探尋一下,祖國傳統醫學對這件事的看法。從哪說起呢?從一部書說起。這部書叫做《內外傷辨惑論》。

這部書的作者,叫做李東垣。李東垣是元代大醫。他寫成《內外傷辨惑論》的時間,是公元1247年。可以說,李東垣生活的年代很慘烈,正屬於金元朝代更迭、戰亂頻仍的時期。社會環境不好,老百姓的日子當然不好,於是人們就普遍多病。李東垣作為醫生,發現很多疾病,源於飢飽不均、食不果腹,即脾胃疾患所致。這是時代造成的必然現象。但是,和李東垣同時代的醫家,面對疾病,卻始終恪守傷寒祖訓,常從外感病角度入手診治,多誤性命。有感於此,再加上李東垣自己的脾胃也不好,所以他就打算寫一本書,著重從脾胃內傷疾病的角度入手,闡釋部分疾病的**準則和方法,以啟迪眾生。這就是後來的《內外傷辨惑論》。

在《內外傷辨惑論》裡面,李東垣記載了一張方子。這張方子,對於方才我們所說吃多拉肚這件事,往往有很好的療效。而且,它所蘊含的智慧,可以讓我們用另一種視角,認識吃多拉肚子這件事。

什麼方子呢?組方如下——

大黃30克,枳實、神曲各15克,茯苓、黃芩、黃連、白朮各9克、澤瀉6克。水煎服。

此等用法用量,我們擇選自《全國中醫藥行業高等教育“十三五”規劃教材·方劑學》一書。

看見第一味藥,有些朋友,尤其是略懂中醫藥知識的朋友,可能會嚇一跳——都腹瀉了,居然還要用大黃?!

沒錯。就是用大黃,這裡面用量獨重,達到30克。

這就是人家李東垣高明的地方。它看透了問題的本質。

本質是什麼呢?就是吃多拉肚子這件事,有一重重要的**病機,這就是溼熱食積。

溼熱食積,大體可以由兩個途徑形成。第一,就是素體本來就有溼熱,結果遇上了食積。第二,就是食積日久,釀成溼熱。總之,患者是既有食積的問題,也有溼熱內蘊的問題。食積,我們知道,和暴飲暴食有很大關係。食量大,不加節制者,往往如此。溼熱呢?溼熱是如何體現的?這就是患者舌苔黃而發膩,脈象沉而有力,小便短赤等。

看官須知,正是這溼熱食積,才導致我們吃多拉肚子。這是最基本的因素。溼熱積滯一旦下迫,我們就會腹瀉。這種腹瀉,大便多臭穢難聞,裡面有未消化的食物。別管拉出來的是什麼,總之是排不出腹中的溼熱食積的。而只要腹內的溼熱食積得不到解決,我們這拉肚子就不會徹底好起來。尤其是這溼熱的問題,如果長期存在,有一點食積就會發作成病。這就是為什麼有些人,一吃多就拉肚子,常年不好——因為溼熱不除。

所以這個時候,我們就要用攻積消導之法,化食積,清溼熱。

當然,除了腹瀉,溼熱食積還可能造成便祕,或者腹瀉與便祕交替出現。這些,暫時不入本篇文說的討論範圍。

我們用什麼辦法來化食積、清溼熱呢?就用前面提到的,李東垣在《內外傷辨惑淪》所提到的方子。這是非常好的**方案。

簡單說說此方的方義吧。

這裡面,重用大黃,一方面可以攻積,一方面可以清熱,令積滯和溼熱一起從大便排下。這是**的基礎。所以你看,並不是腹瀉就不能用大黃。我們得看清導致腹瀉的原因是什麼,辯證應用才可以。配合大黃的,乃是枳實。枳實可以行氣化滯,幫助大黃實行攻伐積滯之能。

對於食積,方中用了一味神曲。神曲可以消食健脾,幫助脾胃消化食積。

接下來,用黃芩和黃連兩味藥,起到清熱和燥溼的作用。患者體內素有的溼熱之邪,因此可以得到清解。同樣是為了解決溼熱的問題,方中用到了茯苓和澤瀉,兩味藥利水,讓溼熱從小便排出。

到這裡,溼熱的問題,積滯的問題,基本都可以解決了。方中此時偏偏加了一味白朮。這味白朮用得太妙了。它一方面可以幫助茯苓和澤瀉去脾胃溼熱,還可以健脾,防止大黃、枳實、黃芩、黃連四味苦寒攻伐之品敗傷胃氣,可謂一舉兩得,用藥仔細周到。

到這裡,全方構成了消食導滯,清熱祛溼的**構架。它把溼熱和食積兩重問題,實實在在地解決了。這樣的一個病根兒去掉,吃多腹瀉這件事,就有遠離我們的希望了。

其實,說這些,都是亡羊補牢之舉。

最關鍵的問題是,我們為什麼要讓自己有溼熱,有食積呢?

咱們不能適當控制好適量,避免暴飲暴食嗎?我們不能不去吃太多酒肉、辛辣等肥甘厚味之品嗎?非要讓食積和溼熱纏身,發作疾病,才知道自己從前對身體不負責任。這又是何苦呢?

說到底,病,還是處在我們的心裡。你說是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