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二適 因否認《蘭亭序》而名噪一時的當代草聖

2022-01-14 22:50:23 字數 2147 閱讀 2499

《蘭亭序》作為中國書法的代表性作品,自王羲之寫完後就一直為世代所重,特別是到了唐代李世民時期,更是以帝王的身份將王羲之推為書聖的地位,並將《蘭亭序》作為陪葬,世間所流傳的《蘭亭序》的諸多版本皆為後世人鉤摹或是臨摹而成,著名的有神龍本《蘭亭序》《定武蘭亭序》、褚遂良臨《蘭亭序》、虞世南臨《蘭亭序》、趙孟頫臨《蘭亭序》等等。即便是後世的臨摹本對於書法的學習也是可望而不可及的資料。

但是,在歷代的有關蘭亭序的記載和流傳中,鮮有人會對《蘭亭序》的真偽及是否真的存在產生懷疑。一九六五年,有一位學者雖然不以書法家著稱,但卻與當時的郭沫若對於《蘭亭序》真偽的判斷產生懷疑,並寫文章進行考證、分析,這篇文章也被後人認為“言之有據、震動士林”,這篇文章的作者此時才慢慢的吸引人們的注意力,開始在中國現代的書壇被人們熟知,並影響了一代又一代的書法愛好者們,這個人就是——高二適。

高二適(1930——1977),江蘇泰州人,1963年,33歲的高二適經章士釗引見被聘為江蘇省文史館館員,雖然後世對高二適最熟悉的是其作為一個書法家有自己獨特的風格,並流傳下了大量的書法作品,但其實高二適在文史、哲學、詩詞、考證等領域都有極高的造詣,只不過在當時能與郭沫若叫板使得高二適在當時的書法界一舉成名,並在全國產生了很大的影響,所以高二適在那之後往往就作為一位書法家的身份被大家所熟知。

章士釗又是何許人也?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本事呢將高二適引薦給江蘇文史館呢?

章士釗(1881-1973)曾任同濟大學教授,北京大學教授,北京農業學校校長,廣東軍**祕書長,南北議和南方代表。新中國成立後為著名民主人士、學者、作家、教育家和政治活動家。曾任**文史研究館副館長、第二任館長,第

二、三屆全國政協常委,第三屆全國人大常委。

高二適在書法的學習上有自己十分獨到的見解,認為學習書法始終要強調一個“變”字,這是在高二適長期艱苦的探索之中而得來的。

高二適從年輕的時候就十分的刻苦,在學習書法的基礎上,對於文學、歷史、哲學等諸多科目都有涉列,可謂是旁徵博引,對於歷代的碑帖,高二適嗜癖如命,多年臨池不輟,一直到到老還在堅持。

對於書法學習的順序,高二適認為要先從漢代的隸書開始學習,然後再學習魏晉時期的楷書,一定要兩者結合起來才會達到最好的效果,對於碑帖的選擇,高二適也是選取被歷代尊為神品的碑帖:

隸書的有《石門頌》《西狹頌》《衡方碑》楷書的有鍾繇的《宣示表》《賀捷表》《力命表》王羲之的《黃庭經》《曹娥碑》《樂毅論》《龍門四品》《龍藏寺碑》等等,行書則是王羲之的《集字聖教序》《蘭亭序》王獻之的《地黃湯帖》唐太宗的《晉祠銘》以及李邕的《嶽麓山寺》,草書如王羲之的《十七帖》唐代孫過庭的《書譜》等。

從高二適臨習的書單中我們可以看出對於書法的學習,高二適還是遵循最主流的線索,選擇大家公認的經典作為自己學習的物件,有了這樣明確的方向,在加上自己不懈的努力最終才成就了高二適現在的成就和地位。

雖然說事物的發展總是需要新的面目來呈獻給大家,但是,創新必須要在傳統的基礎之上不斷的演變、傳承,並不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對於傳統全盤的繼承或者是全盤的否定,都不利於任何一種門類的發展,或許這才是高二適先生真正要表達給我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