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窺上意,適時轉舵代代紅

2022-01-14 22:10:51 字數 2743 閱讀 2701

歷史上改朝換代屢見不鮮。每朝皇帝不多,官僚卻不少,國君亡國後,雖然這些大臣們未必要跟著作亡國奴,但想在下一朝繼續走紅也不是件易事。可有的人,身在官場多年經驗豐富,就算是改朝換代也能繼續走紅,他們究竟有何法寶呢?

封德彝本來是隋朝的一個不起眼的臣子。隋朝立國不久,隋文帝命令宰相楊素負責修建仁壽宮,楊素任命封德彝為土木監,並將整個工程全交給他主持。仁壽官建 在長安西300裡的岐州九龍山上,工程難度很大。為討好文帝,封德彝把官殿規模搞得十分巨集大,徵調了幾十萬工匠移山填谷,日夜修築。他不顧工匠死活,派大 批酷史打手為監工,日夜催促工程進度。公元595年,仁壽宮建成,宮殿造得氣勢雄偉,十分壯麗。大小殿堂,層層疊疊,亭臺樓閣,宛轉相屬。包括宮殿內的陳 設,也是極盡豪侈。隋文帝到了岐州,見仁壽宮規模巨大,裝飾豪華,又聽說為此死了很多民工,不由大怒,罵楊素道:“誰讓你把宮殿造得如此華麗?大傷民力財 力,使天下百姓怨恨於我!”封德彝本想把仁壽宮造得無比壯麗,用來討好文帝,這可打錯了如意算盤。隋文帝可以說是我國歷史上著名的節險皇帝,他自登基以 來,吸取歷史教訓,認為自古以為,愛好奢侈的帝王統治都不能長久。他自已生活儉樸,還常常告誡太子楊勇要注意節儉。見楊素把仁壽宮造得如此龐大,違背了他 節儉治國的原則。

楊素害怕因這件事而丟了烏紗帽,遂找封德彝興師問罪。聽罷楊素所講原委,他笑著說:“大人請勿擔憂,皇上平時最聽皇 後的話。等會您可去面見皇后,在皇后面前只要如此這般一說,不但包你無事,而且還可能會得到賞賜。楊素聽完封德彝的話,連連稱是。他急忙打點一下,備上一 份厚禮,趕往後宮求見皇后,請皇后美言。皇后見楊素對自己一片孝心,仁壽官造得華麗壯觀,雖多花了錢,但看著賞心悅目,住著畢竟心情舒暢,很是稱心,便對 楊素說道:“愛卿的心意我知道了,你且放心,等會我向皇上說明便是。”楊素謝過恩,告退回去,心中還有些不放心。

第二天,楊素被召入宮殿,皇后獨孤氏當著隋文帝誇讚他道:“宰相真是用心良苦啊,知道我們夫妻年紀大了,也沒什麼開心的事了,所以下功夫將這所宮殿裝飾了一番,這種孝心真令我感動!”當即賞給楊素一百萬錢幣,三千匹錦絹。

楊素對他料事如神很覺驚異,從宮裡回來後便問他:“你怎麼會估計到這一點?”

封德彝不慌不忙地說:“皇上自然是節儉,所以一見這宮殿便會發脾氣。可他事事處處都聽皇后的,只要皇后美言幾句,保管沒事。”

楊素也算得上是個老謀深算的人物了,對此也不能不歎服道:“揣摩之才,不是我所能比得上的!”從此對封德彝另眼看待,並多次指著宰相的交椅說:“封郎必定會佔據我這個位置!”

隋煬帝時,虞世基很受器重,但封德彝知道虞世基並不熟悉朝政,所以給皇上辦事常出差錯。於是他就暗中給虞世基出點子,按皇帝的意圖起草詔令。下邊奏上來 的文書,凡與他們意思不合的,又全給扣押下來,不向皇上呈報。虞世基日益受皇上的器重,隋朝的政治也一天比一天敗壞,這與封德彝耍的陰謀多少有關。宇文化 及在江都作亂,讓封德彝進宮數落隋煬帝的罪名,隋煬帝指責他說:“你原是個文人,怎麼會說這樣的話?”封德彝聽了臉漲得緋紅,不好意思地退了下去。

封德彝隨宇文化及到了山東聊城,發現形勢不妙,立即拉擾宇文士及,假裝運糧從宇文化及的軍隊中逃了出來,然後又與宇文士及一起投奔唐高祖李淵。

李淵因他是隋朝老臣,立即任命他為內史侍郎。封德彝照舊施出他揣摩人的本領。有一次,他隨唐高祖李淵出遊,途經秦始皇的墓地,這座連綿數十里、地上地下 建築極為巨集偉,墓中隨葬珍寶極為豐富的著名陵園,經過楚漢戰爭之後,破壞殆盡,只剩下了殘磚碎瓦。李淵不禁十分感慨,對封德彝說:“古代帝王,耗盡百姓國 家的人力財力,大肆營建陵園,有什麼益處!”

封德彝一聽這話,明白了李淵是不贊同厚葬的了。這個曾以建築窮奢極侈而自鳴得意的傢伙立 刻便換了一副面孔,迎合地說:“上行下效,影響了一代又一代的風氣。自秦漢兩朝帝王實行厚葬,朝中百官、黎民百姓競相仿效。古代墳墓,凡是裡面埋藏有眾多 珍寶的,都很快被人盜掘。若是人死而無知,厚葬全都是白白地浪費;若人死而有知,被人挖掘,難道不痛心嗎?”

李淵稱讚他說得好,對他說:“從今以後,自上至下,全都實行薄葬!”

封德彝也確實有政治經驗,李世民東征王世充,朝廷大臣心存疑慮,高祖李淵也曾想讓李世民鳴鑼收兵,封德彝卻在高祖面前竭力陳述乘勝追擊的好處。突厥侵犯 太原,朝臣大多主張和親,只有封德彝認為先要打敗入侵之敵,然後才能與其言和。封德彝的這些意見,後來證明都是對的。武德年間封德彝因功當上了中書令。後 來,他上書李世民,支援秦王爭奪皇位,於是貞觀年間又當上了尚書左僕射,至此他終於坐上了楊素當年那把交椅。

裴矩也是一個“代代紅”式的人物,他一生侍奉過隋文帝、隋煬帝、竇建德、唐高祖、唐太宗等人,共三個王朝,七個主子。

隋煬帝是一個好大喜功的人,裴矩常跟在他身邊,對主子的心思便摸得很準。為了討其歡心,他不辭辛勞,親自深入西域各國,採訪各國的風俗習慣、山川狀況、 民族分佈、物產服裝情況,還撰寫了一本《西域圖記》以此來讚美大隋江山的美好。此舉果然大得隋煬帝的歡心,隋煬帝一次便賞賜他五百匹綢緞,每天將他招到御 座之旁,詳細詢問西域狀況,並將他升為黃門侍郎,讓他到西北地區處理與西域各國的事務。他倒也不負所望,說服了十幾個小國歸順了隋朝。

這年,隋煬帝要到西北邊地巡視,裴矩不惜花費重金,說服西域二十七個國家的酋長,讓他們佩珠戴玉,服錦衣繡,焚香奏樂,載歌載舞,拜謁於道旁;又命令當 地男女濃妝豔抹,縱情圍觀,隊伍綿延數十里,可謂盛況空前。隋煬帝到此後見以如此盛況,大為高興,遂將他升為銀青光祿大夫。

裴矩一看 他這一手屢屢奏效,便越發別出心裁,他勸請隋煬帝將天下四方各種奇技,諸如爬高竿、走鋼絲、相撲、摔跤以及鬥雞走馬等各種雜技玩耍,全都集中到東都洛陽, 並邀西域各國酋長使節縱情**,以誇耀國威。在這期間,還可在洛陽街頭大設帳篷,盛陳酒食,讓外國人隨意吃喝,醉飽而散,分文不取。當時外國的一些有識之 士也看出這是浮誇,是打腫臉充胖子。隋煬帝卻十分滿意,對裴矩更是誇獎備至,說道:“愛卿是太瞭解我了,凡是他所奏請的,都是我早已想到的,可還沒等我說 出來,他就先提出來了。如果不是對國家的事處處留心,怎麼能做到這一點呢?”於是又一次賜錢四十萬,還有各種珍貴的毛皮及西域的寶物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