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中國律師專業化道路之思考

2022-01-14 22:10:47 字數 2980 閱讀 7482

《我的專業化之路》徵稿啟事

“最高獎5000元!

《我的專業化之路》徵文活動盛大開啟!

”北京市盈科(呼和浩特)律師事務所

專業化學習是專業化道路上的必經之路,是必要的環節,關鍵的要素。

很多律師僅僅為緩解自己的焦慮,而盲目地進行學習。但是一定要記住:系統化的學習很有必要,專注於一個專業,如民商事課程、財稅課程等,進行長期的學習、進行實踐。

律師成長是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從高校法學院出來進入律所實習、擔任助理、獨立執業,往往在期間還要結婚生子,如果堅持走專業化道路,對於非專業方向的業務不接或者少接,則會嚴重影響經濟收入,而如果始終做個“萬金油”式的律師,每天奔波忙碌在事務性工作中,接到的案件大多是工傷事故、人損賠償、離婚、道路交通損害賠償等基礎性案件,久而久之,專業化也就越來越疏遠。

因此我認為做好專業化律師應從以下幾個方面思考與實踐:

1

把專業化作為每一名律師始終奮鬥的目標

42.3萬名律師,3萬多家律所,這是自2018年起,司法部第二次在官網釋出年度權威資料。截至2017年底,全國共有執業律師36.5萬多人,比上年度增長11.5%;2018年增長率為15.8%,高於2010-2017年的年化增長率13%。

此外,律師人數超過1萬人的省(市)由14個增至18個,超過2萬人的省(市)由4個躍升至8個,北京成功邁過3萬律師大關,廣東律師人數則於6月率先在全國突破4萬人。律所數量由2.8萬多家增至3萬多家,廣東以超3200家居首,北京、山東超2000家,江蘇、浙江、上海超1500家。並且還在以很快的速度增長。

現在我國律師雖尚未到飽和的程度,但競爭在加劇是不爭的事實。在殘酷的競爭中如何脫穎而出就成為擺在每個律師面前非常現實的問題。

都說律師行業存在“二八”或者“一九”定律,即少數人獲得了大多數收入,而這個關鍵少數大部分被一線城市的律師所賺取,但如何成為這“關鍵少數”,選擇專業化就成了必由之路。現在律師行業已過了粗放經營的初始階段,專業化分工越來越細。

縱觀現在實踐來看,現在當事人對律師專業化也要求越來越高,選擇律師時會先看這個律師專業方向是什麼,有沒有寫過什麼著作,參加過什麼學術研討等,律師一旦成為某個領域專家後,不僅當事人慕名而來,而且還會有同行介紹案源或需求合作。這樣又進一步對律師的專業化形象進行了強化。所以,每名律師都應該選擇適合自己的專業化方向,才能在日漸激烈的競爭中站穩一席之地。

2

專業化應該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

不應操之過急

雖然專業化應該是每名律師的目標,但實現專業化還是應該循序漸進,最終水到渠成。有些律師急於宣傳自己是某個領域的專業律師,對其它領域的案子完全不瞭解也不去做,但如果這個專業領域沒有足夠案源支撐的話,這種專業化也是難以維繫的。

案件之間的法律思維都是一樣的,作為青年律師我們需要鍛鍊,需要從不同的案件中爬出來,畢竟每個律師都先要解決生存的問題,才談的上進一步發展。尤其是年輕律師,剛剛進入律師行業,一開始更不要過早限定自己的發展方向,應該各種案子都經歷一下,體會一下,在練好基本功的基礎上再選擇專業化方向。

3

專業化方向和水平量力而行

首先應結合執業地點的實際情況

,調研哪些方面的法律需求比較多,再根據這些需求選擇自己的專業方向。比如在三四線城市公司上市業務和娛樂產業業務相對就比較少,如果律師刻意搞這些領域的專業化可能就成了無源之水。

其次結合自身的教育背景和執業背景。比如具有理工科背景的律師選擇建築工程和智慧財產權業務可能就會有優勢,有**工作背景的律師選擇**法律顧問業務和行政訴訟領域就可能有優勢。再次結合自身的人脈資源和社會資源。比如有的律師和餐飲業接觸較多,也可以為其設計股權激勵、勞動用工等方面的法律服務。對於一些傳統業務,如民間借貸、婚姻家事等,律師只要勤於鑽研,也可以發掘出適合自己的細分方向。

4

實現專業化的目標的途徑

個人認為,一是靠專業,二是靠宣傳。首先,沒有金剛鑽別攬瓷器活,要實現專業化,必然要對這個領域有精深的瞭解。要對這個領域的法律法規、規範性檔案、行業標準都要有足夠的瞭解。要實現這一目標個人感覺首先要熟讀法條,對重要法條要達到會背的程度,尤其是司法解釋和法條釋義,然後是讀這個領域成功律師寫的書。

再次是精讀案例,要廣泛積累各級法院對相關領域的判例和司法觀點,達到為我所用的目的。比如最高法公報案例、知道案例、民事審判指導與參考等。檢驗“專業”是否夠硬的標誌是形成自己的法律產品。即律師對處理某類法律問題形成自己獨特的思路或辦案方法,達到差異化和顯明化的目標。

關於宣傳,現代律師要善於運用**進行宣傳和營銷。要和本地**處好關係,利用各種**方式多發聲,多露臉,展示自身良好形象。這裡講課和寫文章也是很好的方式,可以多和行業協會、商會等組織取得聯絡,就社會公眾關心的法律問題開展講座,講課過程中一是可以獲得潛在案源,二是也可以瞭解社會的法律需求,調整自身的專業化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