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窗隨筆》 睡著無夢時主人

2022-01-14 22:10:43 字數 1061 閱讀 5949

知是空華·即無輪轉

泰首座

或謂。泰首座刻香坐脫。九峰不許。以不會石霜休去 歇去 寒灰枯木去等語也。而紙衣道者能去能來。將無會石霜意。而洞山亦不許者。何也。 愚謂紙衣若果已出息不涉眾緣。入息不居陰界。則去住自由。當與洞山作愚痴齋。把手共行。泰何可及。如或不然。未免是弄精魂漢。古人所謂鬼神活計者是也。而泰公卻有真實定力。特其耽著靜境。不解轉身 一句。二者病則均也。然紙衣虛心就洞山理會。而泰公奮然長往。自失大利。滿招損。謙受益。學禪者宜知之。

睡著無夢時主人

雪巖初問高峰。日間浩浩作得主麼。次問。夜夢中作得主麼。三問。正睡著無夢時。主人公在甚麼處。今人便向第三問。以情識卜度。錯了也。汝且日間作主不得。又何論最後極深深處。不如就初門著緊用心。以次理會去未晚。雖然。若於第三問了悟無疑。白日間 夜夢中無不帖帖地矣。過量人前。又不可以格例拘也。

佈施

龐居士以家財沉海。人謂。奚不佈施。士雲。吾多劫為佈施所累。故沉之耳。愚人藉口。遂祕吝不施。不知居士為佈施住相者解縛也。非以佈施為不可也。萬行有般若以為導。三輪空寂。雖終日施奚病焉。又凡夫膠著於佈施。沉海之舉。是並其佈施而佈施之也。是名大施。是名真施。是名無上施。安得謂居士不施。

尚直尚理編

國初空谷禪師。著尚直 尚理二編。極談儒釋之際。其間力辨晦庵先生暗用佛法而明排之。愚意晦庵恐無此心。或是見解未到耳。何以知之。記少年曾看朱子語類。自雲。昔於某老先生坐中。聽一僧議論。心悅之。後進場屋。便寫入卷中。試官被某鬨動。遂中式。及見延平先生。方知有聖賢學問。以是知晦庵之學佛。不過如今人用資文筆而已。原不曾得佛深理。其排佛。是見解未到。空谷責之。似為太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