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族先民的部族發展時期

2022-01-14 22:10:41 字數 4248 閱讀 6884

漢族先民的部族發展時期__漢族源流四

(2008-10-13 17:31:31)

**▼標籤: 部族

漢族先民

黃帝炎帝

蚩尤文化

漢族先民的部族發展時期

漢族源流四

因為中國的主體民族漢族,也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民族,更是我們人類今惟一的、歷史文化綿延不斷的古老民族。所以關於漢族是怎樣形成和起源的問題?長久以來就是學者們孜孜不倦研討的一個“話題。”

在漢民族形成和起源問題上,學者們首先便對漢族先民是從氏族、部落發展成部族?還是直接發展成民族的?有著紛紜不一的見解和詮註。筆者在這篇拙文中,試對這個漢民族形成起源上,碰到的“第一個”疑難問題,略作淺顯的闡述。

一、氏族、部落時期的漢族先民

漢族先民走出原始群居後,即進入以血緣為紐帶的氏族社會。傳說時代漢族先民的社會基本單位是氏族。所以,漢族先民是從氏族、部落和部落聯盟,經過以地域來劃分人們的部族,發展為早期民族的。

1、漢族先民的氏族、部落時期

氏族是漢族先民脫離原群居進入原始社會,由按血緣為紐帶的親族組成的社會經濟單位,是漢族民族共同體的最初型別。

自“天地初開,女媧摶黃土為人,”經歷了有巢氏“構木為巢”、燧人氏“鑽燧取火”,到伏羲氏時的“結網罟以教佃漁”“養犧牲”“制嫁娶”“造書契”和“有龍瑞、以龍紀”的華夏文化肇啟,應是漢族先民的氏族繁榮發展階段。這在漢文古籍記載的反映上,就是被我們稱為女媧、伏羲和神農的“三皇”時期。

漢族先民氏族社會的初始是母系氏族社會,婦女佔據經濟和社會的領導地位,財產隨母系繼承,人們的世系也依從母系,這就是《春秋公羊》所說:“聖人皆無父,感天而生。”而《白虎通·號》則對之解釋道:“古之時未有三綱六紀,人民但知其母,不知其父。”

後來,漢族先民有了發達的鋤耕農業,有的甚至過渡到犁耕農業,條件合適的地方由農畜飼養過渡到畜牧業的時候,他們便先後過渡為父系氏族社會。

2、從氏族部落發展為三大部族的漢族先民

按血緣為紐帶組成的氏族、部落,隨著漢族先民社會經濟的發展,以及活動範疇的不斷擴大,在炎帝神農氏時出現和形成了以地域來劃分人們的三大部族。

傳說時代炎帝神農氏進入中原地區後,即與馳騁中原以蚩尤為首的遊獵者、以黃帝為首領從西北遷徙至中原的從遊牧轉入農耕部族,形成了以地域劃分的、生產和生活文化不同的,傳說時代漢族先民三大部族。這三個彼此鼎峙相互競立的部族就是:

(1)“人身牛首”拓展農耕時的炎帝神農氏。

(2)遷徙往來、“淳化鳥獸”的黃帝軒轅氏。

(3)“獸身人言”“四目六手”的蚩尤族。

中原大地出現以炎帝神農氏為首、沿著江河拓展農耕者,並且與以黃帝軒轅氏為首、從遊牧轉入農耕的漢族先民,以蚩尤為首的漢族先民遊獵者,反映傳說時代不同生產生活型別的漢族先民,在中原地區互相交往、彼此融合的歷史軌跡。

二、漢族先民形成以黃帝為首的部族

1、傳說時代漢族先民三大部族的融合

《逸周書·嘗麥解》的記載,:“昔天之初,誕作上後,乃設建典,名赤帝。分政上卿,名蚩尤。於宇少昊,以臨四方。”不僅反映以炎帝為首的農耕者,與遊獵者之間互相補充的關係。而且也折射出漢族先民在“昔天之初”,炎帝“建典”之時,遊獵者首領蚩尤佔據著“分政上卿”的重要地位。

炎帝的農耕者與黃帝的遊牧者之間,則是以衝突相爭為交往的開始。據《列子·黃帝》所記:“黃帝與炎帝戰與阪泉之野,帥熊、羆、狼、豹、貙、虎為前驅,鵰、鶡、鳶、鷹為旗幟,此以力使禽獸者也。”這就揭示了黃帝軒轅氏率領的是一支“力使禽獸者。”他們驅使著禽獸“逐水草而居”,向水草豐盛、物阜民康的中原地區遷移。

《史記·五帝本紀》對此的記載是:黃帝軒轅氏率“熊、羆、貔、貅、貙、虎,以與炎帝戰於阪泉之野。”所以,他們在中原與以炎帝為首農耕部族,是在劇烈碰撞和衝突基礎上實現交融的。“阪泉之戰”實際上反映黃帝軒轅氏率領的遊牧部族,以勇猛強勁、充滿活力的之勢,融合了“安土重遷”的農耕部族。

被記稱為“蚩尤乃逐帝,爭於逐鹿之野。”實質是反映狩獵部族對農耕部族不可避免的損害和破壞,這才導致農耕者與從遊牧轉入農耕者的聯合:“赤帝大懾,乃說於黃帝,執蚩尤,殺之中冀。”於是“以甲兵釋怒,用大正,順天思序,紀於大帝。”

炎帝聯合黃帝打敗並擒殺蚩尤的“逐鹿大戰”,標誌著傳說時代漢族先民農耕部族、從遊牧轉入農耕部族與遊獵部族,通過劇烈爭鬥後在中原融合成具有共同地域、共同的以農耕為主的經濟生活、以黃帝為首領、奉炎帝和黃帝為始祖的炎黃部族。

2、黃帝軒轅氏是繼炎帝神農氏而興的漢族先民首領

《史記·五帝本紀》說:“軒轅之時,神農氏衰。”而“黃帝軒轅氏興、炎帝神農氏衰”還標誌著傳說時代漢族先民開啟了,歷史上中國農耕文化與遊牧文化之間,互相交流、彼此汲取,輔車相存、長期交融的關係。

按《帝王世紀》的敘述:“炎帝神農納奔水氏之女為妃……生帝魁,魁生帝承,承生帝明,明生帝直,直生帝釐,釐生帝哀,哀生帝克,克生帝榆罔;凡八代,五百三十年而軒轅氏興焉。”由此可見,黃帝軒轅氏是繼炎帝神農氏為時五百三十年,在第八代炎帝榆罔之後興起的漢族先民始祖。

蚩尤既是傳說時代中原漢族先民狩獵者首領,也是與炎帝、黃帝鼎足而峙的漢族先民始祖。蚩尤還因奮起對抗炎帝和黃帝,而在華夏歷史上被推為“犯上作亂”的鼻祖。這就是《尚書·呂刑》所說:“若古有訓,蚩尤惟始作亂。”

所以,倍受漢族先民尊敬的蚩尤是與炎帝、黃帝並駕齊驅的華夏始祖。

三、以炎帝、黃帝為始祖的漢族先民部族多元發展

炎帝部族聯合黃帝部族打敗並擒殺蚩尤的“逐鹿大戰”,標誌著傳說時代中原地區的農耕部族、與從遊牧轉入農耕的部族和遊獵部族,融合成具有共同地域、以農耕為主的共同經濟生活、以炎帝和黃帝為始祖的多元起源的漢族先民部族。

1、步入文明門檻的黃帝軒轅氏

《禮記·祭法疏》引《春秋命歷序》說:“炎帝傳八世,合五百二十歲。”《帝王世紀》也提出:“炎帝神農納奔水氏之女為妃……生帝魁,魁生帝承,承生帝明,明生帝直,直生帝釐,釐生帝哀,哀生帝克,克生帝榆罔;凡八代,五百三十年而軒轅氏興焉。”由此我們可以認為,黃帝軒轅氏是在為時五百三十年的炎帝神農氏之後,繼第八代炎帝榆罔興起的漢族先民始祖。

帝榆罔時炎帝部族的農耕者除了在中原與黃帝部族、蚩尤部族融合的之外,還有很大部分則沿著江河向黃河下游、長江中下游和江漢流域、江淮流域遷徙發展。“蚩尤兄弟八十一人”,除大部融於中原漢族先民,也有部分向南遷居,進入“群山”繼續遊獵的。

成書較早的《國語·晉語》對這段傳說所反映的歷史,記敘為:“昔少典娶於有嬌氏,生黃帝、炎帝。”《說文》:“典,五帝之書也。”可見“典”是指典籍簿冊,“少典”當是指才步入文明、初具典籍的漢族先民。

漢文古籍對“五帝”的說法有分歧,我們取《史記·五帝本紀》等多數典籍說法,以黃帝、顓頊、帝嚳、唐堯和虞舜為漢族先民傳說時代的五帝。因為黃帝時期的漢族先民業已步入文明殿堂,開始有記載的人文歷史。

《史記·五帝本紀》還敘述,黃帝正妃嫘祖為西陵氏之女,生二子:一曰玄囂,降居江水;二曰昌意,降居若水。《索隱》說:“江水、若水皆在蜀。”這就反映黃帝時期漢族先民在西南川蜀地區的歷史肇端。

2、顓頊之時炎黃子孫的傳承

顓頊高陽是黃帝之孫、昌意之子。顓頊之子窮蟬是虞舜之父瞽叟的高祖,顓頊另一個兒子鯀又是夏禹之父。

據《越世家》《匈奴傳》的記載,古代越人和匈奴都追敘自己祖先是夏禹之後。《秦本紀》記稱秦人先祖是顓頊苗裔,而《楚世家》也稱楚人先祖出自帝顓頊。這樣,我們看到了從黃帝之孫顓頊,一脈流出了虞舜、夏禹、越人、匈奴、秦人和楚人等,漢族先民的多元發展世系。

3、帝嚳之時炎黃子孫的脈承

帝嚳高辛是黃帝的曾孫,其祖父玄囂為黃帝和正妃嫘祖所生,居於青陽。按《世本·帝系篇》所記,帝嚳的四位妃子之子皆有天下:上妃有邰氏之女姜嫄,生后稷,是周人始祖;次妃有娀氏之女簡狄,生契,是商人始祖;次妃陳鋒氏之女慶都,生帝堯;下妃娵訾氏之女常儀,生摯。

《後漢書·南蠻傳》還記載有高辛帝以女配盤瓠、入南山石室滋蔓號曰蠻夷的傳說。由此可見,黃帝曾孫帝嚳一脈流傳的是唐堯、虞舜、后稷等到漢族先民和南蠻的世系。

4、唐堯之時炎黃子孫的多元發展

唐堯是帝嚳高辛和陳鋒氏之女慶都所生。傳說堯長於母家伊侯國,後遷於祁,故以伊為姓稱伊祁氏;13歲時封於陶,15歲時改封唐,為唐侯,故稱陶唐氏。

唐堯時中原漢族先民出現賢人治理天下的局面,既有羲仲、羲叔、和仲、和叔致力四方的繁榮,又“流共工於幽陵,以變北狄;放歡兜於崇山,以變南蠻;遷三苗於三危,以變西戎;殛鯀於羽山,以變東夷。”反映唐堯時中原漢族先民與四裔蠻夷戎狄,彼此交往、互相溝通的多元一體發展。

5、虞舜時的炎黃子孫

黃帝之子昌意傳七世至虞舜。自顓頊之子窮蟬以下皆為庶人,所以出身平民的虞舜“耕歷山、漁雷澤、陶河濱、作什器,”也反映了當時漢族先民社會生產和文化的發達。

虞舜時通過“披九山、通九澤、決九河、定九州,”使漢族先民活動地域得到極大的擴充套件。“方五千裡,至於荒服,南撫交趾、北發,西戎、析枝、渠瘦、氐羌,北山戎、發、息慎,東長、嫋夷,四海之內,鹹戴帝舜之功。”

這樣,我們可以說虞舜之時的漢族先民,在自己經濟、文化和族體的發展基礎上,與周邊各族的交往基礎上,已經距離民族的形成,僅是一步之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