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姓 姓氏謝 江左望族,雪中盛才

2022-01-14 20:23:45 字數 3472 閱讀 3278

今天,我們來說說謝姓。

上圖為謝氏圖騰

謝,在甲骨文中,像一人拉弓箭之狀,古時謝、射兩字通用,由此推斷,最早的謝人因應該是一支善射的氏族。周代的古鈢金文中,“謝”字有“言”和“職”兩部分組成,表示述職,從這個字形出發,“謝”字有“古代年邁**委婉辭職御任”的意思。到了東漢,許慎著《說文解字》時說:“謝,辭去也。從言,?(射)聲。”這是根據經過秦代文字改革後的通行小篆回溯得出的字形義,已經具備了現在常用字義的雛形,即“引退、離開、拒絕、衰落”等。

謝姓主要起源於任姓姜姓,分別是黃帝和炎帝的後裔。

任姓謝氏起源較早,同時史籍記載也較少,我們現在大致能見到的說法是**於黃帝時代的十二大姓氏之一的任姓。早在夏朝時,謝國處在今河南唐河縣西北,為伯爵諸侯,但謝國國小勢弱,歷經夏、商、週三朝,至春秋初為周宣王所滅,其後子孫便以國為氏,為任姓謝氏,這支謝姓至少有3500年的歷史了。

姜姓謝氏的**相對來說就比較明確了,這一支也被現在的多數謝氏族人稱為謝氏正宗。在歷代謝姓人及其編修的家譜中,都稱炎帝為太始祖,申伯為一始祖,並說他是炎帝的六十三代孫,在周宣王五年(前823年)因功被封於申國謝邑。子孫別姜為謝,以地為氏。這樣,就用一條血緣紐帶把炎帝和申伯聯絡在了一起,同時還確定了申伯受封的確切時間,不過,僅就這一時間而言,歷史上還有不同的記載。明確記載申伯受封時間的書籍是《竹書紀年》,這本書原是一本在西晉太康二年(281年)從魏安釐王墓中發掘出來的書籍,記夏商以來至魏哀王時期的重大歷史事件,有很高的史料價值。但它的原書在宋代以前已經亡佚,今天所能看到的除幾種輯本外,還有一種是由明朝人偽造、假稱是南朝人沈約編定的《竹書紀年》。說申伯在宣王某年確切受封者便出自這本偽造的書中,全文是“宣王……七年,王賜申伯命”。這種確切的受封日期與前述受封時間雖有兩年之差,但也大約是其說的根據,當然也不否認可能是另有所據。拋開史籍記載中的誤差不說,追溯到一世祖申伯的年代,這支謝氏也有近3000年的歷史了。

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唐·劉禹錫《烏衣巷》)

這是一首懷古詩,為劉禹錫《金陵五首》中的第二首。詩中憑弔昔日東晉建康(南京)秦淮河上朱雀橋和南岸的烏衣巷的繁華鼎盛,而今野草叢生,荒涼殘照,感慨滄海桑田,人生多變。詩中並沒有直接描寫王謝世族,但我們從詩中回溯東晉,也不難感受到王謝家族的鼎盛之貌,正所謂“王謝風流滿晉書”(唐·羊士諤)。

東晉時的王謝世家指的是當時權傾當朝的兩大門閥:琅琊王氏家族和陳郡謝氏家族。琅琊王氏崛起於永嘉之亂後,東晉初年以王導為宰相,其弟王敦掌兵於外,王氏集軍政大權於一身,同皇室司馬氏共謀天下,直至東晉中葉陳郡謝家崛起併成為頂級望族,此後,王謝兩家甚至取代了司馬氏,綿延數百年並稱中原第一望族。

說起謝家,首先需要提到的是江左風流宰相謝安。在謝安以前,謝家雖然不能與琅琊王氏相比,但也算是名門大族,其父謝裒,官至太常。謝安四歲時,名士桓彝見到他,大為讚賞,說:“這孩子風采神態清秀明達,將來不會比王東海(即東晉初年的名士王承)差。”謝安少以清談知名,最初屢辭辟命,隱居會稽郡山陰縣之東山,與王羲之、許詢等遊山玩水,王羲之天下第一行書《蘭亭集序》“群賢畢至,少長鹹集”的四十二名士中,就有謝安。謝安書法造詣頗高,尤工於行書,其書作圓轉流暢、筆法純熟、典雅豐腴、氣度雍容,於王右軍之外別有一番特色,當是難得的上乘之作,現有《八月五日帖》等名作流傳於世。

上圖為謝安《八月五日貼》

謝安的聲望達到頂點,是在淝水之戰後。

太元八年(383年),前秦苻堅率領著號稱百萬的大軍南下。當時軍情危急,建康一片震恐,可是謝安鎮定自若,以征討大都督的身份負責軍事,並派謝石、謝玄、謝琰和桓伊等率兵八萬前去抵禦。謝玄的北府兵雖然勇猛,但是前秦的兵力是東晉的十倍多,謝玄心裡到底有點緊張。出發之前,謝玄特地到謝安家請示改如何應對。謝安神情泰然,毫無懼色,回答道:“朝廷已另有安排。”過後默默不語。謝玄不敢再問,便派好友張玄再去請示。謝安駕車去山中與親朋好友聚會,然後才與張玄坐下來下圍棋賭別墅。張玄平時奇藝技高一籌,但這一天心慌,反而敗給了謝安。等到晚上謝安登山遊玩回來,才把謝石、謝玄等召集起來,交代機宜事務。

383年11月,謝玄遣劉牢之以五千精兵奇襲,取得洛澗大捷。十二月,雙方決戰淝水,謝玄、謝琰和桓伊率領晉軍七萬戰勝了苻堅和苻融所統率的前秦十五萬大軍,並陣斬苻融。淝水之戰以晉軍的全面勝利告終。

當晉軍在淝水之戰中大敗前秦的捷報送到時,謝安正在與客人下棋。他看完捷報,便放在座位旁,不動聲色地繼續下棋。客人憋不住問他,謝安淡淡地說:“沒什麼,孩子們已經打敗敵人了。”

淝水一戰,不僅謝安取得了震主的威望,謝玄、謝石等人也是如日中天,同時謝氏家族一躍成為門閥之首。此後的南北朝時代,註定少不了謝氏族人的影子了:山水詩創始人謝靈運,被初唐四傑之一的王勃稱為“臨川之筆”,《宋書》也贊其“文章之美,江左莫逮”;永明體集大成者謝朓,李白曾有詩《宣州謝朓樓餞別校書叔雲》評價他“蓬萊文章建安骨,中間小謝又清發”,能得到狂傲的詩仙如此推崇,謝朓的詩文成就和影響力可見一斑。

謝家男兒叱吒魏晉南北朝風雲的同時,謝家女兒也巾幗不讓。劉義慶的《世說新語》記錄了諸多魏晉名士的逸聞軼事和玄言清談,其中就有關於謝道韞的軼事。

相傳,謝道韞少時曾與謝家兄弟姐妹一起跟隨叔父謝安讀書,一次適逢下雪,謝安興致大起,指著漫天飛雪問孩子們:“白雪紛紛何所似?”侄兒謝郎立即答道:“撒鹽空中差可擬。”謝安笑而不語,轉頭問謝道韞,道韞道:“未若柳絮因風起。”謝安聽罷,哈哈大笑。謝道韞柳絮一喻將飛雪寫活了,恰得神韻,這一段吟詩偶得的佳話,成為後世文人墨客津津樂道的典故“詠絮之才”。

謝道韞成年後,嫁與琅琊王氏大書法家王羲之次子王凝之為妻。《晉書·王凝之妻謝氏》記載,有一天,王凝之的弟弟王獻之在廳堂上與客人“談議”(指玄言清談),辯不過對方,此時身在自己房中的謝道韞聽得一清二楚,想為王獻之解圍。謝道韞端坐在青綾幕幛之後,引經據典圍繞王獻之的主題進一步發揮,立意高遠,從容不迫,理直氣壯,客人詞窮而甘拜下風,大有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氣概,這就是成語“謝女解圍”的由來。

俯首江左不僅有梅長蘇,還有謝姓望族。不論智慧謀略,還是詩文才華,謝家都不乏濟濟之才。一千多年後的今天,江左梅郎火爆電視熒屏,“江左莫逮”的謝家子孫又豈能落於人後!還不給小夥伴們看看,謝家也有不輸“麒麟才子”的文韜武略!

| 徵 | 集| 原 | 創| 稿

|719127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