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融古出新,獨闢蹊徑的祝允明章草

2022-01-14 19:53:26 字數 773 閱讀 9223

悟齋葛鴻楨2017-06-12

如果說宋克的章草在復古方面使章草書在元明之際達到一個高峰,那麼祝允明的章草書則是在融古方面使章草出現一種新境界。兩者的區別是主要在於宋克主攻皇象,兼及索靖,相對來說比較專;而祝允明學習章草除了皇象、索靖之外,還學張芝、韋誕《月儀》、《八月帖》、《急就章》等,路數較多。因此儘管傳世的祝允明章草作品並不多,但其面目卻略有異同,而且基本無法判斷究竟從哪一家來的。事實上他是融合數家的筆法與字型,所取家數又隨心所欲,加上由於章草字數的侷限,他有時還夾少許行、楷或今草在內,因而形成了新的面目。

北京故宮博物院所藏其書《六體詩賦卷》中,祝允明所書章草《長門賦》中每每夾雜些今草在內,雖仍保持章草的字字獨立,但氣息上更新些。他暮年所書小章草《書述》(圖一),系選自故宮博物院所藏《停雲館法帖》拓本。共十二頁,頁五行,總計五十六行。洋洋千言,其中除了夾雜一些今草之外,還夾極少許行、楷,如不詳加註意幾乎感覺不到這些行、楷字的存在。因此,此幅作品也只能以章草書視之,它與宋克將楷、行、章、今混合的“雜體書”不同,它與《長門賦》也有所不同。

(圖一)祝允明小章草《書述》區域性

這裡節臨了《書述》中的一部分(圖二)。

(圖二)臨祝允明小章草《書述》區域性

臨習要領:

其用筆流動而又凝重,點畫明淨爽利,結字平正中寓跌宕之勢,饒有古趣。